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支聯通訊 第120期 2019/01

PDF版本

《港支聯通訊》01/2019 第120期

專題:新疆如何成為中共極權統治「實驗區」

目錄

【聚焦鏡】

  1. 被洗腦、被親戚、被轉化……新疆如何成為中共極權統治「實驗區」/青
  2. 無法無天之下的無法無天——評中國社會信用體系/鍾慧敏、傅景華

【民運望遠鏡】

  1. 「六四紀念館」的重置與策展/麥海華
  2. 支聯會二零一八活動回顧/煒煒

【再起西單】

  1. 廣州,請依法辦事、依法治警!/南天一劍
  2. 九年以來的堅持:湖南塵肺工人家屬深圳抗議 遭公安暴力鎮壓/香港職工會聯盟
  3. 神州內望/韋斯

【檔案速遞】

  1. 支聯會的三十而立/蔡耀昌
  2. 「六四」三十周年悼念活動


【編者的話】

/文:麥海華

近期,中共在新疆將過百萬維吾爾族人關進所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接受強迫再教育;並且安排大量漢族人入住維族家庭,進行洗腦、同化、監視、隔離等文化入侵行為,實有將新疆變成人間煉獄的危機。

共產黨以維護工人權益起家,但工人的人身安全和保障,往往得不到應有的重視,工人鍥而不捨的抗爭,是維護自身權益的必要手段。但湖南塵肺工人家屬的長期抗爭,卻遭公安多番粗暴阻撓,及有關部門的拖延,至今仍未解決。

廣州女律師孫世華替弱勢群體依法申訴,不獲受理之餘,更遭公安以無所不用其極的非法手段欺凌、威嚇,反映大陸對執法人員的放緃和無視人權的劣跡,更加突顯出所謂依法治國的虛妄。

中共政權並非利用高新科技改善人民生活,而是以全國各地佈置了的天眼和蒐集到的資訊,為國人進行信用評級,為人民製造不必要的標籤或限制,亦為政府羅織罪名、和不法分子進行網絡欺詐,製造機會。普羅大眾又如何保護自己,不受侵害,個人私隱如何得以維護,而對這種高度控制的國家行為,法律應如何約束及限制,這是對中國人權保障的重要挑戰!

「六四紀念館」的重置和策展,為關心中國民主發展狀況提供一個反思的空間。紀念館計劃在四月中開館,誠邀參觀。

↑↑回上↑↑



【聚焦鏡】

被洗腦、被親戚、被轉化……新疆如何成為中共極權統治「實驗區」

/文:青

在中國大陸,「被XX」是一個神奇的百搭詞,除了被失蹤、被自殺、被認罪……原來還可以「被親戚」!新疆維吾爾族正經歷一場由外至內的文化入侵和毁滅。中共以反恐為名,運用一切手段消除維族的身分認同,除了將數以百萬計的維族人關進「再教育營」(官方稱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接受洗腦工程;百萬中共幹部更透過「結對認親」入住維族家庭,實行無孔不入的監視和轉化工作,令他們連最後的避難空間也失去。

試想像,忽然幾個不同種族的陌生人(不論是歐美還是南亞裔)不請自來,闖入你的生活,與你同吃同睡,要你放棄原有的文化習俗跟隨對方那一套,你能接受嗎?

據《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這項「結對認親」運動早於二零一四年開始,那些進入偏遠維族村落的「漢族親戚」會幫村民制訂時間表:每天早上舉行升旗禮、唱國歌;晚上參加習近平「新中國」願景課程;其餘時間則是「文化課程」,學習用普通話交談,觀看經批准的電視節目、練習書法、唱「紅歌」等。他們會持續觀察村民並做筆記,評估他們對中共的忠誠度,以及對伊斯蘭教的信仰是否有「極端」跡象,所謂「極端」包括是否用阿拉伯語跟鄰居打招呼、是否在周五祈禱、裙子是否太長等。這些「漢族親戚」還鼓勵村民之間互相舉報,在評估後會向上級建議,決定哪些維族人被送入營地。

再想像,有一天,你突然從熟悉的生活環境被帶到一個嚴密監控、封閉的營房,日以繼夜接受思想改造,並被迫從事廉價勞動,你會屈服嗎?

