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按此瀏覽所有內容
PDF版本

《港支聯通訊》09/2018 第118期

目錄

  • 聚焦鏡
  1. 中共權鬥風雲/蔡耀昌(支聯會副主席)
  2. 超限管制下的內地維權律師/一名維權律師
  • 再起西單
  1. 不可不知的打壓律師新形勢/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2. 全總佳士「工商勾結」剝奪工人結社自由權利/香港職工會聯盟
  3. 神州內望/韋斯

【編者的話】

/文:盧偉明

中秋臨近,本是人月兩團圓的節日,然而,在中國的異見及維權人士,大多沒有與家人團聚的福份。本期《港支聯通訊》特意向大家介紹四位內地朋友:秦永敏、胡石根、陳西及劉賢斌,他們在內地均已被囚禁超過二十年,希望大家認識他們,記著他們為中國民主的付出,為後來者指引方向、開拓前路。

另外,我們亦找來一位內地維權律師撰文,分享他們在內地超限管制下的艱難處境。「維權律師是公民權利的有利延伸,其作為公權力的監督、制約、平衡的角色不容替代。」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文章,更進一步描述內地打壓維權律師的伎倆。他們的困境,卻反映內地法治之路崎嶇不平。

去年十九大後,中共「一黨專政」再一次走回頭路,變成像毛時代的「一人專政」。面對中美貿易戰及高科技問題等紛爭,中共的「制度自信」仍然存在嗎?請大家讀一讀蔡耀昌的〈中共權鬥風雲〉。

明年是「六四」三十周年,支聯會已著手籌備各項悼念活動,如大家對悼念活動有任何建議,歡迎向我們提出。人民不會忘記!

 


民運望遠鏡

人權珠峰上的Greenboots

近日香港民族黨遭封殺一事鬧得沸沸揚揚,威權統治步步逼近,港人驚覺結社組黨的自由逐漸失去;愈來愈多固有權利需要我們去捍衛。其實,在黨禁森嚴的內地,早於九十年代已掀起一場組黨運動,一批先行者為此付出沉重代價;在「六四」屠殺後萬馬齊瘖的年代,這些人奮袂而起將黑暗撕開一個裂縫,自己卻面臨無盡黑獄。

這些人,由於坐牢的時間太長,長期消失於人們的視線,以致一般人對他們的理解不多,甚至漸漸忘記他們仍在獄中苦苦撐着。譬如迄今坐牢約二十年的劉賢斌、胡石根和陳西。

這些人,將他們的美好年華、家庭、事業耗在牢籠裏,甚至賠上寶貴生命。譬如於獄中「被病逝」的劉曉波和楊天水,又如捱過二十二年黑牢、出獄僅一年多就「被自殺」的李旺陽。

這些人的生命軌跡有很多共通之處,都因二十九年前那場屠殺改寫了命運,在屠殺後挺身而出,積極參與結社組黨,嘗試保存、集結內地民間反對力量。組建反對黨,意味改變一黨專政的根本結構,使中共感受到真正威脅,也因此他們所受的打壓異常殘酷。

這些人於獄中所遭受的酷刑煎熬,他們那份坐穿牢底的堅韌,都超乎一般人的經驗和想像,以致他們的事蹟看似很遙遠,但又懾人心魄。這使人想起在通往珠穆朗瑪峰的路上,一些先行者的遺體,頑強地倒在向着珠峰的方向,有名無名,都成為後來者的「路標」,當中一個必經「路標」被稱為Green Boots;在人權、民主路上前仆後繼的勇士也如是,有名無名,都為後來者指引方向、開拓道路,都應該被銘記。

人權珠峰上的Greenboots

秦永敏:將坐牢的路走到底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在人們視線消失三年多的內地異議人士秦永敏,一頭白髮站在被告席上,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三年!由七十年代至今,秦永敏最少被拘禁四十五次,在監獄度過逾二十五年,每一次都是刑滿出獄;到下一次刑滿出獄時,秦永敏將是已七十五歲的老人。

秦永敏命途多舛,中學時期遭逢「文革」浩劫,不足十六歲就被迫到農村「插隊落戶」,至一九七六年才被招收到武漢鋼鐵公司當工人。一九七八年參加「民主牆運動」發表大字報,一九七九年創辦並主編民間刊物《鐘聲》,在各地民刊相繼遭鎮壓的情況下堅持出刊。一九八二年三月,他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八年。

出獄後他繼續寫作,一九九三年十一月起草《和平憲章》,要求制定法律法規切實保障公民的言論、新聞出版、集會、結社等《憲法》賦予的基本權利,當中包括平反「六四」和釋放政治犯。徵集簽名開始後不久,秦永敏即被捕,隨後被判處勞動教養二年,在勞教所多次遭毒打,致左側睾丸碎裂,一九九五年底勞教期滿獲釋。

