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支聯通訊 第112期 2017/01

揭頁| PDF版本

目錄

  1. 平反六四・結束專政/何俊仁
  2. 支聯會第二十八屆常務委員會分工
  3. 「六四紀念館」從開館至擴館/「六四紀念館」管理委員會
  4. 支聯會2016年活動回顧/煒煒
  • 聚焦鏡:基層人大選舉
  1. 獨立參選改良舊體制最佳切入口/章聞
  2. 人大選票畫特朗普民眾拒政治遊戲/水木


【編者的話】

/文:蔡青梅

二零一六年歲末,瑟瑟寒風中傳來烏坎村九名維權村民被重判二至十年半的消息,為二零一六畫上最沉重的一筆。

回望這一年,是中國人權遭連番打壓又一年。在二零一五年「七零九大抓捕」中被捕的維權律師陸續被審判,周世鋒、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國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到七年半,王宇則現身央視「被悔罪」,並拒絕接受國際人權獎。至年尾,連聲援被捕維權律師的江天勇律師,在「被失蹤」一個多月後也被控「煽動顛覆罪 」。

在香港,二零一五年底「被失蹤」的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在「被認罪」後陸續獲釋,但桂民海至今仍被關押,其在外國的女兒奔走求助,卻遭到跟蹤拍照。書店店長林榮基回港後召開記者會,親述被押期間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精神折磨,令人不寒而慄。

而苦苦經營了兩年的「六四紀念館」,在業主立案法團的訴訟纏擾下,終在七月十二日閉館。紀念館雖暫時關閉,但支聯會傳承歷史真相的工作並沒中斷,目前正積極進行眾籌擴館。在即將舉辦的年宵攤位,也會設置一個迷你「六四紀念館」,市民要用手機的「負片」功能才能看到「真相」。

今期《港支聯通訊》回顧了支聯會從一九八九年成立「中國民主運動資料中心」,到二零一六年「六四紀念館」被逼關閉的歷程,也盤點了二零一六年支聯會的重要活動。二零一六年是「文化大革命」發動五十周年,半世紀前的那場浩劫依然陰魂未散;二零一七年將迎來更嚴峻的一年,中共十九大換屆,時局更加動盪。香港新任特首或更強硬,四名民選立法會議員更面臨被褫奪資格的命運。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想在沉默中滅亡,二零一七年我們只能繼續抗爭,如內地「獨立候選人」那樣迎難而上、沉着應戰(見章聞、水木文章)。

二零一七年將迎來更嚴峻的一年,中共十九大換屆,時局更加動盪。香港新任特首或更強硬,四名民選立法會議員更面臨被褫奪資格的命運。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想在沉默中滅亡,二零一七年我們只能繼續抗爭,如內地「獨立候選人」那樣迎難而上、沉着應戰(見章聞、水木文章)

港支聯通訊 第112期 2017/01


平反六四 結束專政

/文:何俊仁(支聯會主席)

支聯會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舉行了第二十八屆周年大會,通過第二十七屆常務委員會全年工作報告及財務報告,新一屆二十位常務委員亦順利誕生。

支聯會在香港堅持支援民運踏入第二十八周年,走過了一萬多日。過去一年,支聯會受到最嚴峻的衝擊,包括:

一.本土激進派呼籲杯葛「六四」悼念活動,甚至挑戰支聯會的核心價值──建設民主中國

二.「六四紀念館」受到維穩力量挑戰,屢遭打壓,無法正常運作。對方更斥資聘請資深大律師與支聯會訴訟。

三.中共愈來愈高壓,手段愈來愈卑劣,年輕人拒絕身分認同,對改變局面無力,更退縮至井水不犯河水,對中國事務漠不關心,甚至置身事外。

中央政府「河水」已經犯「井水」,香港人不能獨善其身,應與內地同胞同氣連枝,一起維權和爭取民主。支聯會面對上述挑戰,沉著應付,堅持和堅守五大綱領,毋忘「六四」,平反「六四」。在這時代,支聯會不會退縮,甚或尋求自保,而向強權屈服。支聯會堅信被壓迫的人民一定會站起來,繼續堅持香港支援民運和維權工作。

