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支聯通訊 第110期 2016/09

揭頁| PDF版本

  1. 內地傳媒夾縫中求存/水木
  2. 《炎黃春秋》之死/小白
  • 維權專欄
  1. 「就怕又來一個朱明國的騙案」烏坎誓抗爭到底/青
  • 再起西單
  1. 「電視認罪」騷:不要你信 只要你怕/青
  2. 文革館、六四館同年「消失」的啟示/黨過
  3. 神州內望/韋斯
  • 支青組通訊
  1. 從「一帶一路」獎學金與學術自主,反映香港政府的強權霸道/郭曉恩
  • 檔案速遞
  1. 「愛心寄劉曉波・支持《零八憲章》」簽聖誕卡行動、民運年宵攤位
  2. PokemonGo「六四」導覽圖


編者的話

/蔡耀昌

五年一度的中共黨員代表大會將於明年秋季舉行「十九大」,而一般估計現時正是又一次共產黨內權力鬥爭的高峰期,因為過往都是差不多在黨大會一年前左右便已醞釀決定未來五年的領導層人選。黑箱作業的中共中央,外間當然不易知道他們當中的決策與鬥爭詳情,但從近期內地加強打壓民間的反對力量和聲音,再一次印證「寧左勿右」是中共一貫的思維方針。

事實上,習近平上台後這幾年間,內地民眾的自由空間不斷被壓縮,連一直從體制內屬於官方擁有的新聞媒體,近期也遭到愈來愈大的箝制。本期《港支聯通訊》特別組合了兩篇文章加以討論介紹,當中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內地著名刊物《炎黃春秋》被打壓的事件,無疑令人更感覺媒體嚴冬的徹底到臨。

媒體以外,共產黨政權對民間社會的控制也不斷加劇,而在打壓、管制、抓捕之餘,近年愈發出現所謂「被認罪」;這種未審先判、被迫認罪與接受公審的方式,是抓捕之外對人權的加倍侵犯,真不明為何中共仍可厚著面皮公開說中國是法治國家?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香港人要維護自由與人權,以至要落實民主,均不能迴避面對中共政權;因此,中港兩地的進步力量,其實是「同坐一條船」,惟有彼此加深了解和合作,才有可能突破當前困局。

編者的話/蔡耀昌


「六四紀念館」的發展前景

/文:麥海華(「六四紀念館」管理委員會主席)

「六四紀念館」兩年多來的營運,遭受到大廈業主立案法團主席個人包攬的法律訴訟纏擾,指責紀念館違反大廈公契,滋擾其他業主。並以限制參觀人數、登記參觀者姓名及身份證資料等行為滋擾,企圖影響紀念館的人流與運作。支聯會常委經多番討論後,決議於今年七月結束紀念館的營運,並將現有物業放售,以期另覓一處較大的地方及不再受到不必要滋擾的情況下,繼續營運「六四紀念館」。

港支聯通訊 第110期 2016/09v

有人會問:既然目前網上瀏覽那麼方便,為何還一定要設立一個實體的紀念館呢?

我們同意,支聯會有關「六四」的資料,內容豐富多樣,有需要發展網上瀏覽系統,方便更多市民及有興趣人士深入探索有關課題,而支聯會亦計劃在這方面作進一步投資及發展。但是,能設立一個實體的「六四紀念館」,實有其現實需要和存在意義。首先,我們能夠堅持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尋找到生存及活動空間,是一個有重要政治意義的存在。如果我們連這個卑微的存在也不能維持的話,「六四」的議題將會從香港特區消失,正如在國內一樣受到鎮壓而不能公開討論以至悼念。其次,紀念館存在,我們可以有地方舉辦圖片展覧、播放錄像、交流研討,以至出版書刊等。這些活動有利於凝聚力量,組織義工,向社會宣傳及推廣民主訊息,及聯繫海內外團體及個人。再者,紀念館的存在,能吸引市民及訪客參觀及到訪,並進行交流研討活動。同時,支聯會已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將「六四」屠殺列入世界記憶名錄,我們的「六四紀念館」有義務妥善保存有關的文物及資料,以免世人在經濟利益及政治收買下,將這件影響中國以至全世界政治發展的事件淡忘。