《和平憲章》的發表未有引起很多迴響,但四川維權人士劉賢斌認為這是民運史上一件大事。「六四」後,內地民運或瓦解或被迫轉入地下,秦永敏等人所領導的《和平憲章》運動,以公民身份大膽地發出不同聲音,是「六四」後走出恐懼的第一批戰士,這種公開抗爭的方式為後來的民主運動樹立典範。

一九九八年,內地出現一場頗具規模的公開組黨運動,這與當時相對寛鬆的政治環境、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等有關。關於這波組黨潮的利弊,民運界有不同評價,然而中國從此有了第一支真正的反對黨——中國民主黨。浙江民運人士率先拉開序幕,多地響應,秦永敏等人在湖北發起註冊「中國民主黨湖北省籌委會」,後又申請註冊「中國民主黨湖北黨部」,惜這波組黨潮旋即遭到嚴厲打壓。當年十一月秦永敏被捕,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二年。他在獄中拒不認罪,不時遭到虐待,一隻眼睛幾乎失明,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底刑滿出獄。

一個人可以被毀滅,但不可以被打敗,這話用在秦永敏身上再恰當不過。二零一三年他東山再起,發起註冊「中國人權觀察」組織,並推動「和平轉型」公開簽名及網上「玫瑰團隊」群組討論等活動。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當局以「接受外媒採訪及寫文章過多」為由將他行政拘留,其妻趙素利隨後「被失蹤」長達三年,直至今年秦永敏一案開庭前才「獲釋」。

判決書指控秦永敏為實現多元化民主政治,將自己所寫的《論中國向憲政民主制的和平轉型》、《和平憲章(草案)》等文章彙編成書在香港出版。流亡美國的「中國人權觀察」副理事長張家瑞狠批判決「荒謬可笑」,「用和平轉型的方式讓中國進入一個民主社會,竟然成了顛覆國家政權罪」。

溫和的政治主張背後,是異常堅定的獻身精神。曾節明在〈秦永敏先生印象記〉一文中有這麼一段,「我曾經問秦永敏先生:其他的國內民主黨組黨領袖都出國了,你為甚麼還不出國呢?老秦回答:中國一天不民主,我一天不出國!他們出國自有他們的道理,我不出國也有我的道理,各有各的用處。我個人喜歡的風格是:反正走上了坐牢的路,那就走到底;不管走哪條路,總要走出點名堂來。」
秦永敏小檔案
●1953年8月11日生於湖北武漢市。
●中國民主黨創始人之一;「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1999年於獄中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拒絕監獄局的出國條件;2018年獲「劉曉波良知獎」。
●刑期:迄今坐牢逾25年
.1981年被以「編輯出版非法刊物」罪名逮捕,1982年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8年,1989年4月刑滿出獄。
.1993年參與發起《和平憲章》運動,被控擾亂社會治安罪,判處「勞動教養」2年,1995年底獲釋。
.1998年創辦《中國人權觀察》通訊,後成立中國民主黨湖北省黨部,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2年,2010年11月29日刑滿出獄。
.2015年1月因「接受外媒採訪及寫文章過多」被行政拘留,2018年7月11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刑期至2028年1月20日。

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胡石根:能活着走出監獄嗎?

在坐牢這條路上義無反顧地走下去的,還有胡石根長老。胡石根出身貧寒,父親死於大饑荒,他九歲才讀小學,十六歲入汽車廠當工人,一直工作到一九七九年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後獲分配到北京語言學院(現北京語言大學)教書,很快就升為副教授。這位才學淵博、與現任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曾為同班同學的大學教授,大可以「學而優則仕」青雲直上,但他卻選擇投身民運,因「六四」而改變了一生。

一九八九年,胡石根因參與八九民運,在「六四」後受清查,遭行政記過處分。一九九一年,胡石根先後和王國齊、康玉春、劉京生、陳衛、趙昕等人秘密組建中國自由民主黨、中華進步同盟、中國自由工會等組織,印刷、張貼和郵寄大量傳單,宣傳自由民主、批判專制獨裁、呼籲平反「六四」。一九九二年「六四」三周年之際,他們準備用遙控模型飛機在天安門廣場上空散發傳單,因事機泄露,胡石根於當年五月二十七日被拘留,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作為「反革命集團首犯」,以「組織丶領導反革命集團」和「反革命宣傳煽動」兩罪併罰重判二十年。

