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琦 – 習近平上台以來,受最嚴厲判決其中一名異議人士

四川「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是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受到最嚴厲判決的其中一異見人士。黃琦三次繫獄,刑期加起來達20年。2016年,「天網」獲得無國界記者頒發媒體自由獎,不久黃琦即被捕,並於2019年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重判12年。黃琦首兩次入獄時,因監獄條件差劣及遭受毒打、折磨,令他身患腦積水、腦萎縮、心臟病、腎炎等多種疾病。第三度被捕時,腎衰竭病情惡化,血壓高,看守所不僅疑偽造他的血壓資料記錄,以圖掩飾病情,又拒絕讓他在看守所醫院治理或服藥。黃的律師三次申請保釋,當局一概拒絕且未說明原因。2020年9月17日,當局終於批准他以視像與87歲母親蒲文清會面,其母發現他手腳浮腫,擔心他在獄中營養不良。

Among the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under Xi Jinping’s regime, #HuangQi is one of those who suffer the heaviest blow. In total, he would serve 20 years imprisonment in his life for his human rights work. In late 2016, he was detained and on 29 July 2019, he was sentenced to 12 years in prison for the charges of “deliberately leaking state secrets” and “illegally providing state secrets abroad”. On 17 September 2020, Huang Qi was finally allowed to host a short video call with his 87-year-old mother, the first time since he was detained in 2016. His mother found that his arms and legs were swollen and suspects he suffers from malnutrition.


姓名:黃琦

出生日期:1963年4月7日
職業:「六四天網」網站創辦人

被拘捕日期:2016年11月28日
被拘捕地點:從家中被公安帶走
被拘捕罪名:本被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2018年9月被追加「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
正式被捕日期:2016年12月16日
被起訴日期:

法律代表:黃琦兩名辯護律師隋牧青、劉正清先後被司法局吊銷執照,母蒲文清再聯絡其他律師時,有律師指當局不容許受理黃琦案件,即使受理也不准與黃琦見面。

審訊日期:2019年1月14日
審判日期:2019年7月29日
判決結果:「故意洩露國家秘密」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名成立
刑期:有期徒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沒收個人財產2萬人民幣
關押地點:四川省巴中監獄

案件簡介:
黃琦畢業於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1998年成立中國首家尋人事務所「天網尋人事務所」,以助家庭團圓為目標,幫助尋找失散親人,救出不少被拐婦女,獲得官方讚揚。但隨著網站持續發佈有關人權、批評時政、為底層民眾發聲的資訊,當局開始視「天網」為眼中釘,黃琦亦被視為中國網絡異見先驅。黃琦至今先後3次入獄,第一次2000年「六四」前夕被捕,2003年判刑5年,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出獄後重建「六四天網」,網站多次被攻擊至「永久關閉服務器」,後由境外服務器繼續網站運作。黃琦由於揭發汶川大地震「豆腐渣」工程被捕, 2009年判囚3年,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及「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2016年,「天網」獲得無國界記者頒發媒體自由獎,不久黃琦被捕,並於2019年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重判12年。黃琦是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受到最嚴厲判決其中一名異議人士。3次刑期合共20年。

黃琦首兩次入獄時,因監獄條件惡劣及遭受毒打、折磨,令他身患腦積水、腦萎縮、心臟病、腎炎等多種疾病。第3度被捕時,腎衰竭病情惡化,血壓高,看守所不僅疑偽造血壓資料記錄,以圖掩飾病情,又拒絕讓他在看守所醫院治理或讓他服藥。黃的律師3次代表他申請保釋,當局一概拒絕且未說明理由。
2020年9月17日,當局終於批准黃琦以視像與87歲母親蒲文清會面,其母發現他手腳浮腫,擔心他在獄中營養不良。

蒲文清2020年4月以《黃琦母親最後的告白》為題發表公開信,表示自己一直受到當局監控,也規定她不能去北京,不能接受媒體採訪,也不能與正在告狀或上訪人士見面。當局亦不讓她自由地為黃琦聘請律師。過去,蒲文清曾被強迫失蹤,在家中遭軟禁,政府還派遣人員住在她家監控。現時希望能夠活著等到黃琦出獄。