至於紀念館將來的規模及展覧內容,由於支聯會正在物色合適地點,尚未有頭緒,因此無從說起。但基本上一定會有圖片展覧,將屠殺的歷程展示,以事實擊破謊言,更要將香港及海內外華人社群及其他地方的支援予以記錄及介紹,讓人們不會忘記這段歷史。對於八九民運的歷史背景及相關人物如不認識,無法了解在中國當時為何會產生這樣波瀾壯闊的運動。因此,我們要對十年文化大革命殘害中國的結束,鄧小平推動經濟改革所帶來的衝擊,以至胡耀邦的開明管治和撥亂反正的措施,如何帶來八十年代初的寬鬆政治氣氛。但共產黨家長式管治無法避免黨內矛盾衝突,及不正常的權力鬥爭,以至胡耀邦被拉下馬,由趙紫陽擔任總書記。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民眾自發悼胡引起黨內激烈鬥爭,李鵬炮製《人民日報》四月二十六日社論,將學生悼胡定性為動亂,造成與群眾的對立,事件其後演變成民眾抗爭,要求打擊官倒,傳媒要講真話,最後鄧小平竟出動坦克車及軍隊血腥鎮壓學生運動。「六四」屠殺後的追捕,學生及民運領袖落荒而逃。港人透過各種渠道,以「黃雀行動」的名義,協助被追捕人士逃離中國,流亡海外。這些歷史和背景,有需要詳細交代及分析成因及影響,作為這段歷史的真實記錄,也為日後的借鑑。

支聯會亦應以「六四紀念館」作為民主教育基地,舉辦工作坊,探討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現代政治概念,加強民主意識,使香港朝向雙普選的道路能掃除不必要的障礙。


內地傳媒夾縫中求存

/文:水木

眾所周知,中共對新聞媒體的控制一直都非常嚴厲。在二月,中共更首次提出「媒體姓黨」的概念,強調媒體是從屬於中國共產黨之下的。

其實,中共一直堅持「媒體是黨的喉舌」這個概念。而這概念亦植根於中國高等教育的課程之中,國內的新聞系學生在四年的大學生涯中,被不停灌輸要為共產黨發聲的思想。這是中共對控制傳媒做出的第一步,在源頭上控制記者的思維,令到媒體只為共產黨傳話。

港支聯通訊 第110期 2016/09

然而,單純的洗腦是無法掌控人心的,甚至乎會令更多傳媒人反思:為何傳媒只能為黨發聲?以南方報系為首,國內的傳媒也曾力圖將事實的真相傳達給市民大眾,只不過揭露真相的願望卻遭到中共無情打壓,而這打壓未曾停止過,表面上風平浪靜,官媒如《人民日報》等表現出和以往不同的開放態度,但實際上卻是充滿暗湧,先有《無界新聞》五人「被失蹤」,再有《炎黃春秋》總編輯被撤,國內的新聞同業無不風聲鶴唳,可見在「媒體姓黨」的言論後,中共再次收緊新聞自由。

以往控制新聞自由,是通過控制事件的輿論以及控制記者兩方面配合的。控制事件輿論就是對特定事件作出批示,示意媒體須作出的報導方向,再嚴重一點的甚至會掩埋事實真相,嚴禁報道並否定事件存在,最具代表性的事件自然是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作為配合的手段,限發記者證這方面很好地控制了記者。由於擁有記者證的記者才有採訪權,才會被中國法律保障。而記者證往往優先授予官媒的新聞從業員,相對地南方報系的記者往往在工作四五年後,才有機會獲得記者證,成為「正式」記者。沒有記者證的記者採訪報道上會有更多顧慮,因為沒有記者證,報道敏感選題時,很大機會遭受牢獄之災。

相比以前,現時中共控制新聞自由的方法更是花樣百出。以《南方都市報》為例,以往敢言的傳媒,即使諸多限制,都在夾縫中掙扎求存。因此中共換了另一種控制方式,通過投放大量擁黨廣告,不但成為舉足輕重的廣告主,更令報道版面減少。版面不足,又不能得罪廣告主,唯有自我審查將負面新聞抽起。表面上看來,中共放鬆了對媒體的控制力度,但實際上卻是通過手段,讓傳媒自我審查,得到更強的控制效果,進一步蠶食新聞自由。