人權組織「人權觀察」訪問五十八名新疆前居民(包括五名曾被拘押人員和三十八位在押人員家屬),於二零一八年九月九日發佈《「去除思想上的病毒」: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行動》報告,顯示新疆每個行政級別都設有再教育營,被關押的人並沒有經過法律程序,他們在營內要學習普通話、看中共宣傳片並撰寫感想、參加自我批評等活動。一名受訪者表示,曾因為吃飯前拒絕感謝習近平及共產黨,被單獨囚禁、不准飲食,罰站二十四小時。

而據人權網站《寒冬》發表的影片,可見再教育營根本是座大監獄。營內每間房都設有雙重鐵閘,門外設密碼鎖,每個角落包括廁所都被閉路電視監控,牆上印有大量口號如「讓學國語成為一種習慣」、「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鬥」。這類監獄型建築物群迅速擴大,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去年探訪達坂城,比照衛星圖片,發現不到三年,在塵土飛揚的沙漠已矗立起一片巨型營房,外牆綿延兩公里,而這僅是遍布新疆的其中一個營地。

隨著拘留人數激增,建造和營運再教育營的成本不斷上升,當局於是將營房與工廠聯繫起來。根據官方的商業登記資料,至少有幾家公司在再教育營的地址註冊,包括印刷廠、麵條加工廠、服裝紡織廠,被拘留者除了接受思想教育,還要強制勞動,猶如新版「勞動教養」制度;勞教因違反法理、侵害人權,已於二零一三年被正式廢除。

中共在新疆進行的另類「種族清洗」

洗腦
.逾百萬維吾爾族人被關進「再教育營」,在營中被灌輸愛國愛黨思想;營房猶如監獄,房間被重重鐵閘包圍,每個角落都有閉路電視。
.對非維族人進行思想工作,令他們認同當局的舉措是出於反恐需要,維族人是在接受「治療」,不知道或不相信再教育營是中國特有的集中營。

轉化
.中共幹部通過「結對認親」大規模進駐維族家庭,改變他們的生活模式,伊斯蘭宗教活動基本上被禁止。
.明知穆斯林不接觸豬,卻在新疆興建大型養豬場,強迫當地人吃豬肉;新疆北部的哈薩克族穆斯林學生因抗議校方迫吃豬肉,數百人被抓。

勞役
「再教育營」的被拘留者被迫到黑工廠從事廉價甚至無薪工作,以應付建造和營運「再教育營」所需費用。

隔離
.大規模拘禁破壞了維族家庭,令小孩與父母分開。政府擴建寄宿學校監護被拘留者的孩子,藉此減少維吾爾文化對兒童的影響。
.通過逼迫穆斯林離婚,以切斷他們與海外親友的聯繫,阻止海外親友為身陷囹圄的穆斯林求助。
.大規模收回維族的護照,令他們難以出境;即使在中國境內也難以自由出行,維族在外省投宿,會被要求入住指定賓館,受到嚴密監控。

監控
強制收集所有12至65歲新疆居民的生物特徵,包括DNA、聲紋、虹膜等,透過大數據評核居民對黨的忠誠度;每隔100米至200米有警員站崗,監察居民行動,每戶門外有二維碼(QRcode)讓警員即時讀取住戶資料。

中共在新疆的一系列侵害人權行為引起國際高度關注,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CERD)形容新疆是「無人權地區」,十五個西方國家駐華大使聯名致函新疆書記陳全國,要求他解釋侵犯人權問題。中國政府則辯稱這些舉動是為了維護治安,讓維族人學習技能融入社會;官媒並發布宣傳片,安排「學員」對着鏡頭懺悔:「如果不來這裏的話,後果不敢想像,可能我就會跟隨那些宗教極端分子走上犯罪道路,黨和政府及時發現了我,救了我……」與早前一再上演的異議人士「電視認罪騷」如出一轍。

如果中共的說詞站得住腳,為何不開放營區讓聯合國人員、外國大使探訪?為何傳媒不能自由地在新疆採訪?為何那麼多旅居海外的維吾爾族無法得知家鄉親人的消息?