參考更多資料: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9/07/29/332530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2020/04/07/huangqi2020/
https://www.dw.com/zh/%E5%85%B3%E6%8A%BC%E5%9B%9B%E5%B9%B4%E9%A6%96%E8%A7%81%E5%85%AB%E6%97%AC%E6%AF%8D-%E9%BB%84%E7%90%A6%E7%96%91%E7%8B%B1%E4%B8%AD%E8%90%A5%E5%85%BB%E4%B8%8D%E8%89%AF/a-54999409

資料更新:2020年9月22日

Name: Huang Qi (黃琦)

Date of birth: 7 April 1963
Occupation: co-founder of Tianwang Center for Missing Persons (later renamed the Tianwang Human Rights Center, also known as “64 Tianwang”)

Date of detention: 28 November 2016
Location: Police took him away from his home in Sichuan Province
Ground of detention: the original charge was “illegally providing state secrets abroad”. In September 2018, an additional charge “deliberately leaking state secrets”was placed.

Date of formal arrest: 16 December 2016
Date of Indictment: Unknown

Legal representation: Huang Qi’s two defense lawyers, Sui Muqing and Liu Zhengqing, had got their lawyers’ licenses revoked by the Judicial Bureau. When his mother Pu Wenqing contacted other lawyers, some informed her that the authorities would not allow them to represent Huang Qi, nor they would be allowed to meet with Huang.

Date of trial: 14 January 2019, secret trial
Date of Sentencing: 29 July 2019. The Mianyang City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in Sichuan posted the verdict without notifying the family.
Verdict: Huang was convinced of “deliberately leaking state secrets” and “illegally providing state secrets abroad”.
Sentence: Huang was sentenced to twelve years in prison, deprived of his political rights for four years, and confiscation of personal property of RMB 20000
Location of imprisonment: Bazhong Prison, Sichuan Province

Description:
Huang Qi graduated from Department of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of Sichuan University. In 1998, he and his wife established an organization, with the mission to help counter human trafficking and rescued many victims (mostly women). The organization was first approved by the authorities. Later it was expanded to report against human rights abuses, criticize current affairs and speak out for the grassroots people and became a thorn in the eye of the authorities.

Huang was recognized as the first cyber-dissident in China. He was first detained in 2000, shortly before the 11th anniversary of June 4th Massacre and sentenced for five years on “subversion” charges for posting human rights-related information. He was again arrested in July 2008 for “illegal possession of state secrets" and “subversion” after he reported on the victims of the Sichuan earthquake. In November 2009 he was sentenced to three years of imprisonment. In 2016, he was awarded with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Press Freedom Award. In late 2016, he was detained and on 29 July 2019, he was sentenced to 12 years in prison for the charges of “deliberately leaking state secrets” and “illegally providing state secrets abroad”. Among the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under Xi’s regime, Huang is one of those who suffer the heaviest blow. He would serve 20 years of imprisonment from the three sentences mentioned above.

Due to torture, beatings and poor living conditions in the previous two prison terms, Wang suffered from hydrocephalus, brain atrophy, heart disease, nephritis and other diseases. When he was arrested for the third time, his kidney function deteriorated and his blood pressure was high. The detention centre was suspected of falsifying his blood pressure records in order to conceal his condition, denied him his medical treatment and disallowed him to take medicine. Huang’s lawyer applied for medical bail on his behalf three times, but the authorities rejected them all without grounds.

On 17 September 2020, Huang was finally allowed to host a short video call with his 87-year-old mother, the first time since he was detained in 2016. His mother found that his arms and legs were swollen and suspects he suffers from malnutrition.

Huang’s mother Pu Wenqing published an open letter in April 2020, stating that she was under surveillance, not allowed to go to Beijing, to be interviewed by media, to get in touch with other people who are making complaints against the authorities, to hire lawyers of her choice for Huang Qi. In previous years, she was forced to disappear, to be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and officials even lived in her house to supervise her. She wrote in her “final words”, that she wishes to live long enough till Huang Qi is set free again.