直至最近,雖有記者證,記者卻不敢再言及有關新聞控制的事宜,雖有新聞,卻再無版面。無怪乎今年國內的新聞自由評級在一百八十個國家及地區中,只能排到一百七十六名,比我們更低的是誰?那是極權的北韓和戰火連天的敍利亞。


《炎黃春秋》之死

/小白

中共機關刊物《求是》雜誌曾公開總書記習近平去年十二月在全面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當中習近平表示:「我說過,思想輿論領域大致有紅色、黑色、灰色『三個地帶』。紅色地帶是我們的主陣地,一定要守住;黑色地帶主要是負面的東西,要敢於亮劍,大大壓縮其地盤;灰色地帶要大張旗鼓爭取,使其轉化為紅色地帶。」有關講話,其後被總結為「扶紅、打黑、爭灰」的輿論管理策略;而在近月發生的《炎黃春秋》管理層強行「換血」事件,便被認為是習總這一輿論策略下的「亮劍打黑」、打壓言論出版自由的重大舉措,引起海內外高度關注。

港支聯通訊 第110期 2016/09

創刊於一九九一年的內地雜誌《炎黃春秋》,是一本綜合中文月刊,長期被認定是中國體制內改革派的基地,曾一度與《南方周末》並稱為「北炎黃,南南周」的開明媒體代表。《炎黃春秋》主要內容有三:一是中共黨史、軍史、國史上重要歷史事件當事人的回憶;二是中共歷史上的錯誤總結;三是對重大理論問題即中國的發展方向提出看法,力求推動政治體制改革。作為內地自由派刊物的代表,《炎黃春秋》廣受海內外關心中國的開明人士支持,二零一二年進入國家郵政局全國報刊發行百強,二零一四年每期印刷量達二十萬份。據知,香港已故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生前也是《炎黃春秋》的忠實讀者。

《炎黃春秋》另一特點,是其管理層長期以來均屬中共黨內改革派重要人物,包括長期擔任社長的杜導正,曾任政府新聞出版署署長,今年起擔任副社長的胡德華是原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兒子等;也正因如此,《炎黃春秋》經歷江、胡、習三個時代,在過往的政治保守風潮下仍能一直存活;但不料,到了近期仍逃不過被判「死刑」命運。

說《炎黃春秋》已死,可能官方並不同意,他們會辯稱近月雜誌領導層只是人事變動,不影響雜誌運作。然而,人們清楚看到的是,官方於今年七月十四日突如其來、強行發出通知全面將《炎黃春秋》領導層「換血」,包括免去杜導正社長職務(只掛顧問虛銜)、免去胡德華副社長職務(也只掛顧問虛銜)等,同時由《炎黃春秋》的官方主管單位(文化部中國藝術研究院)新派六名工作人員到雜誌社出任社長、副社長、總編輯等重要職位。此舉等於將《炎黃春秋》全面強行「換血」,目的顯而易見是要將原來雜誌社的編輯方針徹底改變,以配合官方思想。

面對官方的打壓,《炎黃春秋》原領導層正努力作出反撃或維權,包括社長杜導正於七月十七日宣布雜誌即日停刊,其後向法院提出民事訴訟等;但可惜,在當前中國仍處於法治不彰、政權凌駕人權的情況下,《炎黃春秋》最終命運無疑令人擔憂。


「就怕又來一個朱明國的騙案」 烏坎誓抗爭到底

/文:青

「還我耕地!還我林書記!」兩個多月過去,烏坎村的遊行隊伍依然浩浩蕩蕩,日復一日,風雨不改。

五年前曾轟動全世界的廣東陸豐烏坎村,今年六月風雲再起,烏坎村前黨總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林祖戀計劃帶領村民上訪,追討被盜賣的土地。可惜,出師未捷身先落網,林祖戀在六月十九日村民大會前夕突然被抓,六月二十一日汕尾市政府播出林「認罪」影片,七月二十一日林祖戀被正式逮捕。林的家人亦被逼離開烏坎,受到當局嚴密監視,不准參與烏坎村的活動。

