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國國家安全觀」五大要素

所謂的「國家安全」有五大要素,分別為:


以共產黨能持續執政為根本

堅決維護國家主權不容侵犯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和最本質的特徵,把政權集中在共產黨手上,不容許異見和批評。中央人民政府以對香港的國家安全事務負有根本責任為藉口,禁止港人自由選舉,只容許所謂「愛國者」和「忠誠反對派」企圖製造假選舉;香港特區則成了傀儡,只能擁護國家安全法和協助黨國打壓異己。

案例

2019年12月26日,法律學者許志永與多名學者、律師聚會,討論時政和中國未來,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其後多名參與者突然被警方跨省抓捕,先後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留、監視居住及取保候審。許志永在逃亡期間發出致習近平《勸退書》,抨擊習面對新冠疫症和香港的和平示威施政無能。 2021年2月15日被公安帶走後與外界失去聯絡,一年後始見到代表律師,並披露在拘留所遭受酷刑。

曾聲援許志永、律師丁家喜、成都牧師王怡等的敢言出版人耿瀟男於2021年2月9日被以「非法經營罪」判刑3年。

許志永被打壓正好說明中共容不下人民對政權的批評和對執政的質疑,甚至連同情和支持的都會像耿瀟男那樣被判刑。

連結: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xuzhiyong/ 、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geng-xiaonan/


打壓人民自由意志為宗旨,堅持以黨爲本、以權力爲本

聲稱國家安全是爲了人民的福祉,從而打壓人民的自由意志,箝制言論自由,企圖鞏固黨國統治,不讓人民自由結社、集會和表達意見。《港區國安法》的制訂,亦是以打壓人民自由達致全民噤聲,惶恐渡日,不敢批評政府為宗旨。

案例

2020年6月4日,張五洲手持「勿忘六世,撤回惡法」標語在廣州市白雲山雲天南路街頭悼念「六四」,並表示反對中共推行《港區國安法》,其後更拍攝照片發佈至微信朋友圈及微信群。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和「妨害公務罪」拘捕,拘留期間受到酷刑對待。2021年3月23日,當局以視像會議形式開庭宣判,張五洲兩罪成立,判刑2年半,刑期至2022年12月5日。法庭把張五洲的聲音關掉,外界無法知道她的發言。

在中共治下,人民完全沒有言論自由,只是紀念「六四」和關注《港區國安法》便成為張五洲的「罪證」,所謂「國家安全」只是執政者打壓異己的藉口。

連結: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zhangwuzhou/


以發展經濟為說詞

以香港只能依靠中國大陸作經濟發展為藉口以麻痺大眾,聲稱《國安法》能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增强經濟實力,然而正因《國安法》及無視香港的法治精神,促使外資紛紛從香港撤走。

案例

2003年10月1日李新德創辦中國輿論監督網,以民間力量反腐敗,被稱為「中國輿論監督第一人」。創辦中國輿論監督網後,李新德先後對20多位廳級以上高官作出輿論監督,披露官員的貪腐情節,轟動全中國,同時亦面臨官方打壓,網站多次被封。2021年1月7日,江蘇省邳州市法院以「非法經營罪」判處李新德有期徒刑5年,刑期至2024年10月9日。

為中共官員的經濟利益多於為人民的經濟利益,對像李新德那樣以輿論監督官員的傳媒人和記者,處以重刑以噤聲,所謂「發展經濟」實為繼續讓中共官員和權貴增加既得利益。

連結: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li-xinde/


以軍事、社會信用系統、再教育營作手段

在軍事(包括網軍和增加維穩和國安人員及資源)、收集人民大數據的所謂「社會信用系統」和洗腦的「再教育營」等領域,制定並實施合適的策略和阻嚇措施,以期能夠鞏固基礎並提升應對和化解政權各項內在外在安全風險和挑戰能力,為政權築起保護罩。

案例

女權和勞權人士李翹楚 2020年2月至6月曾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取保候審後,仍堅持為其男朋友、法律學者許志永,及丁家喜 律師、常瑋平 律師等「1226公民案 」中被關押人士發聲,並維護自身的公民權利。2021年2月6日被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監禁監所醫院,親人擔憂其身體狀況, 3月15日被正式逮捕。

異見人士以所謂「危害國家安全」相關罪名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實質為秘密拘禁,李翹楚是其中一名只因聲援男友許志永而再被拘禁的受害者。像新疆維吾爾等族群被送進所謂「再教育營」,當事人無法會見律師,受盡被洗腦折磨。這些都是中共為求鞏固政權,以「國家安全」打壓異己的手段。