More details: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9/07/29/332530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2020/04/07/huangqi2020/
關押四年首見八旬母 黃琦疑獄中營養不良

Updated on: 24 September 2020

 

蒲文清 – 只求「死也瞑目」的黃琦母親

【只求「死也瞑目」的黃琦母親】

陳國權(支聯會常委)

中國的母親從來都是飽受逼迫的女人。封建年代社會中父權專制,家庭內夫權專橫,身為女人的母親承受著無比的屈辱和莫大的傷痛。可是,無論周遭環境如何惡劣,母親與子女的親暱關係牢不可破,既是人性,也是天道。

胚胎的子女在母體內帶來懷胎十月的苦惱;襁褓的子女在母親懷抱中孕育著經年的含辛茹苦;舉步蹣跚的子女扶持著母親的關顧呵護;走出家門的子女牽連著母親揪心的懷想惦念。事實上,從來沒有一個子女真正離開過母親的關懷和祝福,無論阻隔天涯還是分離海角,不管是四十歲還是六十歲,子女的你永遠是你母親眼裡的孩子、心中的至愛。

可是中共建政後,一波又一波的翻天覆地政治運動衝擊傳統價值,家庭倫理分崩離析,文革浩劫觸發的狠批惡鬥尤為激烈,父母子女關係受到嚴重侵蝕破壞。 八九六四屠殺後,死難者母親成立「天安門母親」群體,呼籲平反六四,為死去的子女尋查真相,要求賠償和追究問責,鍥而不捨逾三十年為沉冤待雪的子女奔走,彰顯出中國母親的負辱和愛心。

母親節是世界性的紀念節日,為子女對母親表達感恩之情而訂定。今年母親節前夕,在中國四川省成都市溫江區的一位耋耄母親,給中國中央領導們寫了一封公開信,請求他們敦促四川省主事官員,讓身染重病的她能夠與罹患絕症而身陷牢獄的兒子見上一面,便「死也瞑目」。那位八十七歲的蒲文清女士是黃琦的母親,由於長期被國保監控,甚至無法寄出這封信,只能請求朋友幫忙用網絡傳遞訊息。

黃琦是令人肅然起敬的一個名字、鐵打鋼煉的硬漢。多年以來,黃琦善用其電子工程專業知識,為社會公義和弱勢族群抗衡中共國家機器,創辦「六四天網」網站,突破屏蔽封鎖,讓民眾享有資訊知情權。他至今先後三次入獄:第一次在六四11周年紀念前被捕,2003年被判刑五年,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第二次由於揭發汶川大地震「豆腐渣」工程於2009年被判囚三載,罪名是「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第三次2019年更被重判12年,兩罪是「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這些被羅織的「莫須有」罪名直接與資訊流通自由和網絡訊息的人民知情權有關,令人髮指。

黃琦被誣陷入獄,中共卻株連其無辜的母親,被軟禁在家,更阻撓其探望在囚的兒子,既嚴重破壞中國現行法律,更有悖倫常和違反基本人權原則,必須予以強烈譴責。如今蒲文清女士與黃琦母子倆的健康狀況同樣每況愈下,命繫一線,「死也瞑目」的訴求恐怕是母子兩人相聚的最後機會,是生離也是死別。每念及此,令人深感傷痛。

對於一向只圖謀鞏固管治權力而視人命如草芥的中共政權,我們從來不存奢望和幻想,不過基於人道精神和捍衛法律的原則,我們必須嚴正促請中央正視蒲文清女士的訴求,批准黃琦保外就醫,讓中國和全世界的母親和子女,見證著走到生命盡頭的一對母子,在當下母親節將屆時,得以安然釋懷閉目。說到底,這只不過是黃琦母親蒲文清女士「死也瞑目」的卑微要求。

黃琦 – 六四天網,護衛弱勢(因網絡言論入罪被判刑共20年)