港支聯通訊 第110期 2016/09

「村裏人很牽掛林老一家人!」曾是村委會成員的陳小姐對筆者說,「他家現在受監控,很難溝通!他們也很難與村中人連繫。」在知道林祖戀被判囚三年一個月後,陳小姐表示很不服,「開庭三十個旁聽位,有二十個請過來打瞌睡的,五位指派的村民,還有兩位國保,剩餘三個名額給家屬,不讓家屬請律師,這樣叫公開,公平,公正?」村民表示,受賄、收回扣的指控,有的林祖戀並不知情、有的是款項去向不明,林老並沒有中飽私囊,但罪名全都安在林祖戀頭上。

自林祖戀漏夜被抓至截稿日(九月八日),烏坎村民已遊行了八十一天,不但追討土地的訴求毫無寸進,維權領袖更被重判。這似乎是一場未打先輸的戰役,村民會感到沮喪嗎?

「村民沒有泄氣的,烏坎事件只有等待中央介入。」陳小姐表示,村民每天下午堅持遊行,市鎮幾級政府人員採取打壓措施要村民放棄遊行,給時間讓政府做工作,但她直言:「現在甚麽領導人來烏坎,村裏人都不信!所以問題就無法正常處理了。」

「要哪一級的領導來烏坎,你們才會相信?」陳小姐毫不猶豫地答道:「林老出來村民就相信了」、「林老出來就好說話了!」

與烏坎村村民交談,發現他們一來很信賴林祖戀,將追討土地的事完全交託給他;二來村民對中央仍寄厚望,盼中央介入解決事件。然而烏坎事件延宕至今已兩個多月,中央仍未表態,恐怕是採「拖字訣」淡化事情。面對筆者的質疑,村民表示,「中央下來就是解決問題的時候了,問題是陸豐的官員財多了能疏通經絡呀,所以沒那麽快!」

「心急着處理,就怕又是來一個朱明國的騙案。」陳小姐說。二零一一年烏坎的土地維權風暴愈演愈烈,時任廣東副書記朱明國牽頭成立工作組處理,承認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承諾釋放被扣村民、為薛錦波(扣留期間離奇死亡的村代表)再次進行死因鑑定等,更入村與村民談判,結束對峙局面,也造就了烏坎村委會的「真普選」。廣東當時的處理手法備受肯定,朱明國也贏得開明之譽。然而根本的土地問題並沒得到解決,以至五年後村民再度「揭竿而起」。

據報道,成為這次土地抗爭導火線的華輝龍湖灣項目已全面停工,港資發展商擔心項目停滯時間長,加上市場的不確定因素,可能導致公司更大損失,於七月十六日主動提出放棄該塊土地,由市政府收回。

毗鄰龍湖灣項目的碧桂園亦屬港資開發商,5年前引爆烏坎村集體上訪反對,近日因樓房貨不對版再爆示威。八月二十五日,大批業主湧入碧桂園銷售中心,怒轟發展商「樣品房設計那麼堂皇,吸引人眼球,但建成的房子各種功能及尺寸卻縮小到連基本生活需求都沒法達到」,由於群情激憤,場面一度失控。陸豐市各相關行局的負責人在場協調,要碧桂園承認過失、負起責任。

兩個曾引爆村民抗議的地產項目,一個擱置,一個上了馬卻犯眾怒,政府忙於滅火。「你看看陸豐政府的情況」,村民說,似乎看到了抗爭的一線曙光,「不管怎樣,村裏人相信堅持就是勝利!」

圖片說明:烏坎村村民已遊行了八十一天,誓言要堅持到底。(村民提供)


「電視認罪」騷:不要你信 只要你怕

文:青

中共十八大以來,「電視認罪」一再上演,一個個未經審判的維權人士、律師、記者、非政府組織(NGO)人士等被安排上官媒「認罪懺悔」,儼如現代版「文革」遊街示衆。「電視認罪被玩壞了」,不少專業人士這樣說,但當港人看到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現身解畫,細述如何「被認罪」,仍然不寒而慄。
港支聯通訊 第110期 2016/09