在「六四」屠殺所造成的巨大恐懼下,以結社方式作出反抗,需具備極大勇氣。胡石根的組黨行動因而遭遇重重挫折,而當局對胡石根的判決,也是「六四」後政治犯中最重的一宗。

流亡海外的歷史學者吳仁華憶述,胡石根唯一給人深刻的印象就是「倔」。他的倔,表現在敢於法庭上大喊「打倒共產黨」;他的倔,表現在始終不低頭,服刑期間每年均以絕食紀念「六四」、抗拒改造,因而遭到虐待,經常被戴上手銬腳鐐,關入「小號」單獨監禁,甚至遭受毆打;他的倔,也使他在家庭方面付出慘重代價。妻子苦勸無果,在他出獄前跟他離婚,女兒也不理解他,甚至在他出獄後不願見面。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經歷病危和數次減刑,在囚禁十六年三個月後,胡石根拖着病體走出監獄大門。出獄後他繼續活躍於維權、民運圈子,積極參與以「同城飯醉」為主要活動方式的新公民運動,也因此當局對他的打壓未曾稍歇。在二零一一年「茉莉花革命」大抓捕期間,他曾被秘密關押近兩個月,受盡酷刑折磨。二零一五年的「七零九大抓捕」,胡石根亦未能倖免,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七年六個月。當局指控他透過地下教會傳播「推牆」思想理論,新華社的報道稱胡石根堅信「寧可十年不將軍,不可一日不拱卒」,這評語正凸顯他的堅韌不拔。如胡石根的朋友所說,他只是從小監獄回到大監獄,並無可避免地照舊行走在大監獄通往小監獄的路上。

然而多次進出監獄,胡石根孱弱之軀已不堪再受摧殘。胡的親友近期探監後得悉,他冠心病反復發作,身體極度不適,每晚只能以坐姿睡覺來緩解疼痛。家人數度為他申請保外就醫,但監獄方都以「七零九案全部結案了再說」為由拒絕。在劉曉波、楊天水相繼於獄中「被病逝」後,外界擔憂胡石根這次能否捱過刑期,活著走出監獄。

胡石根小檔案
●1954年11月14日生於江西南昌縣。
●曾任職北京語言學院(今北京語言大學);現為雅和博教會長老。
●1991年發起組建中國自由民主黨,以及外圍組織中華進步同盟、中國自由工會籌備委員會。
●刑期:迄今坐牢約20年
.1992年5月27日因計劃在天安門廣場散發民主傳單被捕。1994年12月被以「組織和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等罪判刑20年,2008年8月26日獲減刑釋放。
.2014年5月因參加「六四研討會」被刑捕,同年6月5日獲釋。
.2015年7月在「709大抓捕」中被拘,2016年8月3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6個月。
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陳西:民運和家庭 兩難抉擇

同樣被「六四」槍聲改寫一生,同樣在「六四」後的肅殺政治環境下逆流而上,與胡石根同年出生的陳西,服刑年期也將直追胡石根——二十三年!

一九八九年民運期間,陳西在貴陽組織「貴州愛國民主聯合會」,積極支持學生反腐敗、爭民主,更發動上千人參與抗暴政罷工。「六四」鎮壓後,陳西於六月十三日被捕,一九九零年五月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一九九二年出獄。
出獄不到三年,陳西再次被捕,這次是因為籌組中國民主黨貴州分部。這個短命的政黨還未正式公開成立,其骨幹成員便已落網,所做過的事只是發出兩封公開信及在天安門廣場散發傳單,但陳西依然被指控「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於一九九六年三月被重判十年,至二零零五年刑滿出獄。
「你過去十三年的監禁,對這個家的傷害已經夠大了。」二零零五年陳西甫出獄,岳父就給了他兩個選擇:一是從今以後不參加任何民主活動,一是與這個家庭徹底脫離關係。陳西陷入兩難,民運和家庭他都無法放棄,幸好他的女兒選擇站在父親一邊,妻子張群選也表示理解,「如果說他的坐牢能夠換來更多人的覺醒,我為有這樣的丈夫而感到驕傲。」

結果,陳西在出獄後,毫不猶豫地再次投身民主、人權工作。他發起多屆「貴州人權研討會」,除了每周固定的公民集會,還舉辦多次「六四」紀念研討會。他也是《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之一,曾寫過〈我們是馴獸師:寫給零八憲章的簽署者〉一文,認為人類最重要的歷史是實現對統治者的馴服,「《零八憲章》就是我們為中國的統治者們設計的籠子,我們簽署者的使命是要像馴獸師一樣,把中國的統治者關進籠子裏。」

二零一一年中國基層人大代表換屆,出現了頗大規模的獨立候選人參選潮,是民間力量挑戰強權的又一次嘗試。貴州人權研討會通過民主程序推舉陳西、李任科、吳玉琴、徐國慶四人為獨立候選人,但旋即遭到當局壓制,陳西遭警方非法抄家、帶走,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正式被捕;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前夕,貴州人權研討會被當局定性為「非法社團組織」;十二月二十六日,法庭只經過兩個多小時庭審、僅憑三十六篇文章就宣判陳西「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十年。