黃琦是中國網絡異見先驅、第一個人權資訊網站創始人。1999年,黃琦設立「六四天網」,揭露地方政府的瀆職和暴行,並報導「六四」死難者成功索賠訊息。自2000年起,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合共判刑20年。黃琦最近一次被拘捕是2016年,一直被「未審先押」在看守所,又屢遭當局毆打,導致腎衰竭病情惡化,全身浮腫,隨時有生命危險。2019年7月,黃琦被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沒收個人財產2萬元。直至宣判前,黃琦家屬未獲通知,幾位原本代表他的隋牧青、劉正清和張贊寧等律師先後被中共吊銷律師執照。黃琦一直拒絕認罪,病情日益惡化。

86歲高齡母親浦文清多次申請黃琦保外就醫,更遠赴北京陳情,始終被拒,恐怕黃琦會像劉曉波一樣病死獄中。蒲文清遭當局非法軟禁一年多,在精神和心理壓力下患上肺癌,最近病情加重,醫院不給用藥也不給住院治療。

今天(4月7日)是黃琦57歲生日,支聯會敦促中國政府釋放黃琦,或基於人道原則讓他保外就醫,與母親蒲文清同時獲得治療,早日康復。

以下是黃琦簡介──

天網尋人 以萬家團圓為己任

黃琦,1963年4月7日出生,四川省內江市人,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畢業。黃琦畢業後長期經商、辦實業,網站負責人,筆名難博。

1998年10月23日,他與妻子曾麗變賣家產,成立中國首家尋人事務所--「天網尋人事務所」。1999年6月4日,他倆創辦中國民間第一家尋人網站「天網尋人」,以萬家團圓為己任,幫助尋找失散親人,救出不少被拐婦女,獲得官方讚揚。

截至2000年6月3日,曾為200多個離散家庭得以團聚。「天網尋人」事跡被《人民日報》、CNN、BBC、等數千家海內外媒體廣泛報導。1999年被《北京青年報》評選為中國9大網事之一。

吶喊網站 利用網絡維權

1999年,黃琦在「天網尋人」基礎上開闢「吶喊網站」,利用網絡突破柏林牆、維權、宣傳民主自由,為受到不公待遇的下層百姓服務,被公認為中國人權第一站。

2000年2月,由於受害者在「天網尋人」上對政府的批評越來越多,各級部門對「天網尋人」施加更大壓力。

3月底,「天網尋人」網站被查封。美國一個互聯網供應商支持下,「天網尋人」4月轉移到美國服務器上繼續運行。

因網絡言論被捕入獄

2000年6月3日,黃琦第一次被捕。在關押長達3年後,2003年5月9日,黃琦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5月18日,黃琦提出上訴。黃琦被捕後,引起世界廣泛關注,美國政府及數百家國際組織抗議中國對黃琦的迫害,中國數百人為黃琦案受到牽連,甚至入獄。。黃琦是中國第一位因網路言論獲罪的人權工作者。

2003年4月「電腦自由及隱私年會」上,來自全世界各地數百名電腦專家,呼籲關注黃琦。

2004年6月,國際新聞組織「記者無國界」與「法蘭西基金會」授予黃琦「第2屆互聯網自由獎」。2005年6月4日刑滿獲釋。經受5年漫長牢獄折磨,治療傷病,並設法恢復「天網尋人」事務所。在獄中,黃琦因堅持要寫申訴,遭到毆打,被關一年多小號子,長期睡潮濕地板,造成背部長瘡,還患上風濕性心臟病,經常頭痛,消瘦而臉部浮腫。黃琦希望回成都檢查身體及治療,但遭四川當局的拒絕。除了不准回自己的家,還把黃琦在獄中寫的幾十萬字筆記強行搜走。

作為良心犯家屬常受株連。成都公立中學不讓黃琦兒子入讀,妻子曾麗只好讓兒子讀私立學校。不敢對老師和同學說自己的父親是誰,這個小男孩變得憂鬱內向。

成立「六四天網」 揭豆腐渣工程再陷獄

2005年,黃琦第一次出獄後,把「天網尋人」網站易名為「六四天網」。

2006年,「六四天網」改名「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大量報導中國人權議題及維權事件。

