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1. 「六四紀念館」前景/麥海華
  • 民運望遠鏡:「六四」二十七周年
  1. 「六四」二十七周年悼念活動主題/鄒幸彤
  2. 申請「六四」事件成為聯合國「世界記憶名錄」/鄧光照
  • 民運望遠鏡:支聯會2015年活動回顧
  1. 支聯會2015年活動回顧/練柏朗
  • 再起西單
  1. 失蹤的李波,引爆「一國兩制」風波/蔡耀昌
  2. 神州內望/韋斯


編者的話

文:盧偉明

繼元旦日出席「紀念花園追思華叔」活動及一月二日「永遠懷念司徒華先生」五周年追思會後,支聯會旋即投入保障港人自由的工作,於一月十日發起遊行,與香港人一起關注銅鑼灣書店五人先後「被失蹤」,抗議政治綁架,捍衛一國兩制。副主席蔡耀昌為此撰文,剖析事件背景及其對「一國兩制」的衝擊。

另一方面,支聯會即將展開「六四」二十七周年悼念活動,本年度的主題是:「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副主席鄒幸彤講解本年度的主題時指出:「平反六四」是支聯會一直的堅持,「停止濫捕」是當下最緊急的呼籲,「結束專政」才能解決問題的根源,「力爭民主」是中港兩地共同的出路,並期望港人放下狹隘的地域思想,繼續聲援及支持內地的抗爭者。

最後要講的是「六四紀念館」的前景。管理委員會主席麥海華指出,除了法律訴訟的風險外,「六四紀念館」長期遭到業主立案法團及管理公司多方面的滋擾。經常委會討論及會員大會決議通過,支聯會將出售有關物業,並重新覓地重建「六四紀念館」,推動中國的民主教育。在此,希望讀者能夠繼續捐款支持「六四紀念館」的重建及擴館工作。

編者的話/盧偉明 | 「六四紀念館」前景/麥海華 -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六四紀念館」前景

文:麥海華(「六四紀念館」管理委員會主席)

支聯會於二零一三年底以九百七十六萬元購得位於尖沙咀柯士甸路三號富好中心五樓的單位作永久「六四紀念館」之用,並於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正式對外開放。但其後,面對業主立案法團多方面的滋擾,如強行登記參觀者姓名及身份證號碼、限制參觀人數、投訴人多使用升降機造成負荷,影響其他業戶,又指記者到大廈其他樓層採訪,造成騷擾等等。

及後,更於法團會議通過,聘請律師代表法團,控告支聯會在大廈開設非「辦公室及輔助設施」所容許的用途,設立紀念館式的展覽場地,違反大廈公契及入伙紙所容許相關樓層的指定用途,並由法團主席巢國超全數支付訴訟費用。

法團最終聘請收費不菲的馮華健資深大律師進行訴訟。法團指控「六四紀念館」違反土地契約和入伙紙的土地用途,並對大廈其他業戶造成滋擾。其後更指紀念館屬公共娛樂場所,必需申請牌照及受消防安全條例監管。考慮到大廈的走火樓梯不能滿足娛樂場所防火條例的要求,而且自紀念館營運以來,經常受到法團及管理處滋擾,經支聯會常委會討論及在會員大會上決議通過,透過律師與對方和解,以結束這場官司。之後,支聯會會出售有關物業,並重新覓地重建「六四紀念館」。

在這年半多以來,「六四紀念館」共接待了二萬多名參觀者,估計其中三分一是國內同胞。紀念館的展覽除了以圖片、文字、錄影及網上媒體介紹胡耀邦逝世至「六四」屠殺的八九民運歷史,以地圖顯示「六四」死難者遇害地點,以至香港及海內外華人及其他人士對事件的譴責和批評。今年,我們更在展覽館展出死傷者的遺物和個人資料,以證事件的發生和無辜受害者的情況。我們先後以專輯形式介紹胡耀邦及趙紫陽的生平事蹟及言行,以指出在八十年代有一段相對開明寬鬆的政治環境,只是遭逢「六四」鎮壓,以至中國錯過了一次邁向民主的和平變革的機會。