三次牢獄之災使陳西的身體嚴重受損,其家人透露,二零一四年底到監獄探視時,陳西已瘦弱得不成樣子,看上去體重不到一百一十斤。貴州是個苦寒之地,陳西所處的囚室遠離食堂,每天只能吃冷菜冷飯,沒有熱水用,每到冬季手腳出現凍瘡,監獄裏的單薄衣物、被子不足以禦寒,家人多次送衣送被都遭到拒絕。與此同時,獄方刻意安排八名質素極差的刑事犯負責看管他,他在獄中一直受到嚴格限制,不可與外界打電話、寫信,妻子也只能在嚴密監控下與他會見二十分鐘。

據維權網報道,在身心飽受摧殘下,陳西主動提出保外就醫的要求,家人也為此奔波,卻不得要領,難道獄方要陳西成為第二個劉曉波、楊天水?

陳西小檔案
●1954年2月29日生於貴州貴陽市,原名陳友才。
●退伍軍人;原貴州省圖騰科技實業公司董事長;貴州人權研討會發起人;《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
●刑期:迄今坐牢20年
.1989年組織「貴州愛國民主聯合會」聲援民運,「六四」後被捕,判刑3年,1992年6月刑滿釋放。
.1995年因組織「中國民主黨貴州分部」,公開要求平反「六四」再次被捕,1996年3月被以「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判刑10年,2005年刑滿出獄。
.2011年10月5日,因不滿當地基層人大代表選舉內定候選人,宣布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遭當局壓制。同年11月29日被捕,被控在境外網站發表36篇具敏感性、煽動性文章,2011年12月26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0年,刑期至2021年10月。

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劉賢斌:「不存在」而又無所不在

現年五十歲的劉賢斌,人生的一半時間幾乎都在獄中度過。與他結髮二十多年的妻子陳明先形容自己猶如愛上一個「不存在」的人;然而當劉賢斌第三度被重判入獄時,海內外發起接力絕食聲援,「我是劉賢斌」的聲音傳遍全球各地,一時間,他又似乎無所不在。

劉賢斌參與民主抗爭,同樣始於二十九年前那場運動,自此沒有退下來。八九民運爆發之際,二十一歲的劉賢斌正就讀中國人民大學,他一頭栽進學運,遊行、絕食、阻擋軍車入城,「六四」屠殺後逃回四川,於成都抗議政府武力鎮壓,與陳衛創辦《民主論壇》,一九九一年四月被捕,並被人民大學開除,一九九二年底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囚二年半,自此開始他進進出出牢獄的顛簸生涯。

一九九八年,劉賢斌加入秦永敏主辦的「中國人權觀察」,在秦永敏被捕後成立臨時總部繼續出版通訊,一九九九年因參與創建中國民主黨四川省黨部被捕,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十三年。劉賢斌於獄中獲三次減刑,在坐牢九年四個月後,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六日出獄。出獄後,他不顧尚處被剝奪政治權利三年附加刑的監控風險,參與《零八憲章》聯署,成為首批簽署人之一,並連續發表《出獄一百天》、《血與火的洗禮——我在一九八九年》、《我的民運二十年》等文章,二零零九年獲流亡海外的「八九一代」學生評選的第九屆「中國青年人權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出獄不到兩年,劉賢斌第三次被捕。

一如既往,劉賢斌坦然面對牢獄,這次連上訴也沒有,留下一篇〈像一個公民一樣去生活和戰鬥〉的自辯文字。妻子陳明先則寫下那篇催人淚下、叫人不忍卒讀的文章〈我和劉賢斌的聚散人生——謹以此文獻給所有異見人士的妻子〉,「記得一段描寫俄羅斯異見人士妻子的文字,說她的臉上再也看不出快樂和悲傷。我想我也終將變成那個麻木的老婦人,因為從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六日到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只有一年零七個月又二十二天的時間,我和賢斌還在走向對方的路上。」

從一九九一年第一次被捕至今,二十七年來,劉賢斌在監獄外的時間不到六年。二十多年來,劉賢斌未曾與妻女一起團圓過年,甚至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楊寬興在〈劉賢斌入獄七年憶〉一文中寫得真切:「在中國,如果你選擇做一個民運分子,會有人歡呼,也會有人辱罵,但是,當你身陷牢獄的時候,全世界終究會因為無可奈何而寂靜下來,所有的苦難與等待,只能由你和你的家人承擔。」

劉賢斌不像劉曉波、高智晟、胡佳等那麼知名,擁有強大的國際影響力,卻在海內外民運界贏得一致讚許。他的中學同學兼多年戰友陳衛分析,「賢斌不是一個理論家,他的政治追求來源於他的良知和常識感,所以他從來沒有豪言壯語。他是用行動來詮釋人生的,所以他是一個走在路上的人,不過他走的道路異常艱難和危險。」正因為劉賢斌默默無聞地做着最具風險的事,所以贏得那麼多人的心。