為避免長期受到滋擾,「六四紀念館」於今年七月十二日起閉館,館址近月成功售出。「六四紀念館」除有象徵意義,更是一個研討、交流的平台。現時正著手研究擴館的地點。

支聯會在大環境下穩定推動長遠教育工作。除經常性活動,也舉辦講座探討中國時局。未來一年,支聯會繼續開拓新媒體工作,透過互聯網、網台、臉書等推廣民運訊息,壯大青年組應付時代新發展。

踏入「六四」二十八周年,支聯會以「平反六四・結束專政」為主題,制止中共逃責,追究屠殺責任,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於民,建設民主中國。


最後,感謝義工們的努力和支持。我們相信,歷史、公義和時間必在我們的一方。

支聯會第二十八屆常務委員會分工

主席:何俊仁
副主席:蔡耀昌、鄒幸彤
秘書:李卓人
常務秘書部:張文光(召集人)、梁錦威(副召集人)、徐漢光、梁國華、梁耀忠、盧偉明、尹兆堅
組織部:黃志強(召集人)、鄧麗蓮(副召集人)、趙恩來、鄧岳君
傳訊及出版部:麥海華(召集人)、蔡耀昌(副召集人)、鄧岳君、徐百弟、鄒幸彤、葉偉強
教育及青年部:梁耀忠(召集人)、陳國權(副召集人)、盧偉明、何俊仁、梁錦威、鄧岳君、鄒幸彤、葉偉強
海外聯絡部:李卓人(召集人)、蔡耀昌(副召集人)、徐百弟、何俊仁
維權部:蔡耀昌(召集人)、朱耀明(副召集人)、何俊仁、李卓人、鄒幸彤
財務部:盧偉明(召集人)、徐漢光(副召集人)、梁耀忠


「六四紀念館」從開館至擴館

/文:「六四紀念館」管理委員會

港支聯通訊 第112期 2017/01

中國民運資料中心

支聯會於一九八九年七月成立「中國民主運動資料中心」,搜集與中國民主運動有關的資料,特別是北京學運及屠殺事件的原始資料;編輯出版目錄索引、資料專輯或摘錄;倡議及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研究和活動,進行資料搜集及整理、出版、展覽製作和對外服務。

「中國民主運動資料中心」是為最終在北京設立「六四紀念館」做前期準備工作,延續八九民運精神。「六四」屠殺作為二十世紀對全球影響最深遠的事件之一,建立永久紀念館是必須的,也是全球有良知華人的共同心願。

第一屆臨時紀念館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至六月十日,支聯會在深水埗設立首個臨時「六四紀念館」,反應熱烈,四十四天共有一萬八千七百九十一人次參觀,估計有三分一為內地遊客或新移民。其中包括四間大學、二十七間中學及九個團體組團預約參觀。亦有不少學校老師自發帶學生參觀。

第二屆臨時紀念館

二零一三年,支聯會獲得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鼎力支持,在城大內設立第二屆臨時「六四紀念館」。展館由四月十五日開館到七月十五日閉館的三個月內,共錄得約二萬三千多參觀人次。

第二屆臨時「六四紀念館」亦借助城大的地方,舉辦「民主歌聲獻中華——全城、傳承」音樂會、「中港互動」系列講座、「民主沙龍」及《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話劇,以多種形式接觸觀眾。同時亦為近七十間學校逾二千師生安排參觀導覽及研討活動。

永久「六四紀念館」

二零一三年十月,支聯會會員大會通過購買尖沙咀柯士甸路三號富好中心五樓作為永久「六四紀念館」會址,於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正式開幕。自開館至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共接待二萬四千二百五十六人次參觀。

「六四紀念館」過去兩年,不斷遭受富好中心業主立案法團的訴訟纏擾,以及管理處經常滋擾參觀者。總結營運接近兩年的經驗,支聯會認為現時物業受面積所限,未能作更大規模的展覽宣傳,也沒有足夠地方舉辦講座等活動,嚴重限制紀念館的發展和教育功能。經支聯會常委會討論,及在會員大會上決議通過出售現有物業,另覓更大面積地方重建紀念館。