更令人擔憂的是,在中共日益高壓的管治方針下,新疆不會是個特例,而是一個先例。現時新疆已成為「高科技控制的實驗場」,所有人都暴露在天羅地網的監控中,先進的人臉辨識系統結合身分證件,令人們的一舉一動無所遁形。民權活動人士認為,從新疆的監控情況可以窺見未來全中國的監控形勢。事實上,全國各地官員包括香港保安局,在過去一年紛紛到新疆考察、取經,新疆的打壓措施正在多地蔓延,甘肅和青海的清真寺很多都已安裝監控鏡頭。中國法律專家明克勝(Carl Minzner)認為,中國當局會逐步針對一個又一個他們認為有問題的群體,包括基督教社區和香港的社運人士。

↑↑回上↑↑


無法無天之下的無法無天—— 評中國社會信用體系

/文:鍾慧敏、傅景華﹙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

一個被形容為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無死角式的信用計分制,主宰近十四億中國人的生計,在二零一八年多次被西方媒體描繪為近乎歐威爾筆下「一九八四」式極權控制:蘇州有「桂花分」,杭州有「惠信分」、山東有「海貝分」。中國政府計劃二零二零年全面執行的社會信用制,計分制透過大數據追蹤個人的商業和社會行為,還燒到生活和網上言行層面。習近平以「一處失信,處處受限」一聲令下撐著社會信用制,但實情是建造了一個全民信用大數據庫,超越法律權限的賞罰機制,更有效實行「老大哥」式監控每個人的行為、言論和思想自由。

評分標準不一 各處鄉村各處例

社會信用制現時在各省市試行,評分標準不一,賞罰方法層出不窮。在山東,有退休大媽做義工儲分,然後換取免押金租用政府供應的共享單車;同時,卻有狗主因管理寵物犬不善,狗隻被沒收。在貴州省清鎮市,官方用了一千項指標評價市民,包括同齡人評價和社區監視。別說犯罪案底、違約逃稅等項目可被扣分,細項如欠交水電費、不贍養家中老人也會放入評估系統。一般人稍不慎就會被扣分,嚴重者更會喪失社會救助權利或某些牌照資格。

社會信用制同時引入私營企業成為評級單位。今年掛牌的「百行徵信」更是打通芝麻信用、騰訊徵信等八家私營企業巨頭的聯合徵信平台,很快,淘寶、天貓、支付寶交易和微信媒體記錄,都放進同一大數據庫來計算一個人的信用。而在山東榮成市,當局已把官方、私營企業和其他組織的信用數據庫結合成一個信用體。每個人的生活細節將被無盡的公私單位審查、計算,完全沒有私隱可言。將個人資料在公眾和私人領域毫無限制地傳送和使用,只能在一個沒有私隱概念的國度才會出現。

失信黑名單如遊街示眾

聽起來刺耳的失信黑名單,遍佈網絡平台。據微信公眾號《人民網輿情數據中心》報道,從二零一三年十月至二零一八年五月,全國法院已有一千萬個涉及個人或公司的失信個案。現在,任何人隨手在社交平台搜索,都可找到地方法院在微博公開失信者全名、性別、詳細住址、身份證號碼(刪去四個數字)、彩色大頭照和失信項目。二零一八年十月初,廣東英德市人民法院出「絕招」,將三十九名失信人名單發送到該市十九萬名市民的手機微信朋友圈,惟恐街坊不知哪家有失信者,是數碼版的文革式遊街示眾。其後,該法院還在微信公眾號介紹其如何運用大數據,計算地理位置、人口屬性等條件,成功向失信者的家人和朋友定點發出黑名單,數日內有一萬五千人點閱。

個人手機變成言論失信罪證

根據官方說法,網絡欺詐、造謠傳謠、侵害他人合法權益和破壞網絡空間秩序等都是網絡失信行為;近年電子商貿、新媒體、社交、公益等平台正是滋生「惡劣的社會輿論」的失信重災區。言下之意,名副其實在微信朋友圈惡意造謠也違規。而最令人擔憂的,是政府可以藉著所謂的大數據社會信用體系,超越《憲法》和法律規定,限制個人自由和自主利益,包括網上言論和公眾示威等權利。