流亡海外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今年六月寫了一篇〈睡在我心中的兄弟〉,紀念劉賢斌監獄生涯的二十周年,「有時候我想,一個憨厚的人,其實往往是最倔強的人。這樣的人不跟你吵不跟你鬧,也根本說不過你,但是只要他認准了一條路,他一定不會回頭,不管付出什甚麼代價。一個政權,怕的就是這種人。」的確,因劉賢斌被重判而引發的聲勢浩大的「我是劉賢斌」聲援行動,本身已是一場深刻的公民教育運動,足以令中共當權者畏懼。

劉賢斌小檔案
●1968年10月2日生於四川遂寧市,別名劉陳,筆名萬賢明。
●中國民主黨西南籌委會組建人;《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2010年獲「劉曉波寫作勇氣獎」。
●刑期:迄今坐牢逾20年
.積極參與八九民運,1991年4月15日被捕,1992年12月28日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2年6個月,1993年10月刑滿釋放。
.1998年加入「中國人權觀察」,1999年因參與創建中國民主黨四川省黨部被捕,1999年8月6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2008年11月6日獲減刑釋放。
.2008年成為《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之一,2010年6月28日被抄家及刑拘,2011年3月25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0年,刑期至2020年6月27日。
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聚焦鏡

中共權鬥風雲

/文:蔡耀昌(支聯會副主席)
習近平上台五年多以來,被指不斷鞏固權力。去年中共十九大,不僅通過繼續由習出任黨總書記,更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到了今年初全國人大會議,有關「習思想」更進一步加入到《憲法》中,同時在爭議聲中通過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制」。其時,人們均聯想到中國「帝制」重臨,中共「一黨專政」再一次走回頭路變為像毛時代的「一人專政」。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幾個月後,尤其隨著中美貿易戰及就高科技問題等的紛爭不斷激化,使得早幾年中共陸續加強宣傳的所謂「制度自信」以至對習的「個人崇拜」在今年中一下子「急煞車」——不再對外提「中國製造二零二五」、曾一度大鑼大鼓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遲遲不出台,內地不少地方標誌對習「個人崇拜」的畫像不再公開展示,更多人敢於公開批評黨中央以至習近平的施政問題等。在紛亂的六月至七月期間,更有不少「小道消息」指習權力不穩,甚至黨內反對習的力量藉習處理中美貿易戰不當為由,將在七月底召開的「北戴河會議」期間將習推下台;一時間,中共黨內權鬥風雲又再被炒熱。

然而,事情的發展是,近期看到的政治情勢是習近平的權力基本上仍然穩固,甚至新一輪強調維護習近平作為黨中央核心的宣傳工作又再開展(例如今年九月二日《人民日報》頭版,單是習近平三字便出現了四十五次之多)。那麼,中共內部權鬥是否子虛烏有呢?

筆者相信,中共內部權鬥當然存在,而且在缺乏民主、公開制衡制度的中共,權鬥必然無日無之,鬥爭情況也會較我們在外間所知道更為慘烈。只是,如所有事情均簡單的把中共分成兩派,並把他們的力量對比化約為「你強便是我弱」、「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看來是對複雜政治形勢及中共內部專政網絡連繫的誤判。筆者不是中共問題專家,同時也自問並不熟悉中共內部的關係網絡和權鬥內情;筆者只想指出,從經驗看,很多時簡單的二分法並不準確,尤其我們依據這樣的二分法選取「支持誰」及「反對誰」,很可能陷入錯誤的發展方向。

回說近期中共在一些政策宣示方式的可能轉變,亳無疑問與當前中美貿易戰的加劇有關,而過程中亦清晰暴露出近年中共宣傳的「制度自信」缺乏客觀和現實基礎的「大躍進」式吹噓。中國人民如能藉當前面對的挑戰而深刻反思,準確認清自身的不足,並且重新思考「開放改革」、「與世界接軌」、「接納國際社會共有價值」的重要性,相信才是面向未來的重要一步。
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聚焦鏡

超限管制下的內地維權律師

/文:一名維權律師
早在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官方智庫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所長袁鵬在《人民日報》海外版撰文,稱內地維權律師是美國藉以「自下而上」方式干擾中國崛起的五股勢力之首。

三年後,公安部牽頭,同時動員全方位官方媒體開展一場全國性的維權律師打壓行動,民間稱之為「七零九事件」。隨著疾風暴雨的抓捕、集體「失蹤」、電視認罪後,律師業全力管控進入頂層視野,三年以來各類管制措施急速強化和升級。

二零一六年九月,司法部層面發佈兩個管控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的《辦法》。次年一月,中華全國律師協會連續出台兩個行規,全方位對律師執業行為及言論作出全面管控。