連結: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li-qiaochu/


以黨國意識形態重新定義國際標準為目標

以戰狼外交和小粉紅,在注重維護本土國家安全利益的同時,指摘其他國家批評黨國的人權紀錄為說三道四。中國多次向世界宣示,自始至終走戰狼強硬外交路線。只有其他國家臣服於黨國的意識形態,才能有和平、有安全,才能有發展。戰狼外交是國家實現現代化、富民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戰略選擇,以重新定義國際標準和普世價值。

案例

陳建芳本是上海市浦東新區農民,因土地被強收而踏上維權之路。陳建芳自2008年起與另一維權人士曹順利合作,積極參與聯合國普遍定期審議,讓國際社會聽到來自中國民間的聲音。2013年受邀到瑞士日內瓦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但在出境時被阻撓。2017年10月,當陳建芳試圖前往愛爾蘭參加人權論壇時,再次被禁止出國。因捍衛人權和追求民主,成為當局打壓目標,先後被勞教、刑事拘留、關黑監獄和派出所多達數十次。2019年3月被當局帶走,後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一直無法會見律師。案件延至2021年3月19日開審,前往旁聽的60多名訪民全被便衣警察抓走。

中共在聯合國和其他國際平台宣揚其獨裁的意識形態,曹順利只因以公民身份參與聯合國人權機制便被打壓至死,好友陳建芳多年來繼續呼籲關注她,並延續她的方式參與國關注人權的平台,也以所謂「國家安全」相關罪名被拘禁。可見「國家安全」是偽命題,中共欲在國際社會擴張其影響力和宣傳其意識形態才是真正目的。

連結:https://hkanews.wordpress.com/tag/chen-jianfang/


李必豐 – 拒絕冬眠的李必豐

但冬季過早地來臨/我們的樹木開始乾枯/我們再也沒有養份去供奉/於是我們的黑髮被歲月的雪/凍得漸漸斑白/我們的皮膚像龜裂的田野/冬季來了/我們都愛冬眠/心臟累了/血液累了/我們在雪底下冬眠/在這樣的國家/我們只有冬眠
——李必豐獄中詩歌

李必豐,1964年3月3日四川綿陽市出生,原綿陽豐元測繪技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筆名「豐子」,詩人、小說家、異議人士,著有長篇小說《天空的翅膀》,獲第18屆柏林國際文學節隆重推介,被譽為「探向那個時代的一束光」。妻子蔣霞。

李必豐曾任職綿陽市稅務局幹部,因參與八九民運, 1989年7月5日被捕,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5年,先後在四川省第一監獄、第三監獄服刑。出獄後曾資助多位異議人士和維權活動。

1994年,李必豐刑滿出獄後,多次遭關押,沒有正式工作。其後加入非官方基督教組織,和教友們成立「華人良心關懷行動組織」,對失業下崗工人、婦女和兒童生存現狀等情況進行書面調查,發佈調查報告,向國內外提供資訊。

1997年7月,李必豐向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中國人權」提供綿陽數千名紡織廠下崗工人上街遊行、發生大規模流血工潮的消息,被全省通緝。

1998年3月8日,李必豐被捕,4月6日被以涉嫌「詐騙罪」正式逮捕。同年8月24日,李必豐被綿陽市涪城區法院以「經濟詐騙罪」判刑7年,先後在四川省第三監獄、雅安監獄、名山監獄服刑。

2011年9月,又再以經濟罪名被拘捕、關押,被指資助廖亦武出逃德國。

2012年5月8日開庭審訊。廖亦武為李必豐發起公開呼籲聯署信,徵集國際作家簽名聲援。同年11月19日,被四川省射洪縣法院以「合同詐騙罪」判刑12年,囚四川省綿陽川北監獄。

2012年11月25日,艾未未、廖亦武、哈金和赫塔‧穆勒等發起「製造敵人是危險的——我們呼籲中國政府釋放李必豐」聯署。聯署信指出    在中共帝國十八大閉幕之際,地下詩人李必豐被重判12年徒刑,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危險的倒退信號。    聯署呼籲中國政府釋放李必豐。