作為歷史的見證,「六四紀念館」有責任保存、整理有關八九民運的相關資料,更重要的是能將其歷史背景、脈絡加以分析整理,以揭示事件對後來發展的啟蒙與影響,畢竟,歷史有其發展規律,民主乃是繼承前人足跡而向前的。我們有責任總結國內民眾及知識界如劉曉波等的要求走向憲政民主的道路。推動中國的民主教育將會是「六四紀念館」的發展方向。

(編者按:「六四紀念館」將於二月一日至四月十四日休館,四月十五日(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逝世二十七周年)重新開放。)



「六四」廿七周年悼念主題: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

文:鄒幸彤(支聯會副主席)

二零一五年,中國公民社會進入了冰河時期。

人權律師遭遇了前所未見的大抓捕、多間非政府組織被關閉、工作人員被清洗、書商以至孩子都遭到跨境追捕、教堂十字架遭大規模清拆、支持「雨傘運動」的人士陸續被判刑、央視的未審先判成為了常態、出獄律師被帶上定位儀、《國家安全法》、《反恐怖主義法》、《網路安全法》、《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的出台及審議進一步收窄公民的活動空間……濫捕潮籠罩着整個國家。

而這種白色恐怖,正正是專制統治的必然。隨着科技發展,社會日趨複雜,組織方式日趨多樣化,政府日漸感到社會愈來愈不受控制。要維持一黨專政,就必須主動出撃,將正在凝聚的民間力量打散,讓每個人重新變成孤立的個體,無法指望和龐大的黨組織作對。專政不止,濫捕難息。

然而,在這樣的氣氛下,內地民間的政治反抗卻沒有止息。浦志強開庭,上百公民冒着被捕的風險前往圍觀;南方街頭的謝文飛、王默,在法庭上坦承自己就是要顛覆共產黨一黨專政;劉曉波生日,廣州數十公民一起舉起象徵「自由、希望、抗爭」的三指為他慶祝。內地民眾正冒着人身安全的風險在力爭民主,而港人,又能否置身事外?

顯然不能。專政之手早已延伸到香港,不管是香港的選舉制度、學術自由、新聞自由、以至港人的人身安全——地理邊界、獨裁者的承諾早已不能保障我們。我們只能抗爭,而和國內的抗爭者站在一起,才是我們最大的保障。獨裁者最害怕的是自己的人民;只有中國人能推翻中國共產黨。撇開利害不說,當內地同胞冒着坐牢的風險也要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港人又有何理由囿於狹隘地域思想而只掃門前雪?支聯會二十七年來在維園的燭光,正正是貫徹對國內抗爭者的支援。「六四」一日未平反,燭光一日不滅。

我們今年的主題 :「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正正是回應我們現在面對的情況。

「平反六四」是我們一直的堅持,
「停止濫捕」是當下最緊急的呼籲,
「結束專政」才能解決問題的根源,
「力爭民主」是中港兩地共同的出路。

未來一年,支聯會將繼續作為中港兩地民運的橋樑,聲援和支持內地的抗爭者,敬請各位市民支持我們,繼續參與「六四」燭光集會和遊行,讓維園的燭光為冰冷的時代帶來絲絲暖意。

「六四」二十七周年悼念活動主題/鄒幸彤|申請「六四」事件成為聯合國「世界記憶名錄」/鄧光照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申請「六四」事件成為聯合國「世界記憶名錄」

文:鄧光照

「世界記憶名錄」是一個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一九九二年發起成立的國際保育計劃,其目的乃在鼓勵保護文獻,避免受到故意破壞,以及避免受到諸如集體遺忘、忽視、時間和氣候條件等等不利因素而湮沒消失。

為何申請

去年年底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發表的「對中國第五周期總結意見」報告書,第五十三項「八九天安門廣場民主運動」,仍然對中國大陸政府提出詰問,在當年的血腥軍事鎮壓造成平民死傷、其後的濫捕酷刑和不經審訊的監押等等事項,提出要求重新展開調查,可見在國際社會中,當年八九民主運動仍然備受關注和要求公正對待。現今在中國大陸,「六四」、「天安門事件」已成禁詞,公眾不能公開討論,「六四」死難者家屬受到無理監控和迫害,這益發令人感到要將整個八九民主運動建立記憶計劃,真正被紀念和回顧,向世人展示真相而不致被人遺忘。