何謂官方所指的破壞網絡空間秩序?中國從不缺例子。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中國網信辦一夜間封鎖九千八百多個自媒體帳號,並明確指出這些自媒體「傳播政治有害資訊」、「詆毀英雄人物、抹黑國家形象」、「傳播虛假資訊」和「擾亂正常社會秩序」,這些理由顯然都跟言論審查掛勾。據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微信視野」(WeChat scope)的紀錄,這批被封號的微信自媒體不乏政府一向的「眼中釘」,包括有影響力的民營媒體、公益組織、平權組織和時事評論作者。而公眾號因「違規」被刪文章或封號,通常都與內容涉及敏感題目有關(不論反對還是支持政府),這次大規模滅聲只是打擊言論自由的藉口。

雖然二零一八年未見網絡違規轉化為社會信用制扣分的第一例,但不難看見官方從線上到現實中步步打壓言論自由。當管治者在現行法律下未能滿足其對言論審查的慾望,社會信用制將會是管治者輕易用上的懲罰工具。所謂的「一處失信,處處受限」,有機會變成言論思想自由的封鎖線。

↑↑回上↑↑


【民運望遠鏡】

「六四紀念館」的重置與策展

/文:麥海華﹙「六四紀念館」管理委員會主席﹚

「六四紀念館」經過兩年與社區文化發展中心在石硤尾創意藝術中心合辦展覽後,今年,隨著支聯會決定在旺角購置一個單位作為會址,並重置中國民主運動資料中心後,「六四紀念館」將可再次在自置物業舉辦有關八九民運的展覽。我們計劃於四月中開始展出。

策展小組已召開多次會議,討論今年展出的主題、內容和展品。今年是八九民運三十周年,保留當年發生的事情和場景,讓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能了解真相,實屬必要;當年,港人的參與和投入之深,也是不可忽視的。而港人的堅持不單只是堅持公義、拒絕遺忘,而是緊密扣連起我們的現實處境和未來前途。因此,國內「六四」後對異見人士的追捕、打壓和嚴懲,以至對維權人士的鎮壓和對維權律師的抓捕判刑,及對教會的箝制和對少數民族的大規模鎮壓,甚至連民間組織亦嚴加管制,絕對是對人民基本權利和自由的侵犯和打擊。

支聯會隨著形勢的發展對這些問題持續關注,是維謢港人權益應有之義。劉曉波等所提倡的《零八憲章》運動,標誌著人民爭取憲政改革,將政府規限於《憲法》之下來辦事、受到《憲法》和法律約束;抵抗人治和無法無天的強權暴政,維護人民的基本權利,不受任意的粗暴打擊和鎮壓,這是一條連共產黨在野時也高聲吶喊的訴求,只是當權者卻反過來鎮壓人民。

我們身處於較自由和人權有一定保障的社會,最近政府對言論自由及集會抗爭權利也在收緊,因此我們的堅持是必要的。我們對國內事態發展的關切,也是有現實需要的。作為堅持了三十年的運動參與者,我們心中定必有所盼望和追求,這就是對人權價值的堅持和對民主制度、法治社會的盼望。

四十年改革開放帶來的經濟成就,令人民生活改善,但也帶來貧富懸殊和人民對生活質素的更高要求。他們不再滿足於僅只糊口的生活,而是更講求選擇權和對生命價值的追求,這是不可抗拒的。因此,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必然提到議事日程上,約束強權政府的違法濫權,要求政府的公權力受法制制衡是必然的。如果民眾的合理權益不能保障,更激進的行動無可避免,正如孫中山先生所言:民主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當然,在一黨專政下,一言堂的局面是不會自動消失,有賴人民意識覺醒和長期的民主教育。因此,香港對中國的貢獻在於能作多元文化交流、人民質素的提升、積極維護人權自由的觀念和敢於抗爭的傳統、獨立的司法制度也是抵禦暴政的重要條件。這些人民質素和社會條件是對將來建立憲政民主的重要元素,有待我們深耕細作。這也是我們三十年來面對中國政治發展而仍然懷有希望的基礎。我們期望在「六四」三十周年的歷史時刻,能對歷史事件如實報道,展示港人的角色及至今的堅持,並梳理國內及國外的形勢發展,表達人權法治的重要和爭取憲政民主的方向。