2013年3月,李必豐提出上訴。綿陽警方在庭上提供一份新證據,顯示射洪警方跨縣抓捕李必豐的過程涉嫌違法。李必豐的律師表示,當事人受委託執行處理房地產項目時,蒙受經濟損失,檢方更無李必豐詐騙證據。同年6月26日,四川省遂寧市中級法院二審裁決,以「合同詐騙罪」改判10年徒刑,在四川省金堂監獄服刑。刑期至2021年9月。** 獲減刑,2020年4月7日從金堂監獄釋放。 (連結)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對當局判處李必豐表示不滿,他對記者說:「中國當局羅織經濟和各色刑事罪名打壓異議人士維權人士是由來已久的慣常手法,他們無法容忍李必豐經商成功後幫助朋友們的舉動。」

李必豐和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一樣,是1989年「六四」屠殺至今,中國歷史的象徵性人物。所不同的是,劉曉波是典型的知識精英,而李必豐則概括了草根階層的命運。


劉賢斌 – 人生一半時間在獄中度過,用行動來詮釋人生

劉賢斌,1968 年 10 月 2 日四川省遂寧市出生,別名劉陳,筆名萬賢明。中國人權活動人士、作家和《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人生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

八九民運抗爭路

劉賢斌參與民主抗爭始於八九民運,自此沒有退下來。當年21歲的劉賢斌正就讀中國人民大學,在八九民運中遊行、絕食、阻擋軍車入城,「六四」屠殺後回到四川繼續抗爭,與陳衛等同學一起籌劃成立地下「高自聯」。

1991年4月15日,劉賢斌第一次被捕。1992年12月28日,劉賢斌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2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1年,關押在秦城監獄,1993年10月刑滿出獄。他自此進出牢獄3次,被囚超過20年。

組建中國民主黨

劉賢斌出獄後仍堅持推動民主事業,營救異議人士及組建中國民主黨。

1995年1月28日,劉賢斌與陳明先舉行簡樸婚禮,正式成為夫婦。20多年來,劉賢斌未曾與妻女一起團圓過年,甚至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1999年7月7日,劉賢斌被遂寧市公安局刑事拘留。8月6日,被遂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9月3日,被送往四川省第三監獄服刑。2008年11月6日出獄。

批評四川豆腐渣工程

劉賢斌獲釋後繼續參與人權活動,是《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之一。2010年6月28日,劉賢斌與四川民主人士陳衛喝茶時,被遂寧國保警察帶走傳喚,並於當日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其後查抄劉賢斌的家,傳喚詢問劉賢斌妻子,更在沒有監護人在場下,在學校對劉賢斌13歲女兒詢問威脅。

2011年3月25日上午,劉賢斌被四川遂寧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0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4個月,在四川省第三監獄服刑。起訴書稱,劉賢斌在2009年4月至2010年2月期間,在海外網站發表4篇文章「詆毁」中共政權。文章批評四川地震學校的豆腐渣工程,以及不滿當局將揭露及調查豆腐渣工程的譚作人和黃琦判刑。這是「莫須有」的以言入罪。

全球聲援營救

劉賢斌被捕和判刑引起民運界聲援,至少16個省市及海外民運人士發起「我是劉賢斌」公民關注團活動,一些人權律師自發組建劉賢斌案件法律援助團。從2010年8月1日起,許多民主維權人士發起「公民接力絕食聲援營救劉賢斌」活動,表達對劉賢斌的關注和支持。

劉賢斌在海內外民運界獲一致讚許。他的中學同學兼多年戰友陳衛分析,「賢斌不是一個理論家,他的政治追求來源於他的良知和常識感,所以他從來沒有豪言壯語。他是用行動來詮釋人生。」正因為劉賢斌默默無聞地做著最具風險的事,所以贏得那麼多人心。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視劉賢斌為「患難兄弟」,2018年他寫了一篇〈睡在我心中的兄弟〉,紀念劉賢斌監獄生涯20周年,「有時候我想,一個憨厚的人,其實往往是最倔強的人。這樣的人不跟你吵不跟你鬧,也根本說不過你,但是只要他認準了一條路,他一定不會回頭,不管付出甚麼代價。一個政權,怕的就是這種人。」

支聯會2020年1月維園年宵攤位「自由花圃」,以銀柳比喻劉賢斌,外形堅挺,不彎不撓,自由地支撐著一片冬天,象徵生命力頑強,表達渴望自由的情感。 https://hka8964.wordpress.com/2020floriography/

劉賢斌從1991年第一次被捕至今29年來,在監獄外的時間不到6年。劉賢斌將於今年6月27日刑滿出獄。支聯會祝願他重獲自由,與家人團聚,健康平安!