2008年汶川地震後,黃琦參與救災工作,並率先披露災區「豆腐渣」工程。這讓黃琦第二次被捕。2009年11月,再次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及「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獲罪,坐牢8年,2011年6月出獄。

2016年11月28日,黃琦第三次被捕,被刑事拘留,12月16日逮捕,罪名是「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羈押在四川綿陽市看守所,黃琦因拒不認罪遭多次毆打。

2017年7月,黃琦被羈押8個月後,首次獲准與代理律師會面。

2018年9月,黃琦被追加「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

2019年7月29日,黃琦一審被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等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沒收財產2萬元人民幣,為近年公民維權最重判刑。同年12月下旬,二審開庭,維持12年原判決,12月24日送往四川巴中監獄服刑。

2019年8月1日,美國國務院及歐盟對外事務部分別發表聲明關注黃琦被重判,呼籲中國立即釋放黃琦,允許他盡快與家人聯繫,並呼籲中國保障公民權利及遵守國際法義務。

監獄條件差劣及遭虐打 健康狀況令人擔憂

黃琦首兩次入獄時,因監獄條件差劣及遭受毒打、折磨,令他身患腦積水、腦萎縮、心臟病、腎炎等多種疾病。

第三度被捕時,腎衰竭病情惡化,血壓高,看守所不僅疑偽造他的血壓資料記錄,以圖掩飾病情,又拒絕讓他在看守所醫院治理,甚至扣起醫生給他的藥物。看守所更對他疲勞提審、長時間罰站、剝奪睡眠、毆打等酷刑和不人道方式,強迫他認罪,令他的健康惡化,隨時有生命危險。

除了黃琦健康令人擔憂,「六四天網」義工王晶於2019年9月中旬刑滿出獄,但她在看守所多次遭毆打,腦癌病情惡化。出獄後,當局還警告她親友不能接受傳媒採訪。而她本人也很恐懼,擔心會再次被捕。2014年年12月10日,王晶在中央電視台附近拍攝抗議照片時被拘留。2016年4月,吉林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王晶有期徒刑4年10個月。

為民主人權不退縮

黄琦以作為一個人的良知,實踐中國《憲法》和中國所簽署的國際人權公約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即使屢遭打壓,身體飽受摧殘,仍不畏強權,勇敢為民主、人權和社會公義發聲。他曾說:「如果一個人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爭取民主和自由,就把他說是六四分子、法輪功分子、民運分子。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他們(當局),我就是這樣的人,我會引以為豪。我就是要爭取民主,就是要爭取自由。」

除了黃琦,中國近年還有「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判刑4年)、「民生觀察」創辦人劉飛躍(判刑5年),和2019年底出獄的甄江華(判刑2年)等多個維權資訊網站負責人遭囚禁和判刑,而黃琦的刑期最長。

—————————————————————————————
#黃琦 #六四天網 #網絡言論 #六四 #剝奪政治權利 #隋牧青 #劉正清 #張贊寧 #浦文清 #維權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豆腐渣工程 #盧昱宇 #民生觀察 #劉飛躍 #甄江華

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花本不語,古語卻指「花能解語,且善解人意」,據悉「花語」源自古希臘,流行於十九世紀西方社會。「花語」以花喻人,凸顯出花的特徵,賦予人性化意義,述說人的故事。其實,每一種花不管濃豔淡香、妍媚清麗,還是枝茂葉疏、莖堅蕊嫩,抑或耐寒勝雪的堅韌,甚且脫俗污泥的不染,總是各有風姿特色,令人欣賞讚羨。在當前凜風淒雨籠罩下的神州大地,繁花盛卉還是突破堅土硬石,迎向天際陽光,就有如不同背景的堅貞和勇毅抗爭者,毋懼威權專制政府的逼迫,繼續發聲放亮。