上電視認罪已成內地「新常態」,受到廣泛批評。法律界斥「電視認罪」干涉司法,違背無罪假定等基本法治原則。在今年「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兼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朱征夫更直言:「在電視上認罪,很可能是迫於辦案機關壓力或從輕處罰的交易條件誘惑,並不等於真的認罪,更不等於真的有罪。」

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講師劉璟分析,公開悔罪是中共政治運動傳統中最重要的一環。在央視一次次的播放中,公開認罪這種儀式的意義已經達到——當事人是否真心認罪懺悔並不重要,甚至其表達的內容是否符合邏輯亦是次要,最重要的是當事人公開表示對權力的服從之意,公眾感受到來自權力中心無處不在的壓迫感。

「電視認罪」愈演愈烈

●網絡大V薛蠻子(2013年9月15日)
在央視懺悔片段中,穿囚衣、戴手銬的薛蠻子表示,「我作為網絡名人,有當皇帝的感覺,看微博就像看奏章」,稱自己的微博是一種負面情緒的宣泄,忽視了國家和社會的正面主流。薛蠻子經常批評政府,二零一三年八月被當局以「嫖娼罪」抓捕。

●《新快報》記者陳永洲(2013年10月26日)
陳永洲因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被長沙警方刑事拘留,《新快報》連續兩日頭版要求放人。在央視《朝聞天下》視頻中,還未受審的陳永洲已被剃了頭,承認自己為名利發表大量針對中聯重科的失實報道,向中聯重科、股民和家人道歉。

●獨立記者高瑜(2014年5月8日)
因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被捕,在央視播放的認罪視頻中,高瑜臉部被打格,聲言「自己的泄密行為危害了國家利益、觸犯了國家法律,對此深表懺悔……甘願接受法律懲處」。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高瑜在庭審中翻供,稱自己當時是被迫認罪。

●自由撰稿人向南夫(2014年5月13日)
向南夫被控用網名「飛翔」,長期向境外網站「博訊」散播虛假訊息抹黑國家,換取巨額酬勞。被捕後第十日,央視播放他承認「抹黑黨和政府」的畫面。警方其後宣布,由於他認罪和態度良好,批准保釋候審。

●著名編劇寧財神(2014年6月26日)
寧財神現身央視悔罪,對吸毒表示深切歉意和後悔,「我在七個月左右的時間裏共購買了三次。每次大密度寫作的時候,我就會吸毒,現在基本三千塊錢的冰毒就吸完了。」

●炫富女郭美美(2014年8月4日)
北京警方二零一四七月九日打掉一個在世界盃期間組織賭球的犯罪集團,抓獲郭美美。郭在視頻中流淚認罪,「回想自己這幾年所做的事情,我非常後悔。出去以後,我不會再去賭博、炫富或者去做一些違法或違背道德的事情,會踏踏實實做人。」

●涉吸毒明星柯震東、房祖名(2014年8月19日)
央視《朝聞天下》播出兩人向警方招認的片段,警員向柯震東展示他對大麻呈陽性的尿檢結果,又要求房祖名打開據說從其家中搜出載有大麻的袋子。影片中柯震東一度痛哭,表示犯了很大的錯誤,做了最壞的示範,非常後悔。

●快播總經理王欣(2014年9月24日)
央視新聞聯播及《焦點訪談》報道快播案偵破過程,王欣認罪並數度哽咽,「如果一個產品,做到最後即便是做大了做強了,它今天失敗了,然後走向滅亡了,它也不會有好的結果,這是我自己的總結,也是對這個行業的從業者的一個忠告。」

●廿一世紀傳媒集團總裁沈顥(2014年9月29日)
沈顥身著囚服現身央視認罪,表示自己在新聞敲詐中起到了領導、支持、協調、參與的作用,要承擔很大責任。二十一世紀屬廣東南方報業傳媒集團,以敢言見稱,沈顥是著名媒體人,傳誦至今的《南周》新年獻詞《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出自其手。

●維權人士翟岩民(2015年6月22日)
翟岩民二零一四年十月因聲援香港「佔中」被刑拘三十七天,二零一五年六月因組織訪民聲援黑龍江慶安槍擊事件被羈押多日,其後現身央視「認罪」,稱自己曾收受律師賄金,組織訪民滋事。二零一六年八月,翟岩民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四年。