歷史記憶須永存:六四慘劇.雨傘運動.反修例抗爭!

文:陳國權

嘗言歷史是一道長河,自亙古奔流不息至今,時而浪濤洶湧,時而波平水靜,人們或逐流,或仰浮、或潛沉、或奮力逆水而泳,總會濺起水花、或泛起漣漪,甚或翻起巨浪,都是人們經驗過和爭扎過留下來的記憶,有必要好好保存,代代傳承,讓後來的人因而有所緬懷、有所啟悟、有所參照,以至有所得著。 那麼,三十一年前的六四慘劇、六年前的雨傘運動,以及當前持續一年仍在進行中的反修例抗爭,必然是難以磨滅的歷史記憶,必須妥為保留!

筆者過去外遊時參訪過一些歷史博物館,包括耶路撒冷的猶太大屠殺紀念館、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波羅的海三國獨立戰爭的歷史館(KGB監獄博物館、佔領博物館和大屠殺博物館)、臺灣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廣島原爆紀念館、長崎原爆資料館、柬埔寨金邊吐斯廉屠殺博物館,以及韓國光州5.18民主和平紀念館等等。 透過瀏覽文字的記述、照片的映象、語音的解說、實物和場景的原貌,一段一段的悲慘歷史在筆者腦海中浮現重組,模糊、恍惚和想象中依然隱約感受到血和淚、悲和喜、傷痛和死亡、殘酷和獸性、憤慨和絕望的種種印象。 而且,對於那些悲劇性歷史的人和事,人們總有「不想回憶,未敢忘記」的無奈、悲愴和執著,不過,這正是學習歷史的意義、保存歷史的責任,更是薪火相傳歷史的重大使命!

自2012年始支聯會克服重重打壓和困難開設「 #六四紀念館」,輾轉至今算起來已維持八年,小小的狹窄場地雖然展出和存放的資料難言豐富可觀,但是這些年來也吸引不少本港、內地和海外的參觀者,一直保留著六四的歷史記憶,平情說來實在功不可沒。 可是,《國安法》即將來臨,香港民主、自由、法治的空間必然受到擠壓而萎縮,支聯會必然是被打擊的對象之一,因此,組織被取締和「六四紀念館」被關閉相信是意料之內的事。 為此,支聯會從長遠計已發起全球眾籌活動,計劃設立網上永久的「 #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 」,以數碼化方式收集、整理及保存散落各地的檔案和展品,藉此突破實體場地的局限,讓網絡雲端上的虛擬博物館,永遠傳承六四的歷史記憶! 支聯會的籌款目標是150萬元,筆者借此機會呼籲香港人踴躍捐輸,請進入網址捐款 https://bit.ly/2ADORBz

須知極權政府從來都是以謊言蒙騙人民,以弄虛作假的宣傳來蠱惑人心,更不惜利用竄改和扭曲歷史的慣用手法,操控人民和荼毒下一代,企圖抹去醜惡的罪行,以達到「政治正確」的管治目的,當年日本軍國主義如是,德國納粹黨也如是,當前中國共產黨更加如是。 因此,六四的史實不容被纂改、真相不能被掩飾,因此建立網上永久「六四人權.記憶博物館」,是刻不容緩的事工。 同理,雨傘運動和反修例抗爭是香港本土民主政治歷史的重要里程碑,影響深遠,而且對日後的發展和走向,極有參考價值和指導作用。 香港無懼無畏的年輕抗爭者追求民主理想,冒著被虐打、受傷、被拘捕和入獄的危險,堅持著奮鬥,寫下輝煌動人的歷史篇章,為此,所有香港人必須守護著這些血淚斑斑的歷史記憶。

筆者手頭上有好幾本有關雨傘運動和反修例抗爭的書籍和畫冊,以及一堆散頁的海報和宣傳品,但是筆者認為這都是並不足以作為歷史的翔實、準確和完整記載。 因此,從學術研究角度來說,必須有一些有心人,尤其是學者和專家,全面檢視這兩次香港本土歷史上的重要轉折事件,建立整全充備的資料庫或檔案室,以至具規模的博物館,把香港這些年來的抗爭歷史記憶保存下來。 如今警暴仍橫行,法治已蕩然,《國安法》的引進將會令政治環境更惡化不堪,可是筆者深信,香港人的抗暴逆權怒火依然在燃燒,還是忍受著沉重的傷痛和悲情,堅持抗爭。 為此,歷史的記憶和傳承更顯得重要,是生生不息的希望所在!