「堅持到底,就是勝利!」謹以司徒華先生的說話互勉。

↑↑回上↑↑


支聯會二零一八活動回顧

/文:煒煒

「六四」屠殺二十九周年,支聯會以「 悼六四!抗威權!」為主題,悼念活動包括:

・ 「毋忘六四」二十九周年三大活動
一如以往在「六四」前舉辦三大活動:四月五日清明節獻花、四月十五日「毋忘六四」二十九周年長跑 ,以及五月二十日民主風箏行動。

・ 「習近平專政下『新時代』的分析」系列講座
「六四」前連續四個星期五舉辦的系列講座,嘉賓從政治、經濟、社會和國際關係四方面分析習近平專政下的「新時代」。

・ 愛國民主大遊行
五月二十七日,在「六四」前的周日舉辦「愛國民主大遊行」,於灣仔修頓球場出發遊行至西區中聯辦抗議,約一千一百人參與。

・「六四」二十九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六月四日晚上八時,在維園足球場舉行「『六四』二十九周年燭光悼念集會」,約十一萬五千人出席。

悼念劉曉波 還劉霞自由
劉曉波二零一七年七月病逝獄中,其妻劉霞二零一零年以來一直被軟禁。支聯會發起「釋放劉霞」全球聯署行動,呼籲各地民眾致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要求釋放劉霞。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劉霞終能出國,支聯會祝願劉霞平安,更希望劉霞家人能自由出國探望。

支聯會於七月十三日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辦「悼念劉曉波逝世一周年」追思會,內容包括播放短片、講話和獻唱,以及聲援因悼念劉曉波被打壓人士。

臨時「六四紀念館」

.年宵迷你「六四紀念館」 專題展
維園年宵攤位佈置成迷你「六四紀念館」,主題是「民主女神的前世今生」,更邀請年青人製作不同造型的迷你民主像紀念品,替「六四紀念館」籌募擴館經費。

・「六四紀念館」專題展
四月二十日至六月十日,支聯會繼續與社區文化發展中心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合辦「六四紀念館」專題展,主題是「『六四』解碼──改革開放四十年與『六四』」,更獲多個藝術團體和藝術家支持,借出作品展出及合辦多個延伸活動。

・出席聯合國普遍定期審議前期會議
二零一八年初,支聯會聯同多個團體,就中國在聯合國第三次普遍定期審議共同提交一份報告予聯合國,主席何俊仁更於十月初到瑞士日內瓦出席審議的前期會議,表達支聯會的訴求,包括立即釋放所有被捕異見人士,停止迫害維權人士及平反八九民運。

・重開「六四紀念館」
過去數月,支聯會為籌備二零一九年「六四」三十周年紀念,已密鑼緊鼓展開工作。此外,我們已鎖定目標購置物業重開「六四紀念館」,懇請市民踴躍捐款和參觀支持。

・聲援長期被監禁的政治犯
中國不少異見及維權人士仍身陷牢獄,部分良心犯更被囚禁至少二十年。二零一八年支聯會重點關注秦永敏、劉賢斌、胡石根和陳西幾位長期被監禁的政治犯,以及黃琦、王全璋及甄江華等。

・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
支聯會於九月二十三日往中聯辦送月餅,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回家團聚;並於九月二十四日晚上八時,在尖沙咀鐘樓旁舉行「中秋民主燈火晚會」,以大型燈籠擺設、展覽、猜燈謎及簽慰問卡等形式,祝願獄中異見人士平安回家與親人團聚。

↑↑回上↑↑


【再起西單】

廣州,請依法辦事、依法治警!