司法部《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第四十九條規定:「律師事務所應當建立健全重大疑難案件的請示報告、集體研究和檢查督導制度,規範受理程式,指導監督律師依法辦理重大疑難案件」。第五十條規定:律師事務所應當依法履行管理職責,教育管理本所律師依法、規範承辦業務,加強對本所律師執業活動的監督管理,不得放任、縱容本所律師有「採取煽動、教唆和組織當事人或者其他人員到司法機關或者其他國家機關擾亂公共秩序、危害公共安全的非法手段,聚眾滋事,製造影響,向有關部門施加壓力」等行為。

不僅如此,二零一六年末司法部還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律師協會建設的意見》,指令律協築牢織密律師執業活動監督,修訂相關律師行為規範和處分規則,要求細化行業處分依據,確保各類違法違規行為得到及時有效的懲戒。

全國律協在沒有向會員公開草案的情況下快速通過《律師執業行為規範》(試行)、《律師協會會員違規行為處分規則》(試行)。

該《行為規範》第六條規定:律師應當忠於憲法、法律,恪守律師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律師不得利用律師身份和以律師事務所名義炒作個案,攻擊社會主義制度,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不得利用律師身份煽動、教唆、組織有關利益群體,干擾、破壞正常社會秩序,不得利用律師身份教唆、指使當事人串供、偽造證據,干擾正常司法活動。

該《處分規則》第三十四條規定:影響司法機關依法辦理案件,在多種情況下,可給予中止會員權利六個月以上一年以下的紀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取消會員資格的紀律處分。

司法部、全國律協將管制措施築牢、織密、細化後,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處罰、懲戒維權律師的高潮。不到一年多,山東、雲南、廣東、湖南各省司法廳先後啟動處罰程式,以發表「危害國家安全」言論、擾亂法庭秩序等為由,將祝聖武、王理乾律師、王龍得、隋牧青、文東海、楊金柱律師吊銷律師執業證書,其他因網路言論、法庭秩序已經或面臨行政處罰、行業懲戒的律師還有浙江吳有水、江西謝六生、廣東龐琨、河南姬來松、北京黎雄兵等律師。

維權律師是公民權利的有利延伸,其作為公權力的監督、制約、平衡的角色不容替代,他們在超限管制下的艱難前行表明內地法治之路註定不平坦。
 

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再起西單

不可不知的打壓律師新形勢

/文:余風(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全面依法治國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和重要保障……」習近平在十九大開幕時的發言,共提及十九次「依法治國」。雖然所謂「依法治國」在習近平口中的社會主義新時代,不知葫蘆裏賣甚麼藥。但可以肯定的,是「七零九」大抓捕後中國政府排除異己未有手軟。以「依法治國」為名的制度性打壓,利用吊銷、註銷等一系列行政懲戒作為打壓的延續,並依靠年檢制度控制律師執業權及接案範圍,顯然是未來中國政府對付維權律師的維穩方針。

取消資格——吊銷與註銷律師執業證

二零一六年修訂的《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及《律師執業管理辦法》正是為日後的行政懲戒鋪路。各國對律師都有不同的行為規範,而行政懲戒就是對違規者的處分。但在中國,律師行為規範如今已然變成限制律師權利的工具,如《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第五十條就禁止律師「採取煽動、教唆和組織當事人」到司法機關以聲援等方式向有關部門施加壓力,以此限制律師的言論自由。吊銷、註銷律師執業證的做法,是司法部最常用的手段,不僅直接褫奪當律師的資格,更直接危及他們的生計。

以往都有個別律師因為接手敏感案件而被吊銷執照的例子,不過這兩年卻是以更大規模出現。由二零一七年九月的十九大起至今年七月為止,已經有十六名維權律師及三間律師事務所收到吊銷及註銷執業證的通知,當中過半數與「七零九」案件關係密切。甚至,廣西唯一一所維權律師事務所「百舉鳴律師事務所」,更被南寧司法局在其辦公場所強逼解散,可見打壓力度之大。儘管中國政府對外宣稱召開聽證會,給予律師申辯機會,但聽證程序卻極不公開、不透明,形同虛設。

年檢制度

另一方面,年檢制度也嚴格規限律師的行為和接辦案件的政治敏感程度。年檢一般在每年的四月至五月期間進行,當中分為律師個人年檢,還有律師事務所年檢。不少維權律師為求通過,往往要作出妥協,例如退出已接辦的敏感案件,以及未來不再接敏感案件。若維權律師堅持到底,則可能被評為「不稱職」,甚或無法正常執業。例如廣東省的陳進學、陳科雲及劉正清先是暫緩考核,繼而被評為「不稱職」,令人憂慮會因此減少案件委托,影響生計。