「自由花圃」是2020年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的主題,選擇了一些時花,並為12位內地民主鬥士和自由抗爭者配上「花語」,言簡意賅而語重情深,表揚他們斑斑血淚的事跡。

【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PDF版本


【黃雪琴:報導「反送中」被拘的中國記者】【黃雪琴:報導「反送中」被拘的中國記者】

獨立記者,曾任《新快報》、《南都周刊》調查記者,長期關注性別、平權、污染、弱勢群體等議題,並發動中國女記者性騷擾調查,為中國#MeToo運動主要推手。2019年2月至8月,黃雪琴於香港、台灣等地訪學,並發表紀錄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文章。黃雪琴本擬於9月入讀香港大學法律系研究生進修《人權法》,但她於8月底被廣州警方傳喚和沒收護照等旅行證件,其後更於10月17日被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並被秘密關押。

**2020年1月17日取保獲釋
「我是雪琴,回來了,謝謝你們。暫時不方便與大家當面道謝。心裡記得。一秒鐘的黑暗不會讓人成為瞎子。」 報導連結

【白玫瑰:甘心付出】

白玫瑰是反性侵與倡導性別平權的象徵。早前時裝界、演藝界曝光一連串性騷擾案件,引起不少藝人自發以行動、口號鼓勵受害者勇敢發聲,如#MeToo, #TimesUp等。2018年格林美頒獎禮上,眾星佩戴或手持白玫瑰以響應 #TimesUp運動。

⇧回上⇧


【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終身監禁的經濟學者】

【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終身監禁的經濟學者】

中國著名的維吾爾族學者及大學教授。他創辦網站「維吾爾在線」,希望建立平台促進維漢之間的交流和了解,並開辦公開課程義務向學生講述新疆問題。他是堅定的非暴力提倡者,努力嘗試以對話化解仇恨。然而「維吾爾在線」卻被當局定性為煽動民族仇恨和暴力的幕後黑手,網站多次被封,伊力哈木最終於2014年被捕,以「分裂國家罪」判處無期徒刑,他的7名學生也被判刑3至8年。2019年,伊力哈木獲頒歐洲最高人權獎薩哈羅夫獎。

【仙人掌:堅強】

傳說仙人掌內心極為柔軟,稍一觸碰便會損傷。上帝不忍,乃賦予一套堅硬盔甲。後來一位勇者用劍將其一劈為二。流出綠色液體便是仙人掌封存的心,化為點點淚滴。維族人長期被誤解和污名,民族隔閡日深,伊力哈木就是那個解下盔甲的人。

⇧回上⇧


【黃琦:六四天網創辦人,護衛弱勢】

【黃琦:六四天網創辦人,護衛弱勢】

黃琦是中國第一個人權訊息網站的創始人,1999年設立「六四天網」,揭露地方政府的瀆職和暴行,並報導「六四」死難者成功索賠的訊息。自2000年起,3次因網絡言論被拘捕,合計被判刑長達20年。2019年7月,黃琦被以「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刑12年。黃琦在長期監禁期間因遭受虐待和毆打,重病纏身,但其保外就醫申請一直不獲批准。

【劍蘭:保護之劍】

中國人認為劍蘭葉似長劍,有如鍾馗佩戴的寶劍,可以擋煞和避邪,是節日不可缺少的插花之一。相傳在歐美民間,劍蘭是武士屠龍寶劍的化身,可以護衛家園。
⇧回上⇧


【王全璋:「709大抓捕」最後一人】

【王全璋:「709大抓捕」最後一人】

王全璋是「709」大抓捕「被失蹤」時間最長一人,失聯超過4年。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6個月。自2015年「709案」被捕後,太太李文足為他多番奔走。其間受騷擾、威脅和拘捕,兒子也為此多次失學。2019年6月,李文足首次探視王全璋,形容王全璋「焦躁、恐懼、蒼老,像另一個人,無法正常溝通」。