/文:南天一劍(國內維權律師)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廣州女律師孫世華因代理弱勢群體(訪民)案件赴廣州市公安局荔灣區華林派出所。

因郵寄取保申請之需,要求身著便裝的經辦男性警察告知其姓名、警號,不料卻遭其誣陷「襲警」,隨即暴起攻擊孫世華,以肘鎖喉,繼而扼頸致孫世華短暫失憶。警方又以懷疑吸毒和藏有凶器為藉口,非法強制孫世華驗尿、脫衣至一絲不掛。

人身傷害的同時,還要人格侮辱。更令人髮指的是,荔灣警方還意圖對孫世華律師逮捕、判刑,懲罰其代理訪民案的同時,掩蓋警方罪行。幸得網上及時聲援,孫世華被非法拘禁、訊問總計約七小時後獲釋。

案件引起國際、國內廣泛關注後,荔灣警方卻置洶湧的輿論質疑於不顧,堅拒公開案發現場的監控視頻,又於十月十五日悍然抓捕孫世華案的目擊證人張五洲(女)、梁頌基。十一月十八日,荔灣警方又公然對孫世華律師下達行政處罰決定(警告),掩蓋警方暴行,以逃避上級部門問責。

案發至今,孫世華律師向廣州市、廣東省、中華律協遞交書面報告和幫助維權的請求,同時採取一系列法律行動來維護自己的權利和尊嚴:

一·申請荔灣警方信息公開,公開現場監控視頻和涉案警察姓名、訊問筆錄等信息。
二·向荔灣區政府提起行政覆議,請求確認警方對其抓捕、脫衣檢查等行為非法。
三·兩次向專司行政訴訟的廣州鐵路運輸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確認荔灣警方對其抓捕和行政處罰非法。
四·向廣州市、廣東省及國家監察委報案控告。
五·向廣州市檢察院提起刑事控告。

然而,除廣州市監察委受理報案,其他法律行動均受阻,無法進入正常受理程序。同時,有關部門官員竟拙劣地宣稱孫世華案與境外敵對勢力有關,以此為警察罪行開脫;廣州市司法局、律協在有關部門的授意下,不斷對孫世華律師進行職業威脅;孫世華的代理律師也收到當地司法行政部門不得曝光案情的警告;關注、評論孫世華案的律師不斷被相關部門施壓;網上有關孫世華案的評論、報導不斷被刪除,連《財新網》和北大張千帆教授的報導、評論也不能倖免;更惡劣的是,廣州警方不斷透過各種渠道對孫世華的丈夫隋牧青發出人身威脅。

目前,孫世華及其代理律師頂住巨大壓力,仍在繼續推進法律行動。

據說廣州正進行創建文明城市活動,這無疑是一件好事。但,法治文明闕如,文明城市的稱號不過是自欺欺人的皇帝新裝。創建文明城市,請從依法辦事、依法治警始!

↑↑回上↑↑


九年以來的堅持:湖南塵肺工人家屬深圳抗議遭公安暴力鎮壓

/文:香港職工會聯盟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過百名湖南塵肺病工人和家屬在深圳市社保局人才園抗議,要求深圳市政府解決他們的職業病賠償問題。不過,相關訴求並沒有得到當局重視,反而一直拖延,引起工人不滿,觸發集體抗議。這場持續九年的抗爭,似乎仍然未能解決。

這批來自湖南的塵肺工人,以前曾於深圳從事風鑽爆破的工作,可是僱主根本沒有為工人提供合適的防護措施,因此工人在工作數年後,就因身體出現問題而離開,返回湖南。隨著日子過去,工人的身體愈來愈差,前往醫院求醫時,才發現自己患上塵肺病。但由於診斷來得太遲,有不少工人已經患上第三期塵肺病,有的甚至已因病去世,家人更要背負大額醫療費用。工人沒有文件證明曾於深圳工作,當時的僱主又沒有為工人購買勞保,因此工人在職業病鑒定和醫療費用的承擔上面對重重困難。家人的生活和生命都得不到保障下,他們於二零零九年開始集體維權和上訪。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八年九月,他們曾先後到深圳上訪六次,要求政府就醫療和家屬生活方面提供支援及賠償。

二零一八年九月,逾二百名工人由湖南前往深圳上訪,獲政府承諾會加快處理有就業紀錄的二百二十七名工人的賠償,而無法提供工作證明的工人也可獲酌情處理。但在十一月六日,百多名工人到深圳市政府,要求政府兌現承諾時,卻未有獲得正面回應,引發更多工人和家屬由湖南前往深圳維權,並在深圳市社保局人才園的辦公大廳內留宿。