申請的意義

這些年以來,支聯會為五大目標而努力奮進、孜孜不倦。然而成就與否仍不可知亦未可期,我們惟有繼續念茲在茲、永不放棄,寄望民主會戰勝歸來。建立「六四紀念館」是開端,而申請成為「世界記憶」乃是延續,以誌「人民不會忘記」。我們現正籌劃申請「世界記憶名錄」,填寫申請表及整理有關資料,希望可按預期在今年度遞交申請。


支聯會二零一五年年度活動回顧

文:練柏朗

引言:二零一五年剛結束,讓我們一起回顧支聯會過去一年的工作。去年,支聯會面對親共團體和本土派人士的兩面夾擊,仍然不卑不亢,致力推動香港人支援中國民主運動及平反「六四」,抗衡中共極權對香港社會的操控。以下是支聯會二零一五年重大活動回顧:

支聯會2015年活動回顧/練柏朗-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1. 「六四紀念館」成立至去年底已吸引逾二萬人參觀,。而「六四紀念館」舉行了三個專題展覽,分別為趙紫陽專題展覽、「生者與死者」實物展和胡耀邦專題展。

2. 二月七日至三月五日
聯同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獨立中文筆會和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行「新春團圓行動」,透過落區收集簽名、派發「團聚」揮春及前往中聯辦示威抗議,要求中國政府停止軟禁、酷刑和政治迫害中國維權人士及異見者。

3. 二月十三日(年廿五)至十九日(年初一)
維園舉行「民運年宵攤位」,推介民運書籍及紀念品,將民主訊息帶進生活。

4. 四月五日至七日
連續三日,在尖沙咀鐘樓旁舉行「清明節獻花」和「中國民主運動歷程展」。

5. 四月廿六日上午八時四十五分(8.9),在香港中文大學民主像集合,舉行「毋忘六四」二十六公里長跑,抗議當年《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污衊學運,紀念八九愛國民主運動二十六周年。終點在西區中聯辦。

6. 五月八日至廿九日逢星期五晚上,在「教協」總辦事處舉行了四次「邁向可持續發展的中國」講座。每講的講題和嘉賓分別為:經濟「新常態」下的體制改革與政治局限(鄭毓盛博士)、習近平強勢領導下的危與機(林和立博士)、中國公民社會發展(陳健民教授)及恢復正義(陳家洛博士)。

7. 五月三十一日
下午一時,在灣仔修頓籃球場舉行「《國家安全法》殺到埋身?」座談會。講者包括:蔡耀昌先生(支聯會副主席)、蒙兆達先生(職工盟總幹事)、黃健朗同學(中大學生會幹事)、胡麗雲女士(國際記者聯會亞太區項目經理)。
下午三時,「愛國民主大遊行」於灣仔修頓籃球場集合出發,遊行至西區中聯辦,約三千人參與。

8. 六月四日
下午四時,維園五號足球場舉行「建設民主中國的本土意義」座談會,講者包括:何俊仁先生(支聯會主席)、陳旻羲同學(中大學生會外務秘書)、劉銳紹先生(資深中國時事評論員)、陳清華先生(八九年學聯代表團成員)。
晚上八時,維園足球場及草地舉行「『六四』二十六周年燭光悼念集會」,約十三萬人出席。

9. 七月一日、七月二十三日
七月一日下午三時,支聯會參與民間人權陣線的「七一」遊行,高舉「釋放內地撐傘被捕人士及廣州三君子等維權人士」橫額和示威牌,遊行到金鐘特區政府總部反映訴求。
七月二十三日晚上六時,在銅鑼灣時代廣場大鐘下舉行「撐傘、默站」聲援內地「傘捕者」及「廣州三君子」。葉曉錚因聲援香港「雨傘運動」被關押逾七個月後第一次上庭,也是全球第一位因為聲援香港「雨傘運動」受審的人。同一日開庭的還有「廣州三君子」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

10. 八月二十五日、九月十七日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一時,中區匯豐銀行總行外集合,往郵政總局寄「釋放律師」明信片。
九月十七日中午十二時,聯同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在中大文化廣場舉行「維權律師是敢的」公眾論壇。嘉賓包括:張耀良大律師(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執委)、林和立教授(香港中文大學兼任教授)和蔡耀昌先生(支聯會副主席)。