眾籌擴館

「六四紀念館」於二零一六年底成功售出,現正物色建築面積約二千平方呎,實用面積約一千五百平方呎樓盤,重建紀念館。

支聯會現正著手研究擴館地點,初步估計購買新館單位的價格將接近一千五百萬港元;包括出售現有單位後所得餘款及新單位銀行按揭,還欠大約三百萬港元作首期。為此,支聯會提出「眾籌擴館計劃」,希望市民大力捐款支持,令支聯會能獲得所需款項,盡早重建「六四紀念館」。支聯會也會透過活動及出售紀念品等方式(包括在維園年宵售賣紀念品),以加強眾籌效果。

「六四紀念館」恒生銀行捐款戶口:368-286-498-001;支票抬頭: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支聯會2016年活動回顧

港支聯通訊 第112期 2017/01

引言:2016年,銅鑼灣書店事件和人大釋法破壞了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嚴重打擊香港人對高度自治的信心。中共進一步蠶食香港的民主、人權、法治,支聯會對此仍然堅守原則,繼續推動支援中國民主及維權運動。以下是支聯會2016   年重大活動回顧。

「六四紀念館」閉館 眾籌待重新出發

「六四紀念館」受到維穩力量挑戰,屢遭打壓,無法正常運作。對方更斥資聘請資深大律師與支聯會訴訟。為避免長期受到滋擾,紀念館由2016年2月初至4月中暫時休館維修,其後於4月15日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逝世27周年重開,並推出「反對濫捕」新專題展覽,於7月12日起閉館及眾籌擴館,物色更大面積的地方重新開館,延續傳遞「六四」真相的使命。

「六四紀念館」自2014年4月26日開館至2016年7月11日,共接待近2萬5千人。

1月「萬家祝福 棗棗茴香」新春團圓行動

2016年1月農曆新年之際,支聯會聯同多個香港團體舉辦「萬家祝福,棗棗茴香」行動,設街站呼籲市民寫「福」字,祝福在囚良心犯早日回鄉與家人團聚。團體並於3月2日將行動中收集到的2,000張「福」字揮春拼貼,及後於3月12日遊行往中聯辦展示千「福」橫額,促請中國政府立即釋放所有仍被違法扣押和判刑的維權律師及公民。

1月「要求釋放銅鑼灣書店五人」遊行

2015年底,銅鑼灣書店五名負責人及工作人員先後「被失踨」。該店在香港主要售賣中國內地政治禁書,其股東李波及店員的失蹤事件,引起香港社會極大關注。事件涉及港人突然「人間蒸發」,被帶到內地審問更令人心寒,亦涉及「一國兩制」還是否存在問題,令人質疑事件嚴重侵犯香港出版及言論自由。支聯會於1月10日及31日發起遊行,抗議政治綁架,要求釋放銅鑼灣書店五人 。

2月「民運年宵攤位」推介民運書籍及紀念品

2月2日至8日於維園舉行「民運年宵攤位」,推介民運書籍及紀念品,將民主訊息帶進生活,以及籌募「六四紀念館」擴館經費。同場寄賣銅鑼灣書店政治禁書,捍衛出版和言論自由。

4月 清明節獻花

今年清明節是「四五天安門事件」40周年,支聯會於4月4日在尖沙咀鐘樓旁舉行「清明節獻花」和「中國民主運動歷程展」,搭建「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紀念碑,供團體及市民獻花以追思曾為爭取民主而犧牲的烈士。同時展出中共建政以來的政治運動、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事件以及香港市民支援民主運動的展板。

4月「毋忘六四」27公里長跑

4月17日上午8時45 分(喻意8.9),支聯會舉行「毋忘六四」27公里長跑, 紀念八九愛國民主運動27周年。長跑途經山東街、南京街等多條以中國省市命名的街道,並穿越「雨傘運動」三個佔領區及香港市民支援八九民運時的地點。支聯會希望以長跑運動永不言棄的信念,與八九民運精神結合,縱使路途曲折且漫長,亦為民主、自由、公義等普世價值堅持奮鬥下去!