另外,有律師指出,當局會以年檢結果為威脅向律所施壓,逼迫律所解聘「不聽話」的維權律師。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被解聘的律師若在六個月內未被其他律所聘用,執業證就會被註銷。當局正是用此方法令維權律師執業證被註銷,無法正常執業。然而,假如律所不肯就範,司法局還可以吊銷律所的執業資格。

年檢制度主要透過延遲通過、暫緩考核和不予通過等方式限制維權律師執業,從而影響他們的生計。根據已知的資料顯示,截至今年八月二十日,已確認有二十三名維權律師受年檢制度影響而無法正常執業,當中分別有十三名延遲通過、七名暫緩考核或不予通過,以及三名不允許參與年檢。

行政為名的政治打壓

行政懲戒和年檢制度對維權運動帶來打擊。在官方的審查下,維權律師不免面對生計的壓力,使維權案件更難找到代理律師。仍然願意接辦的律師也應接不暇,變相出現有案無人接的情況。同時,中國政府也特意針對新一批維權律師,企圖撲殺反對聲音於萌芽階段。

身在香港的我們,對這些以行政為名的政治打壓定必不會陌生。取消民選議員資格、剝奪候選人參與選舉權利、濫用《社團條例》取締異見政黨等,種種事實擺在眼前,政權將以更狡猾、更虛假,更多看似正當的手段來消滅依然敢於對社會提出疑問的人。在承受打壓方面,原來香港和中國是那麼接近。
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再起西單

全總佳士「工商勾結」剝奪工人結社自由權利

/文:香港職工會聯盟
深圳佳士工人因自發組織工會而爆發的工人抗爭已擾攘超過一個月,但來自國內外的聲援與支持依然不絕。工人個多月來不斷抗爭,希望在現有法律框架下,成立一個由工人自發組織的工會。可惜,事件在中華全國總工會(下稱︰全總,中國唯一合法工會)和佳士管理層聯手打壓的情況下,工人結社自由的權利又再度被出賣。過程中,全總和佳士以極其卑鄙手段合謀取締由工人循合法程序成立的組織,及後更動用龐大的公權力鎮壓自發組織的工人領袖和聲援人士。工潮不但再度引證全總帶頭剝奪中國工人結社自由的權利,過程中更盡顯官方工會和資方勾結的醜態。

本年五月初,深圳佳士科技公司一群工友,因不滿公司不合理的勞動條件和嚴苛的管理政策,向當地人力資源部和區總工會求助,並得到坪山區總工會副主席黃建勛建議他們籌組工會。佳士工友不虞有詐,依法向街道總工會申請成立工會,並取得八十九名同工簽署《申請加入工會意願書》。豈料,全總卻與資方串通,另起爐灶成立工會籌備組,取締由工人自組成立的籌備會,並抹黑工人籌組工會過程,先有資方指控米久平等工人領袖以消防安全名義欺騙同工簽署同意書,後有全總聲稱米久平籌組工會的行為非法,要求米久平寫道歉信和澄清組織工會的行為並非得到區總工會指導。八月一日,龍田街道總工會正式批覆成立工會籌備小組,並由坪山區總工會副主席黃建勛出任小組組長,而副組長則由佳士總裁辦投資項目總監張志英出任,但兩人卻一直是打壓工人代表的主要打手。全總和佳士管理層密謀自組工會,就是要阻止基層工人把持工會的領導權,以杜絕工會日後組織工人爭取改善待遇的後患。

同時,帶頭成立工會的工人代表米久平和劉鵬華等六名工人領袖,先後因組織工會被調職,甚至被開除。不忿於被非法解僱的工人,回廠打算上班時,被資方派出的保安以至警察毆打。工人遂往派出所抗議警方毆打工人,多名示威者更在七月二十日被捕,後於二十一日獲釋。事件在網上瘋傳,得到來自全國的網民和學生廣泛支持。工人持續抗爭,左翼學生團體更組織聲援團,動員全國各地大學生前往深圳支援工人。深圳警方遂於七月二十七日採取行動,拘捕二十九名佳士工人、學生和其他工廠聲援的工人。及後,政府以「尋釁滋事罪」將他們刑事拘留,當中十四人至今未仍獲釋放。八月二十四日清晨,公安部門出動多名防暴警察,到聲援團位於惠州的住處,大規模搜捕聲援團成員,事件中超過五十名佳士工友和學生被捕。

根據《國際勞工公約》第八十七號規定,工人應享有自由組織工會的權利,但中國的《工會法》本身已限制工人只可以成立由中華全國總工會領導下的工會。因此,在無法成立自主工會的法律規範下,中國工人不論在法理和實際層面,均並不享有結社自由的權利。而事實上,中國絕大部分工會領導層,均是透過等額選舉(即是沒有競爭的選舉)由全總和資方欽點。佳士工潮中的工人,就連依法籌組工會的機會也被全總和資方密謀剝奪。而全總和企業之間的互相勾結,更是令人心寒。儘管全總近年多次號稱進行改革協助工人維權,但這次事件再次引證,全總只是不斷地複製同一套維穩模式——出賣工人和公民權利以解決勞資矛盾。但可恨的是,改善工人就業待遇本來就是全總應盡之責。全總在佳士工潮中卻「掉轉槍頭」打壓工人,恰恰突顯中國整個工會制度和工會法的荒謬。
 