●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峰(2015年7月19日)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被指惡意炒作案件,製造社會熱點事件。央視播放周世峰認罪視頻,周承認事務所有違法之處,錯誤相當嚴重。不過,二零一六年三月,周世峰稱「從未認罪」,也不知道「上央視」之事,八月四日他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七年。

●《財經》記者王曉璐(2015年8月31日)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財經》發表王曉璐的報道《證監會研究維穩資金退出方案》,股市現異常波動,證監會斥為不實報道。八月三十日王曉璐遭刑拘,三十一日央視播出他表示「後悔」的視頻,稱自己追求轟動,沒有核實信息,報道造成市場混亂和恐慌。

●銅鑼灣書店失蹤五子 瑞典籍股東桂民海(2016年1月17日)
一月十七日新華社、央視等首次播出桂民海認罪片段,稱自己十二年前涉嫌撞死少女被判刑後潛逃出國,因良心受責決定「回國自首」。二月二十八日,內地澎湃新聞及香港鳳凰衛視播出片段,桂民海承認涉非法售賣書籍。

●瑞典人道志願者達林(2016年1月19日)
協助中國弱勢人士打官司的瑞典籍維權人士達林(Peter Dahlin),在央視播放的視頻中認罪,供認接受境外資金支持,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活動,是首位外國人士上央視認罪。

●股東呂波(2016年2月28日)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在深圳寓所被帶走,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在鳳凰衛視的報道中承認自己「為提高業績」,明知在未取得任何許可下銷書往內地,後悔與桂民海從事非法行為。

●店長林榮基(2016年2月28日)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在深圳被帶走,在鳳凰衛視播出的受訪「認罪」片段,林榮基詳述他向內地銷書的經過,又指桂民海的書是胡亂編造,自己認識到錯誤,願接受處罰。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林榮基在港召開記者會,指訪問片段「有導演有台詞」,自己只是按要求在鏡頭前背出台詞。

●業務經理張志平(2016年2月28日)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於東莞鳳崗妻子家中被帶走,失蹤一百三十三日後在鳳凰衛視現身,交代自己偽裝書籍封面過程,又指自己是受桂民海指使。

●英國籍股東李波(2016年2月29日)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在港失蹤,澎湃新聞、鳳凰衛視等內地媒體二月二十九日播出專訪李波片段,李強調自己不是被綁架,稱自己是在朋友幫助下偷渡回到內地,以證人的身份配合調查,更表示自己願意放棄居英權。

●維權律師張凱(2016年2月25日)
本身為基督徒的維權律師張凱,幫助浙江省基督教徒在拆十字架運動中維權,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被溫州警方帶走,在監視居住六個月期滿之際,在溫州電視媒體上「懺悔」,稱自己接受境外組織資助,以維權名義詐騙逾二百萬人民幣。

●肯亞電訊詐騙案台籍疑犯(2016年4月17日)
新華社、央視等及台灣中天電視、《旺報》在內七家媒體,被安排旁聽肯亞案台籍嫌疑人接受公安偵訊並公開認罪。當中,曾公開喊冤的劉媽媽之子「阿廷」坦承,到肯亞是從事電訊詐騙。

●烏坎村維權領袖林祖戀(2016年6月21日)
林祖戀在上訪前夕被抓,汕尾市政府六月二十一日舉行記者會,播出林祖戀認罪片段。林向辦案人員承認,「由於自己對法律知識的淡薄和無知,在民生工程中收受了回扣,以及在村集體購買資產中也收受了巨大的回扣,這點是我最大的犯罪行為。」不過,林的家人及村民認為,林祖戀是因孫兒被扣才被逼「認罪」。


。神州內望。

港支聯通訊 第110期 2016/09

維權人士杭州旅遊下落不明

八月十六日,上海維權人士尹慧敏和孫紅箏一起到杭州旅遊,在離杭州G20峰會會場最近的地方租酒店入住。當天晚上十時許,杭州濱江西興派出所員警查房明確表示:十七日不再讓尹慧敏和孫紅箏租住,酒店老闆表示:如果繼續讓她們兩人租住酒店,營業執照將會被吊銷。不讓她們繼續住酒店是杭州濱江西興分局公安的意見。