全文:https://bit.ly/37OoTai

#64museum #June4thMuseum
#TiananmenMassacreMemorialMuseum

國安法殺到埋身打壓港人自由 十問國安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is coming and will kill Hong Kong’s Freedom -10 Important Questions

31年前八九民運,香港人團結支援,成立了支聯會。自此,毋忘「六四」成為港人的集體回憶,堅持每年在維園點起燭光,悼念「六四」亡魂,控訴中共屠城血腥暴行。今天,「六四」燭光悼念集會被林鄭藉口新冠肺炎禁制,人大快刀斬亂麻,通過決定將國安法直接強加香港人。專制政權撕破一國兩制假面具,露出猙獰的獨裁面目。究竟國安法對香港人享有的自由有甚麼影響?

1. 韓正話只係影響極少數人,是否如此?
2. 乜嘢係「顛覆國家政權罪」?
3. 乜嘢係分裂國家罪?
4.乜嘢係組織實施恐怖活動?
5.乜嘢係「煽動罪」?
6. 乜嘢係組織境外勢力干預香港?
7. 香港人仲可唔可以嗌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
8. 國安法後邊個去執法?
9. 國安法邊個去審?
10.支聯會會否被取締?仲可唔可以有「六四紀念館」?

After the 1989 Tiananmen Massacre thirty-one years ago Hong Kong people came together and the Hong Kong Alliance was established. Since then “June 4th" has never been forgotten in Hong Kong and the annual Victoria Park vigil has become an important part of Hong Kong’s collective memory. Each year we light candles, remember the brave souls who were lost as well as the atrocitie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 their slaughter. This year Hong Kong’s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has banned the annual “June 4th” vigil using the Wuhan originated Corona Virus as the pretext.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has decided to directly impose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on Hong Kong removing the mask of th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myth and revealing the true nature of Communist Party’s authoritarian dictatorship. What will be the impact of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have on the freedom of Hong Kong people?

1. Vice Premier Han Zheng said it will effect very few people. Is it true?
2. What is the crime of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3. What is the crime of “secession”?
4. What is “organizing terrorist activities”?
5. What is the crime of “incitement"?
6. What is organizing foreign interference in Hong Kong?
7. Will Hong Kong people still be able to call for the end to one-party dictatorship?
8. Who will enforce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9. Where will National Security trials be conducted?
10. Will the Hong Kong Alliance be banned? Can we still have the “June 4th Museum"?


【1. 韓正話只係影響極少數人,是否如此?】
國安法就像架在港人頭上的刀,就算只斬在少數人身上,但威脅着700萬人的自由,就像在香港實施恐懼管治。

1. Vice Premier Han Zheng said it will effect very few people. Is it true?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is like a knife to the head of all Hong Kong people. Even if it only cuts a few, it threatens the freedom of all 7 million people. It is the implementing of rule by fear in Hong Kong.

【2. 乜嘢係「顛覆國家政權罪」?】
中共無法無天,從來都係按政治為罪名定義。「顛覆國家政權罪」係以言入罪的萬能Key,例如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倡議中國憲政改革,實現多黨制民主,同香港人經常做的一樣,搞《零八憲章》聯署,就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最後病死獄中。王全璋律師幫弱勢社群打官司,得罪中共政權,又係「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4年。王怡牧師組織家庭教會,咁都係煽動顛覆國家,判9年。

2. What is the crime of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The CCP is “lawless”. The crime of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can be used for just about any purpose the CCP chooses in order to preserve its authoritarian dictatorship. For example, the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Liu Xiaobo, advocated for China’s constitutional reform to a multi-party democracy, just as many Hong Kong people often do. As a result he was sentenced to 11 years in prison for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and eventually died just after being medically paroled. In another example, Attorney Wang Quanzhang helped the disadvantaged to sue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and was also charged with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He was sentenced to 4 years in prison. Pastor Wang Yi organized “home churches” and he was sentenced to 9 years for inciting subversion.

支聯會年年要求平反「六四」,又係咪顛覆國家呢?陳西以貴州人權研討會嘅名義搞咗幾年紀念「六四」活動,結果?「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10年。

Every year the Hong Kong Alliance demands that country vindicates the “June 4th Movement". Is it also subversion? Mr Chen Xi carried out activities to commemorate June 4th in the name of the Guizhou Human Rights Symposium for several years. The result? He was convicted of the crime of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and sentenced to 10 years in jail.