11. 九月二十五日、九月二十七日
九月二十五日中午十二時,西區警署外集合,往中聯辦送月餅給獄中異見人士。
九月二十七日晚上八時,尖沙咀鐘樓旁舉行「中秋民主燈火行動」。

12. 十一月十六至十八日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前往日內瓦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聽證會遊說,要求委員會加強監督、調查中國的酷刑問題,並向中國政府施壓,就「六四」進行全面及獨立調查。

13. 十一月二十八日至十二月二十三日
逢星期六、日巡迴各區呼籲市民在聖誕卡簽名,向「六四」受難者家屬及獄中異見人士送上祝福,要求釋放劉曉波、許志永、王宇等異見及維權人士。十二月二十三日下午一時,由中環匯豐銀行遊行往郵政總局寄近二千張聖誕卡、明信片及電子心意卡。

14. 十二月三十一日
晚上九時至凌晨,尖沙咀彌敦道柏麗大道避車處舉行「喜歡維權的你--維護公民社會,向政治打壓說不」除夕晚會,內容有播放民運錄像及樂隊獻唱等。


失蹤的李波,引爆「一國兩制」風波

文:蔡耀昌(支聯會副主席)

失蹤的李波,引爆「一國兩制」風波/蔡耀昌-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突然失蹤及疑似被內地部門非法由香港帶返內地協助調查一事,成為踏入二零一六年香港首宗重大政治事件,相信沒有任何人想像得到。

早於去年十月,與銅鑼灣書店有關的四名股東及工作人員先後在不同地方失蹤,包括持有銅鑼灣書店的巨流傳媒股東桂民海(在泰國住所被人強行帶走)、銅鑼灣書店主管兼前老板林榮基(在深圳失蹤)、持有銅鑼灣書店的巨流傳媒另一股東兼總經理呂波(在深圳失蹤)及業務經理張志平(在東莞家中被強行帶走)。及至十一月初當部分傳媒報道有關失蹤事件後,部分失蹤人士家屬曾一度接獲當事人來電「報安全」,指要協助調查暫時未能回家,但均未有透露身處何方。

對於短時間內同一機構多名人員在不同地方離奇失蹤,而銅鑼灣書店則是香港數一數二售賣中國內地政治禁書的書店,因此不能不令人懷疑失蹤事件很可能與內地部門人員打撃本港政治書籍流入內地有關。支聯會認為,如事件屬內地部門人員的所謂「帶走助查」,則一來行為本身完全不是正當的刑事拘留程序,這已是違法行徑,更令人質疑事件對香港出版自由及言論自由的嚴重打撃,也是對人權的打壓!

近期在香港突然失蹤的李波,引起香港社會極大關注,不但因為這涉及港人突然「人間蒸發」而可能被帶到內地審問的令人心寒情況,更涉及「一國兩制」還存不存在的問題。事情的發展令我們確信,李波的失蹤是「政治綁架」,他以「採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了內地」實際是「被迫失蹤」。

內地非官方《環球時報》社評指,「全世界的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又說銅鑼灣書店在香港銷售政治書籍也「給內地維護秩序製造了特殊干擾,挖了內地法治的牆腳,因此對其展開調查是符合中國法律的。」這是公然無視「一國兩制」、無視香港法治與人權保障的荒謬言論!假如內地的執法部門可以透過所謂「規避法律」方式在香港執法,假如香港人在本地合法言行可以被認為會影響內地秩序而有機會被「政治綁架」回內地調查,那「一國兩制」還可以說是「不走樣不變形」嗎?

為此,支聯會於今年一月十日發起香港市民遊行,提出「抗議政治綁架・捍衛一國兩制」的口號,結果有超出預期的六千人參加,顯然香港人不相信李波失蹤事件只是他個人主動行為,而是涉及「一國兩制」界限、港人自由保障等重大問題。我們認為,中國政府必須盡快釋除香港人對「一國兩制」被損害的疑慮,就涉及港人安全、「一國兩制」下內地人員在港的執法權限等作出清晰交代,並公布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各人處境,立即還他們自由。