【風信子:堅定注視】

被譽為「西洋水仙」的風信子,原是希臘神話中被太陽神阿波羅所愛的美男子海新瑟斯的名字。西風之神傑佛瑞斯也喜歡海新瑟斯,最後使計害死了他。從海新瑟斯血泊中長出的花,便是風信子。風信子成為情侶間守節信物,花語是「堅定和注視」,也代表著重生的愛。

⇧回上⇧


【姚文田:早於2013年「被送中」的香港出版人】

【姚文田:早於2013年「被送中」的香港出版人】

姚文田是香港晨鐘出版社總裁,20年來專門出版中國「禁書」,早於銅鑼灣書店事件受到廣泛關注前,他於2013年因籌備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被內地國安誘騙到深圳市拘捕,並以「走私罪」起訴。當年已77歲的姚文田翌年被重判入獄10年,入獄後心臟病發昏迷5次,家屬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滿天星:守望】

傳說滿天星是一個牧羊少年,和牧馬少女相愛。一個惡霸看中少女想搶去做妾,少女不從,和少年連夜逃離。惡霸追趕到河邊,少年被箭射中胸口,靈魂飄向半空,化成滿天星星照亮夜航的船。少年屍體不見了,河水長滿細碎小草,上面開滿白花。滿天星有守望、思念之意。

⇧回上⇧


【程淵:照亮他人生命的民間團體行動者】

【程淵:照亮他人生命的民間團體行動者】

資深民間公益法律人士,及公益法律機構長沙富能負責人。參與弱勢群體維權工作逾10年。2019年7月22日,程淵從香港回國後遭國安部人員帶走,被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程淵妻子施明磊也被監視居住。程淵被捕後,網上出現抹黑文章,指他透過香港接收境外資金,甚至稱之為「反送中」運動黑手。

【太陽花:信念】

太陽花象徵信念及希望,台灣太陽花運動是指從2014年3月18日起,因佔領立法院而爆發的政治運動。抗議者將向日葵視為「希望」的象徵,或者代表需要陽光進入黑箱作業的運動精神。太陽花學運是台灣首次民眾佔領立法院,亦啟發香港2019年佔領立法會行動。

⇧回上⇧


【天安門母親:「六四」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

【天安門母親:「六四」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

「天安門母親」群體由「六四」屠殺死難者家屬及傷殘者組成,他們要求「真相、賠償、問責」。追求公義的代價,就是多年來不斷受中共政權打壓。「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不少是七、八十歲的老人,部分更體弱多病。他們最大的心願,是在有生之年為死去的親人討回公道,亦希望其他家庭不會遭遇和他們一樣的苦難。

【康乃馨:母親的愛】

二戰結束後,葡萄牙推行高壓統治,軍事專政,窮兵黷武。最終,於1974年4月25日,一群中下層官兵展開一場以民主與和平為訴求的革命,民眾把紅色康乃馨插在士兵步槍上,成為該場革命的標誌。康乃馨革命推翻獨裁軍政府。

⇧回上⇧


【劉賢斌:仍舊在八九民運抗爭路上的行動者】

【劉賢斌:仍舊在八九民運抗爭路上的行動者】

劉賢斌於八九民運中遊行、絕食、阻擋軍車入城,「六四」後回到四川繼續抗爭,1992年12月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2年半。出獄後仍堅持民主運動,展開營救異議人士及組建中國民主黨,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2011年,劉賢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0年。

【銀柳:自由】

銀柳因開花香味與江南桂花相似,生命力頑強,固有「飄香沙漠的桂花」美稱。銀柳有很好的綠化、防風、固沙作用,是西北地區主要造林樹種之一。銀柳外形堅挺,不屈不撓,自由地支撐著一片冬天,因此常用以表達渴望自由的情感。

⇧回上⇧


【鄧傳彬:揭示社會不公義的獨立電影人】

【鄧傳彬:揭示社會不公義的獨立電影人】

獨立電影拍攝者及積極參與社會事務行動者。多次聲援民間抗爭,包括陳光誠案、烏坎村民選舉事件等。「六四」30周年,鄧傳彬於2019年5月16日在推特上傳了一張貼有「銘記八酒六四」酒瓶照片,翌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留。