【3. 乜嘢係分裂國家罪?】
伊利哈木為維吾爾人面對的社會問題發聲,指出維吾爾人被歧視,努力促進維吾爾人和漢人之間的對話,就被控告「分裂國家罪」,判終身監禁。咁我哋香港人捍衛香港文化,又會唔會入罪呢?

3. What is the crime of “secession”?
Ilham Tohti spoke up regarding the social problems faced by Uyghurs and pointed out that Uyghurs were discriminated against. He tried to promote dialogue between Uyghurs and Han Chinese on these issues and was charged with “secession” and sentenced to life in prison. Will it be possible for Hong Kong people to also be convicted for protecting the Hong Kong culture and way of life?

【4.乜嘢係組織實施恐怖活動?】
我哋認為黑警就係恐怖活動,但係政權眼中,人民抗爭就係恐怖活動。林鄭曾經講過香港出現類似恐怖主義,危害國家。人民的反對運動對政權來說就是恐怖活動。聯合國的正式定義從來都係擺埋一邊。

4. What is “organizing terrorist activities”?
We think that the police are the terrorists in Hong Kong. But in the eyes of the regime people showing any form of resistance are terrorists. Carrie Lam once said that terrorism emerging in Hong Kong is a danger to the country. The people opposing the government is basically considered a terrorist activity by the regime. However, this of course ignores the United Nations definition of terrorist activity.

【5.乜嘢係「煽動罪」?】
「煽動罪」就係攞枝筆,用把口講下,唔駛真係做過啲乜,就好似煽動顛覆國家唔使你真係有能力顛覆到國家。上面提到嘅劉曉波、王怡,文人一個無槍無炮,寫下文傳下道全部都係「煽動罪」。

5. What is the crime of “incitement"?
“Incitement" is simply sharing your thoughts using a pen or by speaking. You don’t need to have taken any actual action to be convicted. You can be guilty of incitement or subversion without actually having done anything. The above examples of Liu Xiaobo and Wang Yi who were scholars who had no guns or weapons yet they were charged with “incitement crimes".

支聯會的成立就是支援中國民主運動,咁我哋係香港組織香港人支持中國內地抗爭或者異見人士爭取民主,當呢啲組織或個人在內地被任意定性為顛覆國家政權,咁我地支援佢地同樣都會係顛覆或至少煽動。劉飛躍搞網站支援中國嘅良心犯,俾人話佢係「呼籲釋放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告佢煽動顛覆國家,判佢4年監加沒收100萬家產。問題又回到基本,不是由法治去定義而係由不斷搬龍門的中共政權去定義。

The Hong Kong Alliance was established to help support the democratic movement in China. We are Hong Kong people helping support Mainland Chinese organizations and dissidents to fight for democracy. When those we support are arbitrarily characterized as subverting the state power, we are also by implication defined as subverting or at least inciting a crime. Liu Feiyue launched a website to support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China. Because of this he was defined as a criminal himself for calling for the release of “criminals” who the state deemed as endangering national security. He was sentenced to 4-year in prison plus the confiscation of RMB$1 million in property. The problem is back to the basic issue that all actions are not defined by the rule of law but by the regim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ho constantly move the goal post to suite their own purpose.

【6. 乜嘢係組織境外勢力干預香港?】
外國勢力干預係中國共產黨最鍾意嘅轉移視線方法,唔講自己嘅腐敗專制,而係賴人哋搞你。張海濤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新疆情況,提供在地抗爭訊息俾外國媒體,咁就被告為境外提供情報同煽動顛覆國家,判足19年。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大家日日都同國際聯繫,乜嘢踩界,乜嘢唔踩界,都係按中共政治需要決定。過去支聯會曾經去外國國會做聽證講中國人權,今年亦會呼籲全世界晚上8點燃燭光悼念「六四」,咁係唔係勾結外國勢力?如果美國特朗普丶佩洛西悼念「六四」,咁係咪入我哋數?