神州內望

神州內望/韋斯-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中共連判維權律師異見人士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至三十日,中共一審判決三名維權律師和異見人士,包括傅志彬、浦志強、葉曉崢。其中江西傅志彬「非法經營」罪被判刑十八個月,罰金十五萬。浦志強涉嫌「煽動民族仇恨罪、尋釁滋事罪」案十二月二十二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現已出獄。廣東葉曉崢「尋釁滋事罪」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判刑十八個月監禁。
十二月二十二日,因到北京聲援浦志強的民眾很多,其中酷刑受害人葛志慧被員警打傷,季新華被帶走後失去聯繫;孫東生、楊秀梅、吳繼新、張超等十八名公民,被警方帶走拘禁數小時後獲釋。

四川強拆百年商鋪毆打老人
四川省羅江縣北街商鋪戶主鄒寧等十二人,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到縣政府,要求副縣長張勝虎對二十七日凌晨偷拆事件給個說法,張勝虎不但拒絕出面,還喊來幾十個特警,圍堵被拆遷戶。被拆遷戶皮衣被撕爛,手機被搶走摔爛,七十多歲老人也被連拉帶拽趕出政府大門。

廣東順德強拆民房法官不理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李碧雲起訴順德容桂鎮政府,強拆房屋未賠償一案開庭審理。數十個暴徒從二十二日晚將李碧雲家團團圍住,不讓圍觀村民接觸李碧雲。二十三日早上,很多員警砸賓館房門,李碧雲和弟弟李天強、衡陽公民胡雙全三人被抓進順德容裡派出所扣押,均被毆打。
當局此舉為阻撓律師代理,阻撓公民參加庭審旁聽,當局是想單獨審理李碧雲一個人,是想致李碧雲於死地。法院開庭匆匆開始就結束,根本沒有主持公道。

酷刑受害者眾控告百次不理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王進生、王進勇第一零一次到山東省檢察院實名控告臨沂市蘭山區檢察院副檢察長董金偉刑訊逼供,同時控告臨沂市檢察院違法辦案,但被當局推搪。
酷刑在中國司法系統中普遍存在,受刑者眾多。遭酷刑折磨者往往因恐懼和絕望,不敢揭露和控告。山東酷刑受害者王進生、王進勇兄弟以他們一零一次酷刑控告,展示維護人權的毅力和決心,為酷刑受害者做出了表率。

貴陽活石教會取締牧師被拘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貴陽活石教會李國志牧師被公安局南明分局以涉嫌「非法持有國家秘密罪」刑事拘留,被羈押在位於貴陽市南明區望城坡的南明區看守所。
活石教會成立於二零零九年,現有信眾近五百人。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教會會計張秀紅被警方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拘,九月被逮捕。隨後,教會的銀行帳戶被公安凍結。同年十二月九日,貴陽市民政局和南明區宗教局聯合公安局發起突擊行動,三百多名公安特警及政府人員同時闖入活石教會位於南明區花果園社區、青陽區等三處聚會場所,強行取締該教會。

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海拘訪民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浙江嘉興桐鄉烏鎮召開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上海一些去烏鎮的維權人士和訪民遭刑事拘留、行政拘留、非法拘禁的迫害。
被刑事拘留有八人,分別是:維權人士楊立被;徐匯區訪民蔣玲娣,關押在徐匯區看守所;閔行區浦江鎮的訪民鄭正芳、徐玉英、朱妙英、陳永福,都關押在閔行區看守所;普陀區訪民周立環被刑事拘留;上海尹國良為自己的岳父討回公道,於十六日傍晚六時左右,被楊浦區公安分局無任何理由送進看守所。

世界人權日五村民被暴打傷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湖北省棗陽市興隆鎮興隆村的謝安吉、張玉興、張大芬、張道華、蔡明財五位村民在九敬莊接濟大廳,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當地政府、公安以及僱傭的黑社會打共二十多人拳打腳踢的暴打,打得頭破血流、筋骨折斷,裏外衣服被鮮血侵透,所有證件被搶光,然後幾人被五花大綁的扔在早已準備好的一輛麵包車上,星夜兼程的押回當地派出所,被關押了十七個小時後才放回家。


檔案速遞

「六四」二十七周年活動一覽、捐款、支聯會之友表格等

- 檔案速遞「六四」二十七周年活動一覽、捐款、支聯會之友表格等-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港支聯通訊 第108期 2016/01

以下活動均需義工協助。如閣下可出席參與,請聯絡contact@alliance.org.hk、傳真27706083或致電27826111與秘書處職員聯絡。活動地點如有任何更改或取消,而閣下沒有報名,恕不另行通知。