十八日,尹慧敏和孫紅箏拿着紙板,在濱盛路西興路一一五路車站睡在馬路邊,被蚊子、螞蟻叮咬,渾身奇癢難忍,受盡折磨。後來兩人被西興派出所員警帶離G20峰會會場數公里外的西興街道一處辦公室非法關押。

但是到了八月二十八日,尹慧敏已失去絡聯八天,孫紅箏也下落不明,處境令人憂慮。

抗議杭州G20擾民侵犯人權

美國的權益組織「公民力量」八月二十七日發表《就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致各國領導人及與會者的公開信》。指出中國當局舉辦G20的十宗罪:杭州九城區自九月一日至七日,全體放假,所有非本地戶籍居民將被要求離開杭州,各快遞公司暫停服務,大量網吧被迫停業,所有大型施工工程被要求從六月起停工,居民被要求離家,關閉基督教、天主教教會,不許信徒從事正常的敬拜活動。公開信要求與會二十國,對中國擾民措施以及侵犯人權的做法施加壓力。

七零九大抓捕案仍有多人被羈押

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統計,截至八月二十三日,「七零九大抓捕」案仍有廿多人被羈押,包括多名律師和人權捍衛者。其中,周世鋒、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國四人已被判刑;其他仍被羈押待審的包括:王全璋、李和平、李春富、謝陽、謝燕益、劉四新、吳淦、林斌、幸清賢、唐志順、劉永平、尹旭安、劉星、張婉荷、姚建清、李燕軍和王芳。

G20維穩滬維權人士被打斷骨 

上海當局為迎接在杭州召開的G20峰會,八月二十二日開始對維權人士進行維穩監控,當晚上海市靜安區維權人士張燕紅被人跟蹤監視,並被打斷鼻樑骨,行兇者還叫囂「賠得起!」

郭飛雄換監獄停絕食謝支持

郭飛雄已於八月十八日停止絕食,全程一百零一天。八月二十二日,其兄楊茂全探視,證實為真。目前,郭飛雄在廣東省英德監獄的醫院監區。他感謝所有聲援他的朋友,並告知健康的三個問題: 口腔、腰椎、胃出血。前兩項無大礙,後一項要靜養半年。

鑒於郭飛雄已停止絕食,且已換監獄,郭飛雄的家人,關切大家身體,希望朋友們不再勞累,因此聲援他的絕食接力活動,也暫告停止。郭飛雄關注組感謝各界朋友、各社會團體或機構、各人權組織和國際社會,感謝所有施以援手者的關注、聲援和幫助。

前廣州學運領袖于世文獲釋

八月十六日,前廣州學運領袖、鄭州「十君子案」之首于世文在關押二十六個月後,被變更強制措施為監視居住,監視居住期限為半年,已回到家中。至此,鄭州公祭案塵埃落定,所有被捕人士全部獲釋。
于世文等河南民主人士在二零一四年年初舉行第二次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的活動,被鄭州市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刑事拘留;七月二日又被更換罪名,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

連雲港萬眾上街反建核廢廠

八月初,江蘇連雲港數萬市民為抵制當局修建核廢料處理廠,舉行大規模的遊行示威和罷工活動。當局一度出動警力鎮壓,但是民眾不怕高壓,堅持抗爭,最終迫使當局宣佈暫緩選址等前期工作。處理核廢料仍是世界性難題,中國當局竟然同意把法國的核廢料運來中國,一旦洩漏大地被核污染,萬物不存,禍延千萬年,不僅連雲港市民首當其衝,方圓幾百公里的山東、江蘇、上海、浙江等省市民眾都會受到危害。