5月「回顧文革・還看今天」系列講座

2016年為「文化大革命」發動50周年,支聯會於5月6、13、20、27日舉辦一系列四講以「回顧文革・還看今天」為題的講座,探討「文化大革命」對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及環境帶來的影響,以及對今天香港的政經發展,扮演著怎樣的角色。講座邀請到林和立、潘小濤、程翔和王耀宗博士任嘉賓講者。

5月「中國濫捕無日無之」座談會及愛國民主大遊行

5月29日下午1時在灣仔修頓足球場舉行「中國濫捕無日無之」座談會。講者包括:陳潔文(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代表)、柯欣欣(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蒙兆達(香港職工會聯盟總幹事)和鄒幸彤(支聯會副主席)。

下午3時,「愛國民主大遊行」於灣仔修頓足球場出發,遊行至西區中聯辦,約1,500人參與。

6月「香港人的六四」座談會 及「六四」27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6月4日下午4時在維園五號足球場舉行「香港人的六四」座談會,講者包括:麥海華(「六四紀念館」管委會主席),林耀強(八九年學聯代表會主席)、張銳輝(「教協」副會長)和莫乃光(前「美國香港華人聯會」副主席)。

晚上8時在維園足球場舉行「『六四』27周年燭光悼念集會」,約12萬5千人出席。

7月 支聯會參與民間人權陣線「七一大遊行」

7月 1日下午3時,支聯會參與民間人權陣線「七一大遊行」,高舉「釋放劉曉波・支持《零八憲章》」橫額和示威牌,遊行到金鐘特區政府總部反映訴求。

7月「709律師大抓捕」一周年行動

「709律師大抓捕」一周年,支聯會聯同香港及國際團體舉行「桶桶(通通)放」行動, 於7月9日由西區警署遊行往中聯辦,要求立即釋放所有被捕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

7月24日舉行「未停的打壓」街頭論壇,講者包括:梁允信(法政匯思召集人)、陳潔文(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總幹事)和鄒幸彤(支聯會副主席)。

於7月9、15、24、30日舉辧「709律師大抓捕」街站,派單張、收集簽名、圖文展覽等。

9月 送月餅及「中秋民主燈火行動」

9月14日中秋前夕,支聯會按傳統舉行送月餅行動,前往中聯辦送月餅給獄中異見人士, 抗議中共濫捕,要求盡快釋放維權和民運人士。行動亦聲援烏坎村民,要求中共立即釋放林祖戀。

9月15日中秋節晚上8時,支聯會於尖沙咀鐘樓旁舉行「中秋民主燈火行動」,展覽內容包括自1949年起中國的人權狀況, 及播放烏坎村的維權事件的紀錄片。

11月「愛心寄劉曉波・支持《零八憲章》」簽聖誕卡行動

11月12日至12月18日期間, 星期六、日巡迴各區呼籲市民在聖誕卡簽名,向繫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送上祝福,要求釋放劉曉波。

12月「釋放劉曉波」一人一相運動

自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開始,支聯會呼籲內地、香港及海外關注中國人權狀況人士拍照支持,要求中央政府立即釋放劉曉波,落實《零八憲章》立法民主、司法獨立、人權保障、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等主張。


二零一六年試析獨立候選人現象:獨立參選 改良舊體制最佳切入口

/文:章聞(內地維權人士)

港支聯通訊 第112期 2017/01

從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初起,內地基層人大換屆選舉陸續舉行,本次換屆選舉中民眾主動要求參政和維護自身民主權利的意識提升。此時,獨立選舉人的出現是一個契機,是民主選舉意識覺醒的結果。

獨立候選人的概念和在內地歷史發展

「獨立候選人」源於西方選舉制度,就是不代表任何黨派參選的候選人。在西方國家,獨立候選人是與政黨候選人相對的概念。能夠成為獨立候選人的,必須首先是正式候選人。沒有成為候選人的,則不能稱為獨立候選人。

內地人大代表沒有「獨立候選人」一說,除「各政黨、各人民團體,可以聯合或者單獨推薦代表候選人外,還有「選民或者代表,十人以上聯名,也可以推薦代表候選人(內地選舉法第二十九條之規定)。本文所稱的「獨立候選人」實際上是指:在人大代表直接選舉過程中,非經政黨和團體提名推薦,經過自身努力獲得選民聯名提名推薦的人大代表候選人。