十一月七日,逾三百名工人和家屬由人才園遊行至深圳市政府門外靜坐抗議,希望與相關部門的領導就患病工人的醫療和賠償談判。但警察於當晚以武力鎮壓靜坐的工人和家屬,又動用催淚彈和辣椒水驅散示威人士,令多名塵肺工人因呼吸困難送院,亦有不少示威人士因受傷入院。當晚有數十名工人在警察的打壓後企跳,最終逼使政府同意派人與工人和家屬談判,工人和家屬才返回人才園繼續留守。

十一月八日,工人和家屬派代表與政府談判,工人提議不論是否確立勞動關係,按病情輕重分級賠償,但被拒絕。政府代表提議每名因塵肺病死亡的工人家屬可獲得二十萬元賠償,而無法確立勞動關係的工人則按病情分別賠償十二萬、十七萬或二十二萬元。不過工人拒絕,工人認為賠償方案是對他們性命的侮辱。

十一月十三日,公安再次清場,強逼所有靜坐工人和家屬坐上旅遊車離開。政府派人於車上向患病工人和家屬派發二千元生活津貼,又向患病工人派發二千元醫療津貼,並且承諾於一個月內提出新方案。工人表示會於新方案出台後,再研究下一步行動。

這批工人長達九年的抗爭,明顯反映這些外判工人根本得不到勞動法例的保障,而深圳市政府和資方更是一直卸責,令這些付出血和汗建設深圳的湖南工人,一直得不到合理賠償和支援。在僱主無意負責的情況下,深圳市政府更應挺身而出,承擔這些塵肺病工人和家屬的醫療和生活開支,並且追究僱主職安保障不足的責任。

↑↑回上↑↑


【神州內望】

/文:韋斯

杭州區法院為冤假錯案護航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江蘇無錫維權人士周小鳳收到浙江杭州江幹區法院的行政判決,發現該法院在訴司法局對司法鑒定機構行政管理中,完全為冤假錯案保駕護航,不惜以顛倒黑白來自賤司法公信而公然枉法裁判特徵。

浙江迪安司法鑒定中心違反法定程序接受無錫公安局惠山區分局委託,為無錫當局構陷人權捍衛者沈愛斌、維權人士周小鳳、朱丙泉等人,提供虛假鑒定意見書,從而製造轟動國內外的二零一六年「四.十三」大抓捕、及後無錫惠山區法院根據虛假鑒定意見書,對沈愛斌判刑,周小鳳、朱丙泉批捕。

成都拘禁逾百家庭教會信眾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日,成都警方拘捕家庭教會秋雨聖約教會主任牧師王怡,並從教會會址或家中拘禁逾百名信眾,以及充公和查封教會的物業,註銷教會微博帳號,要求信眾簽署承諾書,答應不再到教會。

十二月十六日,儘管會堂被取締且有專人層層把守,天氣寒冷,會眾們選擇戶外敬拜。敬拜儀式很快被警察驅離,會眾以行走禱告方式繼續他們的主日崇拜。

十二月十七日,警方仍繼續對十九人採取強制措施。其中,王怡牧師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李英強、黃雅玲、李子虎、王飛兄弟被控「尋釁滋事罪」;覃德富、葛迎鋒執事、呂金衡、付禮俊、李曉鳳被控「非法經營罪」;王怡牧師妻子蔣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去年初,該教會發起抗議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的請願信,並獲得全國逾四百名牧師簽署,結果被成都當局打壓和迫害。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王亞秋表示,秋雨聖約教會被關閉是中國政府無休止侵犯宗教自由的典型例子,反諷政府「尊重宗教信仰」的主張。

「七零九案」維權律師家屬剃髮抗議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七零九大抓捕」中被捕三年多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聯同其他維權律師家屬公開剃髮,抗議法院「無法」,要求盡快交代王全璋案,無罪釋放。

異見詩人孟浪在港病逝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中國異見詩人、主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紀念詩集的孟浪,因肺癌末期在香港病逝,終年五十七歲。