副區長:村拆遷有四死亡名額

西安市蓮湖區環城西路街道辦事處潘家村村民表示,該村正進行城中村綜合改造,是在數年前開始的,拆遷人是西安市蓮湖區城中村改造辦公室。絕大多數村民反對這樣違法的拆遷改造,認為沒有按政府的規定,將村集體資產清產核資的結果公佈;拆遷安置方案不合理;貪污截留村民的經營用安置房面積,三分之二的村民不同意這樣的拆遷改造方案,政府調動公安、城管、社會上的流氓打手,對村民威脅恐嚇、斷水、斷電、阻路、打砸、搗毀、毆打、砍殺……,並多採用夜間襲擊,製造恐怖,實行野蠻暴力拆遷。七月十四日,城改辦一名人員揚言:「張秦副區長說,潘家村這次拆遷有四個死人名額,誰不信,上來試一試!」之後十多名打手手執砍刀進村砍殺值夜巡邏的村民,村民四人重傷,六七人輕傷。行兇後兇手逃逸。


文革館、六四館同年「消失」的啟示

/文:黨過

「文革」後、「六四」前的八十年代,胡耀邦、趙紫陽主政時期的中國精神面貌,令人懷念。

「文革」,中共肯認錯──有反革命的四人幫承責。「六四」,中共不肯認錯──錯在反革命暴徒。中共面對歷史不誠實,認受性永遠建立不起來。不徹底的認錯──保住元兇,虚怯的「死撐」正確──淨化、設禁。看在資訊、言論自由的人眼中,只覺這自欺欺人的言行,更令人加倍警惕,保持距離。

玩弄法治,以違章建築之名,用水泥封蓋文革館。以違契、消防、保安管理之名,用法律、行政手段纏死「六四紀念館」。

內地敢言媒體被封口滅聲,維權律師被「依法」判刑,理想被消滅、政治改革夭折,集威逼利誘的黨國體制,製造外銷的民族主義,支配、監控中國人。這種精神面貌,令人……

(參考資料:《信報》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汕頭文革博物館被鏟除,水泥覆蓋展品,建築改作他用」及《明報》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整肅報章媒體」)

港支聯通訊 第110期 2016/09

從「一帶一路」獎學金與學術自主,反映香港政府的強權霸道

/郭曉恩

在梁振英和吳克儉兩位「最佳推銷員」推銷後,相信大家不會對這議題感到陌生。「一帶一路」獎學金資助「一帶一路」沿線學生到香港升學,以及香港學生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升學。這個表面看似受益香港學生的政策,其實只是外人受益,為的是盲目支持中共政策。

先說香港的升學現況,按歷年中學文憑試的統計數字,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考生能升上八間院校的資助學位課程,其他考生則考慮升讀本地自資課程,或境外升學。政府的政策表面看似為學生提供更多元的升學出路,其實並不盡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政治、治安等環境因素皆不利香港學生留學。再者,香港學生的熱門留學國家為英國、美國、澳洲、加拿大等,相信有意到沿線國家升學的人數並不多。故「一帶一路」獎學金,說是為學生的福祉,是不合情理。

此外,在大學資助學位不足,以至學生承受極大升學壓力。政府盲目向境外學生提供獎學金,不是民主社會的做法,倒像是強權政府的行徑。在民主社會,所有具爭議的政策,應經歷社會各界長時間討論,再決定是否推行政策,而不是由首長和官員提出,再由非全面直選的立法會決定。正因為香港行政長官乃小圈子選舉產生,組成的政府沒有民意基礎,故在教育政策上,不是維護學生等持分者的利益。從這事可見,香港政府有點像中共的專制特權統治。

除了「一帶一路」獎學金外,在學術自主方面,也可以體現香港政府的特權霸道。特首是八所資助院校的校監,而校監又可以委任親信成為校董會成員。以前,政教分離指的是政治和宗教分離。在學術方面,政教分離指的是政治和教育分離。

早前,有大學教職員透露,學校對教職員升職的考慮因素包括政治主張,倘若教職員的政治主張與校董會不合,會減低升職機會。學術自由是《基本法》所保障的。若失去學術自主,香港的學術論文可能變成單一的支持政策,部分政治主張與政府不合的學者,更可能被迫離開香港,去其他「民主國家」進行研究,導致香港的學術人才外流。故此,學術自主倒退,不利香港教育、學術、社會發展。


檔案速遞:「愛心寄劉曉波・支持《零八憲章》」簽聖誕卡行動、民運年宵攤位

港支聯通訊 第110期 2016/09


PokemonGo「六四」導覽圖(封底)

港支聯通訊 第110期 2016/0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