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神州內望。

/文:韋斯
新疆關押上百萬維吾爾族人

中共當局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修建大量政治再教育中心,不經任何司法程式隨意抓人,剝奪人身自由,形同監禁,且無明確「服刑 」期限。保守估計被關押人數在百萬以上,主要是維吾爾人,還 有哈薩克和回族人。被關押者包括農 民、工人、大中專院校及中小學生、老師、作家、藝術家 、學者、廳長、局長、村長,甚至一些維吾爾員警等。

被關押在再教育中心者被迫唱紅歌,學漢語,學習習近平思想;更被強迫吃豬肉、喝酒,還要吃一些不知名藥物。再教育 中心亦存在虐待與酷刑。

寧夏強拆違建清真寺惹民憤

寧夏同心縣韋州鎮政府發布清拆通知書,指韋州清真大寺未取得鄉村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築工程施工許可證,屬擅自違建,要求自行拆除,逾期則由官方強拆。另有學者指出,清拆原因涉及該寺獲取境外資金;以及該寺規模巨大,若拆除違建會起到警示作用。事件惹起當地民眾抗議。

黃琦頑疾纏身 母籲出獄治療

中國維權網站「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關押看守所,身體浮腫,肌酐、尿酸仍未達正常標準。二零一零年,黃琦被確診患上一種無法治癒致命疾病,導致腎功受損。他還患上腦積水、心臟病、肺氣腫和肺炎。劉正清律師到看守所會見黃琦,得知家屬在看守所賬上為黃琦存了近二萬元,但不能自由支配,到目前為止只給了他八百元。黃琦母親再次呼籲當局釋放黃琦出獄治療。

德國留學生研究「七零九」被迫離境

北京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德國留學生穆達偉(David Missal),因研究題目涉及「七零九」維權律師抓捕事件及人權問題,關注中國維權律師和「七零九」家屬維權抗爭行動,八月十三日被中國當局拒發新簽證。原定留學計畫還有一年畢業的他被迫中斷學業離開中國。

聲援深圳佳士工會多人被捕

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多名工人七月下旬爭取成立工會,並抗議警方暴力執法,獲各地志願者組成的聲援團支持,其中聲援團成員沈夢雨八月九日被不明身份人士帶走後失聯。十一日,再有一批外地學生到當地聲援及抗議,要求釋放被捕工人和沈夢雨。

民主維權人士衛小兵被斷生計

八月九日,廣東惠州大批公安以消防安全為由,查封四川維權人士衛小兵的衣服工廠,斷了他的收入來源,工人無處上班。衛小兵因去年參與「廣州海祭劉曉波」而遭警方抓捕,被廣州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一個月。

陝西訪民劉順榮死在派出所

鎮安縣訪民劉順榮在米糧鎮做打掃衛生工作,八月七日打掃時被兩員警帶到鎮派出所,關進鄰縣柞水縣看守所,罪名是「在取保候審期間超出縣域繼續上訪」。劉順榮有高血壓等病,當天深夜,看守所將劉順榮送回家。第二天把劉順榮叫到派出所,死在半路上。

曹順利人權團隊反暴政

八月三日,中國曹順利人權團隊部分人權捍衛者第十四次上街呼籲:「解除黨禁報禁、立即釋放全國政治犯,才是真自信!」、「中國是世界上政治犯最多的國家,有政治犯的國家一定存在暴政!」她們抗議當局把追求民主、自由、捍衛人權的守法公民隨意抓捕、判刑、超期羈押、拖延審判、虐待折磨、毆打、強迫失蹤等各種酷刑。

民間統計大陸被判刑、逮捕未判、刑事拘留、強迫失蹤等政治犯、良心犯有七百五十三名,他們更遭受酷刑、虐待及與親人分離的肉體和精神雙重折磨。

民主人士姜野飛、董廣平被判刑

民主維權人士姜野飛、董廣平七月十三日被重慶法院分別處以六年六個月和三年六個月有期徒刑,各處罰金一千元。審判秘密進行。姜野飛、董廣平曾逃亡到泰國,已獲難民身份,後被強行引渡回國。重慶法院判處姜野飛、董廣平顛覆國家政權罪、偷越國境罪。
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檔案速遞:中秋民主燈火行動、誠邀捐款、支聯會之友回條

港支聯通訊 第118期 2018/0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