孟浪原名孟俊良,祖籍浙江紹興,是八、九十年代中國知名現代詩人,曾在美國和香港居住多年,關注中國人權及思想自由議題,二零零一年與海外中國作家發起成立「中國獨立作家筆會」。孟浪曾任香港晨鐘書局總編輯,聲援二零一四年「雨傘運動」。

江蘇洋河酒廠數百女工罷工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江蘇洋河酒廠宣佈,十二月份工資會比往月減少近五百元。工人認為廠方的做法無理,一是工人的工作量並沒有減少,二是在生產和銷售旺季少發工資毫無道理。十五日,上千名女工開始罷工,並在徐淮大道上遊行。女工與警方發生衝突,警員噴射辣椒水,但工人堅持罷工。十六日,廠方負責人宣佈每人每月平均增加工資一千元後,工人歡呼勝利,結束罷工和遊行。

↑↑回上↑↑


【檔案速遞】

支聯會的三十而立

/文:蔡耀昌(支聯會副主席)

三十年,大體上已過了不止一代人的歲月。三十年歲月即將過去,八九民運仍未平反,「六四」屠殺的真相追查和責任追究仍無從說起;香港在過去三十年間一直是「拒絕遺忘、堅持追究屠殺責任」的前哨陣地,但那麼多年下來,有何成果?為何仍要堅持呢?這些疑問或質疑,確實愈來愈有現實意義。

三十年了,爭取的目標無疑並不成功;但那麼多年仍舊每年有上萬以至十萬香港人站出來表達「毋忘六四」,而且每年維園「六四燭光集會」一直是全世界最多人參與的相關群眾運動,我們相信,這已是持續性地對屠夫政權的當頭棒喝。我們一直認為,「六四燭光集會」既是悼念,也是抗爭。在「六四」屠殺後一周年的悼念中,當年的主題口號是「不想回憶,未敢忘記」;確乎,守護歷史真相,不讓當權者扭曲,繼續燃點對公義的希望,正是過去三十年香港人所能盡的責任。從另一角度看,如沒有香港人的堅持悼念及要求追究責任,「六四」可能真的已成為歷史名詞,不單內地成長的新一代不知道有八九民運及「六四」屠殺,連香港新一代可能更不關心。

支聯會於「六四」三十周年的主題口號是「人民不會忘記——平反六四、公義必勝」。我們深信,「人民不會忘記」是對過去三十年香港人走過的道路的最有力總結;而只有堅持真相、真理,才能令我們有機會看到公義的到臨。

支聯會從一九八九年成立那刻起,一直是立根香港的民間組織;支聯會過往近三十年持續的抗爭與動員,均是香港社會運動的一部分。過往三十年,香港經歷「九七回歸」,我們也曾於二零零三年整個社會動員起來成功阻止《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但近年中共政權對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權等方面的打壓日趨嚴重,現時香港無論是民主運動以至社會運動均處於迷茫期,確需要更多的總結、反思、討論與重建共識。支聯會相信,現在也是總結過往三十年支運得失的時刻,並應在總結經驗的前提下再踏出堅實的腳步。為此,於今年「六四」前,支聯會一方面聯同其他團體舉辦總結海內外經驗的「六四研討會」,另方面亦會透過整理過往資料及分析討論,總結我們的工作並訂定未來路向。

已經不記得是誰說的話:「人類的歷史,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回望過往三十年香港人走過的支運路,這說法無疑十分深刻和到位。

人民不會忘記!

↑↑回上↑↑


人民不會忘記—平反六四.公義必勝

「六四」三十周年悼念活動

  1. 2019年4月5日(五)「清明節獻花」
  2. 2019年4月14日(日)「毋忘六四」三十周年長跑
  3. 2019年5月份「巡迴各區宣傳」
  4. 2019年5月3-31日(逢星期五)「認識中國」系列講座
  5. 2019年5月4日(六)洗刷「國殤之柱」
  6. 2019年5月5日(日)「民主風箏行動」
  7. 2019年5月18、19日(六、日)「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中國民主運動的價值更新與路徑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
  8. 2019年5月24日(五)和6月4日(二)「平反六四」聯署廣告
  9. 2019年5月26日(日)「愛國民主大遊行
  10. 2019年6月4日(二)「六四」三十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回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