6. What is organizing foreign interference in Hong Kong?
Claiming “foreign interference” is on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preferred methods to divert attention from the weaknesses of its own corrupt autocracy. Zhang Haitao called o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situation in Xinjiang and provided information on local protests to foreign media. He was accused of providing intelligence to overseas countries and subverting the country, and sentenced to 19-years in prison. Hong Kong is an international city. Every day, everyone is in contact with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 China it is determined b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what is allowed and what is not. In the past, Hong Kong Alliance also visited foreign parliaments to participate in hearings on China’s human rights. This year, it will also call on the world to light candles at 8pm to mourn “June 4th." Is Hong Kong Alliance also in collusion with foreign forces? What if Trump and Pelosi in the United States mourn the “June 4th"? Would that result in us being charged?

【7. 香港人仲可唔可以嗌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
董建華就話日日嗌結束一黨專政就係違法,咁支聯會五大綱領包括結束一黨專政,每次喺行動我哋都有嗌結束一黨專政。根據董建華定義,日後有國安法,以後嗌下都會俾人告甚至取締。廣州嘅謝文飛被告煽動顛覆國家,其中嘅罪狀就包括當街拉開寫住「廢除一黨專政」嘅橫額。

7. Will Hong Kong people still be able to call for the end to one-party dictatorship?
According to Tung Chee-hwa it is illegal to call for ending the one-party dictatorship. One of Hong Kong Alliances 5 Guiding Principles is calling for the end of one-party-dictatorship. In every activity we call for it. But according to Tung Chee-hwa’s definition, when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is in place we will not be able to call for it any longer. Guangzhou’s Xie Wenfei was prosecuted crime of inciting to subvert the country for opening a banner on the street which read “Abolish One Party Dictatorship”.

【8. 國安法後邊個去執法?】
人大決定話有需要就會在香港設立國安機構,亦即可以搞秘密警察,仲要係由中共直接派人落嚟執法。唔單止干預香港立法,仲要干預埋香港嘅執法,一國兩制蕩然無存。

8. Who will enforce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has decided that if necessary, it will establish a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in Hong Kong. This will be like the Secret Polic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ill send their own people to directly enforce the law. They are not only interfering in Hong Kong’s legislation, but also to in the enforcement of laws in Hong Kong.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is gone.

【9. 國安法邊個去審?】
香港法庭定係送你中?人大就話要設立專門國安法庭由中國籍法官去審。香港法治已經冇乜得剩,仲要咁樣徹底破壞。當然而家中共還未講完點審,但隨時將你送中,並不為奇。

9. Where will National Security trials be conducted?
Will cases be heard in Hong Kong or Mainland courts?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has proposed to set up a special national security court and for all cases to be trialed by a Chinese judge.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is being destroyed. Of course, the CCP hasn’t yet announced the detail but it will not be surprising if the accused are sent back to the Mainland.

【10.支聯會會否被取締?仲可唔可以有「六四紀念館」?】
冇人知,大家一齊支持香港任何組織都不能被取締。
支聯會因長期要求結束一黨專政,有可能被定性為顛覆組織而被禁止運作,資金財產亦可被凍結充公。負責人如違禁令,可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

10. Will the Hong Kong Alliance be banned? Can we still have the “June 4th Museum"?
No one knows if all Hong Kong people stand together whether organizations can still be banned. Hong Kong Alliance may perhaps be banned from operating because of its long-term fight to end the one-party dictatorship. It may also be characterized as a subversive organization. Our capital and property may also be frozen and confiscated. If the person in charge violates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he or she can also be charged with the “crime of subverting state power"

#反對國安法 #NationalSecurityLaw

盧昱宇 – 民間維權抗爭記錄網站「非新聞」創辦人

盧昱宇格言:我做「非新聞」三、四年,願意以三、四年的時間堅持我的信念,承擔後果。

公民記者及民間維權抗爭記錄網站「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將於2020年6月14日獲釋。這天剛巧是盧昱宇43歲生日。支聯會祝福盧昱宇重獲自由,健康平安。

維權鴛鴦關注群體事件 建網站發布訊息

盧昱宇,男,漢族,1977年6月14日生於貴州省遵義市播州區楓香鎮楓元村水溪組,大學肄業,曾任農民工。

2011年10月,盧昱宇因轉發失明維權律師陳光誠的消息,被上海警方約談。從此,盧昱宇致力於公民維權。

2012年4月,盧昱宇在上海南京路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還民選票,被上海警方拘留10日。同年10月開始,盧昱宇和女友李婷玉對群體事件進行搜索與統計,每日整理記錄大陸各地的公眾抗議事件,包括村民抗議徵地、工人罷工、業主維權等群體事件,並在不同的社交媒體發布。僅2015年所記錄到的群體遊行、示威、集會等案例高達28,950起,由於「非新聞」的信息能讓外界及時了解到中國正在發生的群體事件以及中國社會存在的問題,因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力,備受各界關注。