【桔梗:永恒的愛】

桔梗花清幽淡雅,根可入藥。朝鮮民謠《桔梗謠》描寫的就是這種植物。傳說道拉基(「桔梗」的朝鮮文)是一位姑娘名字,當地主搶她抵債時,她的戀人砍死地主,結果被關入監牢,姑娘悲痛而死,臨終前要求葬在青年砍柴必經山路上。翌年她的墳上開出紫色小花,人們叫它道拉基花,並編成歌曲傳唱。

⇧回上⇧


【王怡:不惜殉道的牧師】

【王怡:不惜殉道的牧師】

王怡是中國最有名的牧師之一。他曾是著名的政論文章作者及憲政學者,2005年信奉基督教後創辦成都秋雨之福教會。2018年12月9日,秋雨教會遭官方打壓,100多名成員被帶走拘押,包括王怡及妻子蔣蓉。王怡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非法經營罪」,在2019年12月30日被判刑9年。教會長老覃德富被控「非法經營罪」,已於2019年11月被判刑4年。

【甘菊:苦難中的力量】

甘菊原產歐洲,意指高貴的花朵。傳說甘菊用來奉獻給太陽神,且能治熱病,因它有清涼效果,溫和抗憂鬱,可安撫不安與易怒的情緒,花語中帶有不屈不撓精神,也就是:「越挫越勇、苦難中的力量」。

⇧回上⇧


【張賈龍:真相廣傳天下的記者】

【張賈龍:真相廣傳天下的記者】

80後媒體人,曾任職《財經》雜誌,報導過艾未未、趙連海等維權新聞。2014年與訪華的美國前國務卿約翰•克里會面,批評中國網路審查,並公開表達對劉曉波、許志永等繫獄良心犯的支持。2019年8月,張賈龍被被控「尋釁滋事罪」,指他自2016年以來在推特上「詆毀黨、國家和政府形象」。

【桂花:清逸高潔】

桂花香氣清逸、經久不散,亦可釀酒、食用、入藥,自古即受人喜愛。農曆八月,古稱桂月,是賞桂的最佳月份。桂花與明月,很早就連結一起,「吳剛伐桂」的典故便由此而來。唐代以後,科舉制度盛行,每年秋闈大比剛好在八月,所以人們將科舉應試得中者稱為「月中折桂」或「蟾宮折桂」。

⇧回上⇧


【危志立(小危):關注工人權益的《新生代》網站編輯】

【危志立(小危):關注工人權益的《新生代》網站編輯】

2019年3月20日,關注塵肺病工人權益的自媒體《新生代》編輯危志立,於廣州家被警察以「尋釁滋事罪」帶走。《新生代》總編輯楊鄭君、編輯柯成兵亦分別於1月至3月被捕。3人至今仍未開庭。新生代成立於2013年,主要關注工人職業健康權利、尊嚴的生活以及集會自由。自2018年初,新生代開始關注湖南塵肺工人的抗爭,為工人提供法律建議,定期發佈工人在深圳維權的消息,因此招來打壓。

【火鶴:燃燒的心】

火鶴花原生於非洲南部和美洲熱帶地區,又叫安世蓮或花燭,形似一團烈火中升起的火炬。喜歡溫暖潮濕的環境,耐陰很強,即使放在沒有光線直射的地方也能開花,開花期長達3星期以上。

⇧回上⇧


 【無懼打壓——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設「自由花圃」借「花語」為抗爭者呼喊】

無懼打壓——支聯會維園年宵攤位1月19日啟市
開檔日期: 2020年1月19日(星期日、年廿五)至 1月25日(星期六、年初一)清晨
攤位位置:維園年宵1號和2號攤位(近港鐵天后站興發街入口)
查詢:電話/WhatsApp 2782 6111、電郵 contact@alliance.org.hk

雖然政府取消年宵市場乾貨攤位,支聯會仍堅持擺檔發聲,投得濕貨攤位,以「自由花圃」為題,帶出12位中國抗爭者對民主、自由的呼喊。


「自由花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