「黨國國家安全觀」五大要素

所謂的「國家安全」有五大要素,分別為:


以共產黨能持續執政為根本

堅決維護國家主權不容侵犯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和最本質的特徵,把政權集中在共產黨手上,不容許異見和批評。中央人民政府以對香港的國家安全事務負有根本責任為藉口,禁止港人自由選舉,只容許所謂「愛國者」和「忠誠反對派」企圖製造假選舉;香港特區則成了傀儡,只能擁護國家安全法和協助黨國打壓異己。

案例

2019年12月26日,法律學者許志永與多名學者、律師聚會,討論時政和中國未來,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其後多名參與者突然被警方跨省抓捕,先後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留、監視居住及取保候審。許志永在逃亡期間發出致習近平《勸退書》,抨擊習面對新冠疫症和香港的和平示威施政無能。 2021年2月15日被公安帶走後與外界失去聯絡,一年後始見到代表律師,並披露在拘留所遭受酷刑。

曾聲援許志永、律師丁家喜、成都牧師王怡等的敢言出版人耿瀟男於2021年2月9日被以「非法經營罪」判刑3年。

許志永被打壓正好說明中共容不下人民對政權的批評和對執政的質疑,甚至連同情和支持的都會像耿瀟男那樣被判刑。

連結: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xuzhiyong/ 、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geng-xiaonan/


打壓人民自由意志為宗旨,堅持以黨爲本、以權力爲本

聲稱國家安全是爲了人民的福祉,從而打壓人民的自由意志,箝制言論自由,企圖鞏固黨國統治,不讓人民自由結社、集會和表達意見。《港區國安法》的制訂,亦是以打壓人民自由達致全民噤聲,惶恐渡日,不敢批評政府為宗旨。

案例

2020年6月4日,張五洲手持「勿忘六世,撤回惡法」標語在廣州市白雲山雲天南路街頭悼念「六四」,並表示反對中共推行《港區國安法》,其後更拍攝照片發佈至微信朋友圈及微信群。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和「妨害公務罪」拘捕,拘留期間受到酷刑對待。2021年3月23日,當局以視像會議形式開庭宣判,張五洲兩罪成立,判刑2年半,刑期至2022年12月5日。法庭把張五洲的聲音關掉,外界無法知道她的發言。

在中共治下,人民完全沒有言論自由,只是紀念「六四」和關注《港區國安法》便成為張五洲的「罪證」,所謂「國家安全」只是執政者打壓異己的藉口。

連結: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zhangwuzhou/


以發展經濟為說詞

以香港只能依靠中國大陸作經濟發展為藉口以麻痺大眾,聲稱《國安法》能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增强經濟實力,然而正因《國安法》及無視香港的法治精神,促使外資紛紛從香港撤走。

案例

2003年10月1日李新德創辦中國輿論監督網,以民間力量反腐敗,被稱為「中國輿論監督第一人」。創辦中國輿論監督網後,李新德先後對20多位廳級以上高官作出輿論監督,披露官員的貪腐情節,轟動全中國,同時亦面臨官方打壓,網站多次被封。2021年1月7日,江蘇省邳州市法院以「非法經營罪」判處李新德有期徒刑5年,刑期至2024年10月9日。

為中共官員的經濟利益多於為人民的經濟利益,對像李新德那樣以輿論監督官員的傳媒人和記者,處以重刑以噤聲,所謂「發展經濟」實為繼續讓中共官員和權貴增加既得利益。

連結: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li-xinde/


以軍事、社會信用系統、再教育營作手段

在軍事(包括網軍和增加維穩和國安人員及資源)、收集人民大數據的所謂「社會信用系統」和洗腦的「再教育營」等領域,制定並實施合適的策略和阻嚇措施,以期能夠鞏固基礎並提升應對和化解政權各項內在外在安全風險和挑戰能力,為政權築起保護罩。

案例

女權和勞權人士李翹楚 2020年2月至6月曾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取保候審後,仍堅持為其男朋友、法律學者許志永,及丁家喜 律師、常瑋平 律師等「1226公民案 」中被關押人士發聲,並維護自身的公民權利。2021年2月6日被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監禁監所醫院,親人擔憂其身體狀況, 3月15日被正式逮捕。

異見人士以所謂「危害國家安全」相關罪名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實質為秘密拘禁,李翹楚是其中一名只因聲援男友許志永而再被拘禁的受害者。像新疆維吾爾等族群被送進所謂「再教育營」,當事人無法會見律師,受盡被洗腦折磨。這些都是中共為求鞏固政權,以「國家安全」打壓異己的手段。

連結: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li-qiaochu/


以黨國意識形態重新定義國際標準為目標

以戰狼外交和小粉紅,在注重維護本土國家安全利益的同時,指摘其他國家批評黨國的人權紀錄為說三道四。中國多次向世界宣示,自始至終走戰狼強硬外交路線。只有其他國家臣服於黨國的意識形態,才能有和平、有安全,才能有發展。戰狼外交是國家實現現代化、富民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戰略選擇,以重新定義國際標準和普世價值。

案例

陳建芳本是上海市浦東新區農民,因土地被強收而踏上維權之路。陳建芳自2008年起與另一維權人士曹順利合作,積極參與聯合國普遍定期審議,讓國際社會聽到來自中國民間的聲音。2013年受邀到瑞士日內瓦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但在出境時被阻撓。2017年10月,當陳建芳試圖前往愛爾蘭參加人權論壇時,再次被禁止出國。因捍衛人權和追求民主,成為當局打壓目標,先後被勞教、刑事拘留、關黑監獄和派出所多達數十次。2019年3月被當局帶走,後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一直無法會見律師。案件延至2021年3月19日開審,前往旁聽的60多名訪民全被便衣警察抓走。

中共在聯合國和其他國際平台宣揚其獨裁的意識形態,曹順利只因以公民身份參與聯合國人權機制便被打壓至死,好友陳建芳多年來繼續呼籲關注她,並延續她的方式參與國關注人權的平台,也以所謂「國家安全」相關罪名被拘禁。可見「國家安全」是偽命題,中共欲在國際社會擴張其影響力和宣傳其意識形態才是真正目的。

連結: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chen-jianf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