他倆居住在雲南大理,共同管理博客(wickedonna.blogspot.com)、微博等社交網絡因蒐集整理網上有關各類群體事件訊息的工作量極大,盧昱宇最後只能辭去工作,專注於「非新聞」的推特帳號(@wickedonnaa)2012年6月,盧昱宇在廣州因「非法集會」被關押1日。6月15日,與女友雙雙失聯,後證實兩人同被雲南省大理市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抓捕並刑事拘留,於同年7月22日被批捕。

涉嫌「尋釁滋事罪」被抓捕、拘留、獲刑

在遭到抓捕之前,盧昱宇和李婷玉已經多次遭國保恐嚇,接連被迫搬家,一路輾轉上海、福州、廣州,最後落腳雲南大理。兩位公民記者以堅韌的辛勞和驚人的毅力,持續記錄中國當代悲壯抗爭史。然而這一了不起的工作在2016年6月15日嘎然而止,緊接著便是盧昱宇和李婷玉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雙雙被抓捕、拘留、獲刑。至此,民間抗暴記錄工作機構「非新聞」成為絕唱。

2016年11月,記者無國界組織將2016年度「新聞自由獎」的公民記者獎頒給「非新聞」的盧昱宇和李婷玉,以表彰他們為新聞自由甘冒生命危險的專業精神和勇氣。

2017年4月,李婷玉受審,隨後被判緩刑獲釋,但沒有提供任何細節,她的判決從未公開。在此期間,李婷玉兩位代理律師葛永喜和黃思敏遭到解聘。

2017年8月3日,盧昱宇被以「尋釁滋事案」在雲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一審)庭審,最終判刑4年。盧昱宇拒不認罪並當即表示上訴。

兩條信息判一年 應被判3萬5千多年

2017年9月13日,盧昱宇被「尋釁滋事案」在雲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再次開庭,蕭雲陽、王宗躍兩位律師為其做無罪辯護。盧昱宇最後陳述表示,他(為非新聞)工作3年多的時間,在網上發布了7萬多條信息,按一審法院以8條信息被判了4年來算,自己「應該被判3萬5千多年」,語驚四座。

9月18日,盧昱宇上訴被駁回維持原判。同年10月13日,盧昱宇離開大理市看守所,轉送至大理市監獄服刑。盧昱宇在獄中提出申訴,於2020年4月,出獄前兩個月被當局駁回。

11月5日,盧昱宇摯友到大理市監獄去申請會見遭拒,存生活費亦遭拒。

12月5日,家境貧寒的盧昱宇父親在朋友的資助下,成功會見盧昱宇,稱其氣色不好,但精神尚可。

2018年2月13日,盧昱宇的委託律師王宗躍在春節前夕不辭辛苦千里迢迢來到大理,前往監獄要求會面,卻遭獄方拒絕。為此,王宗躍律師一腔憤怒無處傾瀉,悲愴無奈中作詩一首:「佳節又逢年,人人把家回。千里來申訴,只為獄中人。洱海舒胸意,倉山伴我行。昭雪雖不易,天青總有時。」以此表達內心的悲憤與感慨。自此,將近兩年均無盧昱宇任何消息。

2019年11月下旬,盧昱宇從獄中給朋友打電話,稱在獄中患上抑鬱症,雲南大理監獄不但不重視他的病情,還不允許他鍛鍊身體自治。他迫切希望能夠有律師前來會見,與獄方商榷治療方案。盧昱宇的朋友深知他的性格,如果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向外界求救的。對盧昱宇在獄中的健康狀況,特別是抑鬱症這種難以癒合的病症,如果不能得到及時治療,對盧昱宇的未來可能會產生極大影響與傷害。

支聯會強烈抗議中共以言入罪,並剝奪盧昱宇接受治療的權利。支聯會十分關注盧昱宇的身心健康,希望他出獄後能順利投入社會工作。

除了盧昱宇,中國近年還有「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合計判刑20年)、「民生觀察」創辦人劉飛躍(判刑5年),和2019年底出獄的甄江華(判刑2年)等多個維權資訊網站負責人遭囚禁和判刑,而黃琦的刑期最長,身體狀況令人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