其實公民獨立參選人大代表雖然早就不是新鮮事,港澳回歸後,尤其在香港地區的各類選舉中均有獨立參選人參選並成為票王,內地在仿效香港的做法後形成了內地獨有的政見概念。在過去十多年裏,北京、深圳等地一直都有獨立候選人競選人大代表的案例。隨著網絡的興起,這讓公民決定獨立參選人大代表的活動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表現也更為活躍。網絡為他們表達自己的參選意願、凝聚人氣提供了一個平台。

中國民主選舉:掙扎參選的獨立競選人

中國憲法允許獨立候選人參加地方選舉,但對於嘗試讓自己名字出現在選票上的獨立人士來說,這是一種無用的嘗試。

基層選舉是大多數普通中國人行使投票權和被選舉權的唯一機會。但這一選舉過程中充斥著正式和非正式的警告,中共當局要決定誰能獲得選票。對於獨立候選人而言,取得選舉所規定的十張提名票非常不容易;而即使獲得,他們的競選行為還未開始就已經被中止。

●北京

劉慧珍女士成功獲得法律規定的十位選民的提名票,這意味著根據法律她已有權成為一名獨立候選人,但事實上她並沒能出去組織競選活動,一直處於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員嚴密監視之下。
另一名希望參選的獨立候選人野靖春女士,她不僅沒有獲准通過候選人名單,更有警察在公寓門口監視。更為嚴重的是獨立參選人吳立紅「被失蹤」,她的親友得知消息時,吳立紅已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其餘參選人的行動自由均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

●山東濟南

山東大學的獨立參選人孫文廣教授和他的助選團隊十二月三日在山東大學校園張貼、散發告選民書時,受到當地公安和學校的阻撓。大學的宣傳部連掛橫額也要管,十二月十日孫文廣寫了書面申請去找中共宣傳部,樓下值班的六七個公安緊緊跟隨,頗具「排場」。更甚的是,孫文廣和其家人一度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達七十二小時。

這次換屆選舉,學校的安排是十二月三日到七日召開選民小組會提名候選人,七日結束小組提名。然而,孫文廣十二月十日去餐廳派名片時,發現很多大學生對這次選舉毫無所知,在他詢問的學生中,直到十日都沒有接到參加提名會的通知。在程序上,學生的提名權給剝奪了。

●上海

上海維權人士在幫助獨立候選人馮正虎助選時被警察帶走,其中有五名選舉團隊的成員被以「破壞選舉罪」行政拘留五天。

儘管受到各種打壓,但全國各地獨立於官方、不願受官方操控的獨立參選人還是不斷湧現。他們克服恐懼,努力向周圍百姓宣傳自己的政治理念,希望做「老百姓找得到的人大代表
,這充分體現出中國公民參政議政的熱情和意願。

獨立參選人實踐公民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實際行動,理應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是各地方政府對於基層人大代表選舉程序正義的破壞,不僅嚴重違反現行中國憲法和法律,更對內地所謂社會「和諧穩定局面有百害而無一利。

獨立候選人出現引起地方政府不安,根本原因是:人大制度名義上是中國的最高權力機構,但實際權力並不在人大手中,而是在執政黨手裏,人大的權力是虛化的。所以,在基層人大的選舉中,代表都是各方利益分配和平衡的結果。由黨的組織部門挑選,再由人大保證選舉產生,也可稱為獎勵制度。

獨立候選人就是要打破這個慣例,得到選民的直接支持選上人大代表。這種打破事先分配好的代表名單的做法,當然不會得到地方黨政當局和人大的支持。當局認為,不管甚麼人,都不允許打破既有利益分配和平衡的格局。由於選舉已事先安排好,選舉程序就不重要了,對政府而言,重要的是結果,即事先安排好的參選者能選上。

獨立候選人出現 現行選舉制度的對比

中國大陸選舉的法律制度法規已經頒布,但是離全面法治化相去甚遠,主要問題在於:

  • 一. 選舉程序的細節漏洞比較多,給操縱選舉提供了空間;
  • 二. 大量流動人口的存在給選舉原則帶來了困擾和雜性;
  • 三. 沒有有效的應對措施對待選舉中大量出現的賄選問題;
  • 四. 缺少法律援助的規定,選舉程序不公平的問題沒有辦法在司法途徑得到解決。

獨立候選人的參選使內地選民看到現在選舉制度和程序是一個漏洞百出、可以隨意操縱的選舉。這樣的選舉被稱為直接選舉,是名不副實的。

應該如何理解公民獨立參選人大代表現象

如果能夠讓獨立候選人通過自由競爭選舉出人大代表,對於推進民主憲政,探索選舉制度改革,會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獨立候選人作為一種現象出現,是社會發展的必然性,是民主選舉意識覺醒的結果。長期以來,內地由於受到多重因素的影響,個人生活與選舉並無多大利害關係。內地民眾的民主和政治權利意識不強,忽略了自己選舉的權利,不論是選民還是選舉組織者都未能正確重視選舉。隨著多元化社會的到來,選舉作為利益博弈機制的作用就開始顯示出來了。民眾提高了積極要求參政和自覺維護自身權利的意識,直接選舉便是一個最佳的突破口。

獨立參選現象出現的意義是積極的,它是對舊體制進行改良的最佳切入口,是對特殊利益的狙擊。獨立,每個人的獨立,每個社會組織的獨立,每個職業的獨立,即社會力量的自我成長,必然在客觀上壓制內地公權力的濫權空間,這是對政府最好的監督。所以,獨立參選是公民和公民社會的自我成長,為良性博弈奠定基礎。


人大選票畫特朗普 民眾拒政治遊戲

/文:水木

港支聯通訊 第112期 2017/01

中共治下的中國其實到底有沒有「民主」?答案是有的,只是非常具有中國特色,被戲稱為「中國式民主」。中國的政治制度,國家領導人是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出的,而全國人大則是經由一層一層的各級人大選出,而這個架構的源頭就是經由直選產生的基層人大。

這個看似民主的政制,卻存在嚴重缺陷。首先是代表候選人的產生機制缺陷,基層人大的候選人可以通過團體推薦或是十名選民的推薦產生,但需要經過選委會的確定。而選委會卻是由人大委任。因此獨立人士想要參選,即使能取得選民推薦都不能通過選委會確定。其次是競爭機制的缺陷,由候選人提名機制的缺陷上,我們就能發現基層人大選舉的選舉過程,恐怕只是流於形式的選舉。選委會想方設法讓認定的候選人當選,選民的投票只是對早已預定的結果作出形式上的確定。

情況更嚴重的是,甚至有些地區票站會指定選民如何投票,應該投給哪一個候選人;並對其他候選人進行各種各樣的阻攔,甚至不惜將他們暫時拘留,用盡一切方法,令認定的候選人當選。選舉過程中更充斥貪污舞弊,即使舉報亦是申訴無門。

中共無法長久地愚弄人民

強烈的打壓,勢必引來人民的反抗。由於長期以來,中共通過種種手段控制基層人大選舉,進而控制整個中國的政治環境,打壓異見人士,政府貪污腐敗,早已令民眾極度不滿。今年開始,各地陸續展開基層人大選舉,但瀰漫不滿情緒的國民以各種各樣方式抵制這一場虛偽的政治遊戲,既有人投票給「好莊嚴」,也有人在選票上畫上特朗普或是江澤民的肖像,總之就是不投票給中共認定的候選人。雖然這種抗議手法,實質上並不能影響「投票」結果,但卻是給人民一個警示:中共無法長久地愚弄人民。

再者,現時話語權正通過網絡媒介、社交媒體等渠道流向民眾,人民毋須再接受經官方過濾的資訊,能加強民主理念及訊息交流,人民正逼切要求政治上的改革。

因此,中國的民主發展,人大選舉的改革將會是重要的一步。現時即使是一人一票,但卻經事先篩選、加上後天操控,都是人民無法接受的。中國將有愈來愈多人民醒覺,包括媒體人、維權人士、民主鬥士等,還有勇於站出來挑戰體制的人,都強烈表達民眾對政治改革的渴求。


檔案速遞:「六四」28周年悼念活動

港支聯通訊 第112期 2017/0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